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魏易尘曾考虑过前往纪氏任职, 在调查了纪文嵩这个人后,他果断地放弃了这个决定。

    在这个人身边工作会异化成毫无自我的机器,危险程度已经超越了他给自己设定的限制。

    而晏双提起那个名字, 嘴角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漫不经心、不以为意。

    身体内的血肉像是被肢解又重生,魏易尘感到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 他专注地看着晏双, 像是重新又认识了他一次。

    晏双大大方方地让他看, 附赠了一个灿烂笑容,“早点回去上班,”他伸出手, 捧了魏易尘的脸,老友般亲昵地和他碰了碰额头,“多赚点钱,只有钱永远不会背叛你。”

    “不要想着弥补过失, 也不用害怕再做错什么惹我生气。”

    “过去就过去了,我不记仇。”

    “只要你以后乖一点, 我就心满意足了。”

    语气无奈中带着一点宠溺, 让人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疼爱着的。

    疼爱。

    能给他疼痛感的人才有资格也给他爱。

    即使那爱,只是对玩具一时的新鲜。

    这有什么呢。

    再位高权重的人, 也只不过是更昂贵一点的玩具罢了。

    都是会腻的。

    都是要扔的。

    在晏双这里, 众生平等。

    他和死神一样公平。

    魏易尘嘴角微勾, 语气平稳,“好, ”背在身后的手微微动了动, 伸手轻拂了落在晏双肩头的叶子, “我会尝试乖一点。”

    晏双放下手掌, 笑容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阴霾, “看,这就是个好的开始,你已经变乖了。”

    向管家挥了挥手,晏双依旧提着秦羽白那台笔记本回去了。

    魏易尘在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提起了地上的礼盒。

    虽然被抛弃了。

    不过没关系。

    他相信迟早有一天,另一份礼物也将会是一样的下场。

    或许会比他更狼狈也不一定。

    他不再期待晏双坠入深渊的那一天,不过仍然可以期待晏双将其他人推下去。

    ——他在下面等着。

    *

    临近中秋,医院的走廊里也堆满了各色礼物。

    “戚医生,东西实在太多了……”

    助理苦恼道。

    走廊里都快没处下脚了,再也放不下那些男男女女的追求者送给戚斐云的礼物。

    “处理掉吧。”

    面前的人头也不抬,翻看着病例,手指翻过一页,察觉到助理还没走,他抬起脸,问道:“还有什么事?”

    助理忐忑不安,“里面有很多贵重物品……”

    “你决定就好。”

    助理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再平常的话从戚斐云嘴里说出来都好像变了味,于他而言,这或许只是麻烦,但像这样轻飘飘地就将处置其他人礼物的权力交给了他,很难不让人产生一些微妙的感觉。

    待在戚斐云身边的时间越长,助理就越能理解上一任助理的发疯。

    他也只能坚强地用自己笔直的性向抗过去。

    说起来也怪,戚医生虽然追求者众多,能坚持下去的倒是着实不多。

    关于戚斐云的桃色绯闻,助理来应聘前就知道不少,他听说戚斐云偶尔也会应承下那些持续性死缠烂打的人的邀约,但往往是两人出去一次后,这个人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听上去有点像是恐怖艳情都市传说。

    助理蹲坐在礼盒的海洋里,头一次感受到了拆盲盒的快乐。

    “需要帮忙吗?”

    助理正在比划一枚戒指的大小,听到声音差点没把戒指扔出去,一回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准确的说,不是熟悉的脸,而是熟悉的打扮。

    朴素的衣着,看不清样子的头发,唯一具有标志性的就是浑身上下没来由的活力和热情。

    “是你?!”

    助理他好久没见到晏双,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

    “好久不见,中秋节快乐。”晏双从帆布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过去。

    助理惊讶道:“给我的?”

    “对啊。”

    戚斐云的追求者有一个算一个都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大概是看他每天都能名正言顺地跟在戚斐云身边,所以不爽,也可能是因为上任助理过于出格的行为,让他这个继任者也没有什么好口碑。

    难得有个人对他挺和善,助理还有点小感动,“我能打开吗?”

    “当然。”

    小盒子里是个小兔子的手机链,看上去就是那种摆在商品货架最外面最普通的样子,挂在手机壳上,来电的时候,尾巴会跟着一闪一闪。

    助理没觉得寒酸。

    他还注意到晏双的帆布包上多了块补丁。

    家境这样贫寒的学生送出的任何东西都是非常珍贵的心意。

    “谢谢,我很喜欢,”助理诚心诚意地感谢,主动道,“你有什么需要我转交给戚医生的吗?”

    晏双马上从帆布包里掏了另一个盒子递过去。

    助理道:“也是手机链?”

    晏双摇头,开心地笑了一下,“是钥匙扣,我亲手做的。”

    中秋节便利店搞活动,顺便把去年的赠品库存拿出来清掉,同事要扔,被晏双拦了下来。

    “很好的东西,干嘛要扔啊?”

    晏双心疼地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帆布包里。

    同事一脸无语道:“这些东西做赠品还有人要,没有搭售的商品根本就是垃圾啦,扔地上都不会有人捡。”

    “不会啊,”晏双微笑道,“我觉得会有人喜欢的。”

    助理打开盒子,盒子里的钥匙扣是一棵桂花树的样子,花叶分明,金黄灿烂。

    很粗糙,很简陋的东西,和他手里握着的宝石戒指,价值实在相差太远了。

    就像晏双和戚斐云之间,根本就是天堑般的距离。

    助理自己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不禁对晏双产生了感同身受般的同情,他轻叹了口气,指了指身边几乎没处下脚的走廊,“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吗?”

    晏双道:“是大家送给戚老师的礼物吗?”

    助理心想他倒也不傻,将掌心里镶嵌着宝石的戒指摊开给晏双看,“这个,你知道多少钱吗?”

    晏双:他不知道,他只想流口水。

    “我刚查了一下,最少也要五万以上。”

    晏双:操,酸了——不,他不酸,秦兽送他的笔记本他后来也查了,还真挺贵的,难得抠门的秦兽这么大方,他投桃报李,给秦兽留了个最大的钥匙扣呢。

    诊室的门悄然打开,谈话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

    戚斐云顿住脚步,没有出去打断两人的对话。

    他的这位助理正在帮他解决麻烦,他不该出去搅局。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的助理语气肃然。

    那一头却是沉默了。

    小孩子应该是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他和他还有其他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差距到底有多大。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马上他应该就会知难而退了,戚斐云心想。

    “我明白。”

    果然。

    声音倒还是那么的充满活力。

    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浇灭他的热情。

    “戚老师这么厉害,喜欢他的人当然也厉害。”

    “这戒指真好看,戚老师戴上一定很合适。”

    助理目瞪口呆,无语了一会儿,顺着晏双的话头道:“所以你真的没什么优势,你知道吗?”

    “优势?”

    “追求戚医生的人实在太多了……”

    “等等——”

    晏双瞪大眼睛,伸出手做了个阻止的姿势,“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助理:“?”

    晏双抓了下头发,一脸无辜,“我没有要追求戚医生啊。”

    助理懵了。

    “你……你不是来送饭,还约戚医生,不是,你、你不喜欢戚医生吗?”助理说话都要结巴了。

    他不相信方圆五米之内除他以外还有男人能逃脱戚医生的魔力!

    他都快顶不住了!

    “我是很喜欢戚老师啦,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很崇拜,很想成为戚老师那样厉害的人,但是……不是那种喜欢……”晏双一脸尴尬,“我不喜欢男人的。”

    助理:“……”真的吗?他不信。

    “这些都是喜欢,我是说那种喜欢戚老师的人给戚老师送的礼物吗?”晏双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各色礼盒,“我帮你一起拆吧。”

    助理见晏双一脸毫无芥蒂的样子,不由也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

    也许是惯性造成了错觉。

    戚斐云身边的追求者太多了,他下意识地就将晏双也归到了那一类。

    仔细想想,晏双所做的事情好像真够不上追求者这个身份。

    约饭——约大学食堂。

    送饭——就送了一次。

    邮件——全是彩虹屁。

    助理:有生之年他竟真能看到有人免疫戚斐云的魅力。

    亲切之感油然而生,助理也蹲下,和晏双一起拆礼盒。

    他不放心地试探道:“你不觉得戚医生很帅吗?”

    “帅啊,”晏双自然地接道,“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戚医生的照片时,我还在想这个医院修图也太夸张了。”

    “咳咳——”助理笑得被口水呛到。

    “我见到本人才发现,照片还是拍得太烂了。”

    “戚医生本人比照片还要帅,对了,他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对对对,”助理强烈认同,“就是听了让人怀孕的感觉。”

    晏双微微瞪圆眼睛,“男人不能怀孕的。”

    助理:“……”ok,他信他是直男了。

    两人有说有笑,聊得渐入佳境。

    热情又开朗的男孩子,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地将自己的一切感觉都直白又坦荡地分享给一个没见过几面的人。

    单纯、阳光、直白、怕疼,那是一张愿意接受一切的白纸。

    他什么都不懂,胆大得惊人,同时也迟钝得惊人,对于危险的事情毫无知觉。

    戚斐云靠在墙上。

    走廊上堆满了礼物,其中一件最合他的心意,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潘多拉的魔盒。

    打开,还是不打开?

    “戚医生说让我把这些礼物处理掉,有的真的太贵重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可以捐出去啊,捐给福利院,也算是做好事。”

    “哎,你这个想法不错,就是我得去联系一下,我对福利院不太了解。”

    “我了解啊,我就是福利院的。”

    男孩子大声又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孤儿的身份。

    他的确足够坚韧,从身到心都是,眼睛里透出一点淡淡的灰,凝望着办公室长条的白炽灯,一动不动。

    晏双知道戚斐云八成就躲在办公室,和助理的对话中一直有意无意地卖力推销着自己。

    可惜,一直到他跟助理确认完毕捐赠流程,戚斐云都还是没出来。

    “辛苦你了,”助理微笑道,“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晏双:“不客气,能帮到戚医生我觉得很开心。”

    助理摇了摇手里的小盒子,“你的这个礼物,我会试试看交给戚医生的。”

    “好,谢谢,”晏双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门,“那我就先走了。”

    “好,再见。”

    助理正在清点礼物单的时候,办公室门终于打开了。

    助理连忙将晏双来过和向福利院捐赠的计划向戚斐云汇报了一遍。

    虽然戚斐云说让他处理,但毕竟都是送给戚斐云的礼物。

    “可以。”

    戚斐云同意了捐赠。

    助理松了口气,连忙将口袋里简陋的小盒子拿了出来,“戚医生,这是晏双送给您的,他亲手做的钥匙扣,挺可爱的。”

    “你处理掉吧。”

    意料之中的反应。

    助理还是忍不住为晏双感到沮丧,“戚医生,晏双他不是那个意思,他是觉得您是很棒的医生,很崇拜您……”

    “处理掉。”

    打断的话语语气依旧温和,却没来由地令人感觉这是一个命令。

    毫无拒绝余地的命令。

    背脊感到一阵过电般的战栗,喉咙像被胶水黏住一样,那一瞬间,他几乎无法思考,助理只能勉强点了点头。

    直到白袍身影消失在走廊上,助理才如梦初醒地呼出了一大口气,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他心想:那些恐怖的传说搞不好是真的。

    戚医生……真的是太可怕了……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