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47章 第 47 章
    疯了, 又疯了。

    萧青阳满脸焦虑地和刚起床的崔郑蹲在一起抽烟。

    “他这样多久了?”崔郑吐了口烟圈,挠了下硬茬子一样的金发。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没停过。”

    萧青阳也抽了口烟。

    伴随着“轰隆”一声, 萧青阳马场的树减一。

    “砍树就砍树吧, 总比砍人强。”崔郑安慰道。

    萧青阳瞟了他一眼,幽幽道:“那棵树三十万。”

    崔郑被烟呛了一下,“三十万, 也还行吧。”

    “一晚上,”萧青阳两只手的手指头一比, “十棵,没了。”

    崔郑目瞪口呆, “他不累吗?”

    萧青阳:“你看他像累的样子吗?”

    昨天晚上半夜, 萧青阳被引擎的轰鸣声吵醒, 出去一看, 纪遥又回来了, 车停的横七扭八, 气势汹汹地冲到屋内, 然后面无表情地提了把斧子出去, 惊得萧青阳以为他是在做噩梦。

    恐怖片么这不是。

    “他……”崔郑语塞, “他为什么啊?”

    萧青阳将最后一口烟抽完,“你说呢?”

    崔郑无语道:“那小绿茶这么牛逼?”

    “不牛逼能拿下秦羽白?”

    崔郑无话可说, 直接道:“打个电话给你姨父, 再闹下去,他手都要废了。”

    “已经打过了,”萧青阳沧桑点烟, “佣人说我姨父在休息。”

    “儿子不比休息重要?”

    “佣人不敢叫醒他。”

    崔郑又是无语, 想到纪文嵩的作风又能理解了, 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你确定你姨父不会让纪遥出事?”

    萧青阳:“……我确定!”

    崔郑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前头,忽地站起,“操,人倒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晏双这一觉睡得很满足。

    小纪的感情线真的太好刷了。

    昨天晚上纪遥最终还是和他大吵了一架。

    小纪的口才是真不行。

    翻来覆去就是“分手”、“你不懂”,急起来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只会摆一张冷脸。

    哪吵得过晏双这朵小白花。

    晏双小嘴叭叭的,满口“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把你当成重要的朋友,你就不能祝福一下我吗纪遥你真的变了我以为你会替我感到开心的”。

    终于把纪遥给整破防了。

    人走的时候晏双也没像之前一样拦他,还冲着纪遥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我们是不会分手的!”

    纪遥气得影子都在发抖,直接闪身出门。

    晏双内心给小纪点了个赞,换了秦兽,宿舍的门估计都得被甩脱。

    而小纪,在最破防的时刻仍然保持了风度!

    Respect!

    晏双起床之后,顺手把纪遥的号码也一起拖进了黑名单。

    从现在起,他就是无情恋爱脑。

    不祝福他是吧,哼,朋友都没得做。

    晏双神清气爽地上完一节课,手机就收到了来自萧青阳的质问。

    “你对纪遥做了什么?!我警告过你,别太得寸进尺,纪遥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以为你会好过?!”

    嗯嗯嗯,说的都对。

    晏双淡定地将萧青阳一起拖进了黑名单。

    没过一会儿,又收到了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是崔郑。”

    晏双脑子里转了一下,想起了一颗金色寸头,哦,剧情以外的人物,拉黑,通通拉黑。

    手指放上去刚要拉黑。

    对面发了条彩信过来。

    照片上纪遥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着了,眉头还轻轻皱着,照片的角度又平又歪,看着有点像偷拍,不过还是帅得很明显。

    “砍一晚上树,累晕了。”

    晏双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小纪生气不飙车改砍树了?这发泄方式这么不绿色环保,严重违背本文的核心主旨。

    “太他妈有才了,哈哈哈。”

    对面又发了条短信,幸灾乐祸的。

    “哥们牛逼,我服你,交个朋友呗?”

    晏双思索片刻,还是回复了。

    “能给星星福利院捐点钱吗?以我的名义。”

    好友位,花钱买吧你。

    拿着手机的崔郑在一边乐得发抖,萧青阳进来,看他笑得头发都在颤,“他回你了?”

    “没,他把我也拉黑了。”崔郑灿烂一笑,随口撒了个谎,他对纪遥这事就是看个乐子,没什么立场,看纪遥这样,他是真觉得有意思。

    “那位回电话了吗?”

    “没有。”

    萧青阳语气沮丧。

    崔郑又乐了,“没事,他不会让他独苗出事的,对了,以防万一我问一下,那位在外面有私生子不?”

    萧青阳瞪了他一眼,“我姨父从我小姨走后,身边就一直没有过什么人。”

    崔郑:“你说是就是吧。”

    萧青阳:“闭嘴吧你,整个崔家就你最招人烦,你小心点,老爷子马上就要回来,看你这一头金毛,到时候有你受的。”

    崔郑摸了一把头顶上的短发,露齿一笑,“这怎么了,多好看啊,你昨晚没看见?我这头发还夜光呢。”

    萧青阳:“……”

    “你守着人,我先走了啊。”

    “去哪?”

    崔郑回头挥了挥手,“做慈善去。”

    下午,晏双在后台收到十万进账和手机上同步的短信。

    “捐了。”

    还附赠了张和院长握手的照片。

    金毛,松松垮垮的黑衬衣,大白牙,笑起来一脸的没心没肺。

    “有图有真相。”

    晏双回了个“谢谢”。

    对面立刻一大串跟了上来。

    “哥们,你和纪遥是玩真的吗?”

    “你怎么刺激的他成那样了?”

    “我听说你跟秦羽白也有一腿,真的假的?”

    ……

    对于话痨的吃瓜人,晏双:不予理会。

    对面见他一直不回,也意识到了晏双不想理他,终于还是停了。

    过一会儿又发了条短信过来。

    “金木水火土,你猜谁的腿最长?”

    “答案是火。”

    “因为火腿肠!哈哈哈哈哈!”

    晏双:“……”嗯,还是拉黑吧。

    陌生号码在手机屏幕上亮起来时,晏双以为崔郑换了个号码来骚扰,出于谨慎还是接了。

    “晏先生。”

    “能出来一下吗?先生有东西让我交给您。”

    学校后门口,家里的佣人正提着东西站在车旁等着。

    “这个给您。”

    晏双接过盒子,一眼就看到外包装上的logo。

    “电脑?”

    “对,”佣人笑了笑,“先生说本来周末就想给您的,可惜店里没货,今天货到了家里,就赶紧让我送过来了。”

    晏双面露适度的羞涩,“麻烦你替我谢谢他。”

    “那还是您亲自谢吧。”

    佣人笑嘻嘻地上了车。

    等车走远后,晏双脸色又冷淡了下来。

    可恶,现在正和秦兽在“暧昧期”呢,不能把对方送的礼物卖了。

    不但不能卖收到的礼物。

    他还得回礼!

    下午去便利店打工的时候,看看有什么赠品可以薅的,随便写张字条算了。

    拎着东西回转,晏双没走两步,脚步顿住,冷冷道:“跟着我干嘛?”

    暗处,修长的身影悄然现身,还是老样子,金丝边眼镜,一丝不苟的西装。

    “来送礼物。”

    一模一样的两个礼盒。

    晏双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心想:行,能卖一台是一台!

    秦兽的就先留着,毕竟他现在还是主咖。

    “折现吧。”晏双直接道。

    魏易尘向他走来,在他面前站定,晏双依旧是那副冷淡模样。

    手上提着的礼盒被拿走,晏双还没来得及发作,又被塞了另一个礼盒。

    毫无分别的两个礼盒,区别只在于送的人。

    晏双轻睨了魏易尘一眼。

    这好像是管家第一次表达了类似于占有欲的东西。

    这样就算是赔罪吗?

    晏双微笑了一下,先将手里的礼盒放到地上,又拿回了管家手上秦羽白的礼盒。

    “折现以后直接捐给福利院,谢谢。”

    晏双转身就走,将礼盒连同管家都扔在了原地。

    手腕一下被抓住。

    “不要太折腾纪遥了,纪文嵩很不好惹。”

    声音低沉又温和,带着刻意的柔软。

    他曾想过,若他掉入深渊,他将不管不顾。

    可现在,他在提醒他。

    他相信晏双能懂他的意思。

    晏双酝酿片刻,回头,脸上扬起笑容,“我很好惹,所以你才多事,是吗?”

    镜片后的眼睛平静无波,难得的好意被拒绝,也没有露出受伤的迹象。

    这样冷静自持的模样只会想让人越来越用力地去弄坏他。

    或者说,他本人也知道会招致那样的后果。

    而他,正深切地期盼着那些事的发生。

    “我最讨厌不听话的狗了。”

    语气温柔,神情也像是在撒娇,魏易尘平淡地接收了这种羞辱。

    这对他而言根本不疼不痒,就像那天晚上的一巴掌,扇在脸上,触感比疼痛更鲜明。

    不过是又一次相互拉锯的调-情罢了。

    魏易尘的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可很快,他就知道他想错了。

    面前的人笑容真诚得不掺一丝虚假,继续缓缓说道:“你可能误会我对你有几分好感,那我告诉你,你想错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他那样真挚,不是报复,也不是故意要伤害他,神情和语气都是难得的认真,魏易尘从未见过的认真。

    甜美的红唇像淬了蜜糖的毒,分明弧度上翘,字字带笑,却又句句带刀。

    “秦羽白是床上用品,纪遥是装饰品,你呢,充其量就算是调味品吧。”

    “我觉得生活不够刺激的时候也许偶尔会用一用你,但你这样真把你自己当盘菜的话,我会很烦恼的。”

    “男人一旦自以为是起来,就完全不可爱了。”

    红唇逐渐靠近,两人的距离近乎亲吻,魏易尘却没有闻到晏双身上的任何味道。

    不是晏双真的没有味道,而是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屏住了呼吸。

    “在我身边这么多人里,你唯一的优势就是够识相,答应我……”指尖在饱满的领带上微微滑过,眼尾上挑,在那张清纯的脸上格格不入地散发着攻击性,眯一眯眼,又全化作了无辜,“乖乖夹紧你的小尾巴,好吗?”

    胸腔里一瞬吸入大量空气,梧桐叶、泥土、水雾……还有分外浓烈的柑橘香气。

    扑面而来、不加掩饰的恶意。

    魏易尘终于明白了——他从未想要驯养任何人。

    所有的人都只是他的玩具,玩过就腻,腻了就扔,他的橱窗里从不摆放过时的玩具。

    谁有本事伤害他?谁又能够伤害他?

    他不能,任何人也不能。

    魏易尘有过许多雇主,但他从未觉得自己真正成为过谁的仆人。

    在这一瞬间,他却有了俯首称臣的冲动。

    若晏双能如此刻般永不倒下,他愿意将他当作自己真正的信仰。

    “还有……”

    红唇偏过,靠向他的耳畔,温热的气息若有似无地在他耳膜边飘过。

    “你不是第一个看到我穿那条裙子的人。”

    ——“纪文嵩才是。”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