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46章 第 46 章
    宿舍已经熄灯, 宿管阿姨一视同仁地批评了半夜开跑车回学校的纨绔子弟,让他在晚归的登记册上签名,随后又教育他年轻人不要太贪玩。

    纪遥静静聆听之后, 说道:“抱歉, 以后我会注意。”

    宿舍阿姨见他人长得好看,态度又蛮乖巧的, 终于大方地放行, “你们那栋楼楼道的灯坏了, 你自己当心点,手机照照。”

    “谢谢。”

    楼道里的确漆黑一片, 虽然熄灯了, 楼内仍然还有动静,时不时地听到摔脸盆的声音。

    纪遥一步跨上两个台阶,很快就到了他们那一层,脚步刚转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宿舍门口有个人正蹲着。

    黑暗中小小的一团, 安安静静, 没什么存在感, 总像是默默地在等待着谁将他带走。

    他似乎察觉到了投射而来的目光, 连忙站了起来,“纪遥, 是你吗?”

    声音清脆,充满了一瞬被点亮的雀跃。

    听到他声音的人会清楚地知道他此时此刻有多么被他强烈地需要着。

    “嗯,”纪遥定了定神, 走过去, “怎么不进去?”

    “我进去了, ”晏双满脸苦恼, “里面一直有怪声,我害怕。”

    其实他们只是两天没见,像这样的对话却是好几天没有了。

    这段时间纪遥在刻意地和晏双保持距离。

    他不想给晏双无谓的希望。

    既然帮不了,也不该让他更加不幸。

    打开宿舍门,纪遥就听到了怪声,像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进去检查了一下后,纪遥出来,道:“没什么,窗户没关紧,风吹的声音。”

    晏双当然知道是窗户,他亲手开的,能不知道吗?

    晏双装作如释重负的模样,“真不好意思,我太害怕了,就没敢进去,还特意把你叫回来……你今晚本来是住在萧青阳那吗?要回去吗?我一个人其实也可以的。”

    纪遥皱了皱眉。

    晏双的话变多了,态度也变得比之前坦然了。

    晏双放下书包,还在继续絮絮叨叨,“你说的对,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是我太多心了。”

    “啊,”晏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指了指他的上铺,“你的床都没铺,你有被子吗?”

    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晏双身上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纪遥靠近了,宿舍的窗户没关,接近十五的月亮越来越亮,将那张白净的脸孔照得很清晰。

    目光没有闪躲,对视一瞬后,很自然地若无其事地移开,那些隐约的情愫忽然消失不见了。

    晏双虽然低着头,口齿依旧清晰而明快,“你要留下来睡的话,我匀一条被子给你,勉强也能凑合一晚上……”

    脖子被微凉的手指轻轻碰了碰,晏双的话语戛然而止,他抬起头,脸上终于有了与往日相似的表情,他惊讶地看向纪遥,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

    细白的脖子上一点红色的印记新鲜得像刚摘下的草莓,鲜艳欲滴,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是鲜明得刺目,纪遥就是想注意不到也难。

    他不是傻瓜,他知道这是什么。

    他应该假装没有看见,给晏双留一点体面。

    可脑海里不知道有什么力量驱使了他,他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已经轻碰了上去。

    触感温热,并无异常,没有他想象当中的发热发烫,就只是很平常、很平常。

    原来它不会咬人。

    纪遥收回手,目光回避,“有印子。”

    晏双闻言,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脖子,表情慌乱地解释道:“是蚊、蚊子咬的,秋天的蚊子,很厉害。”

    拙劣到连他自己说出口都要脸红的谎言,连带着细长的脖子都一起红了。

    已经将人纳入朋友的范畴中,纪遥心里也就自然地就划分出了一套新的相处模式。

    交友的分寸在他幼年时曾被强势的父亲严格地控制着。

    按照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他明白这个话题该到此为止了。

    他们只是朋友,没必要去刨根问底。

    轻轻揭过,粉饰太平,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可是现在他已经成年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按照他不喜欢的方式去做?他不是已经决心脱离他父亲的掌控?

    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只跟从自己的心意。

    “他弄的?”纪遥语气冷硬。

    晏双心想那你可真是冤枉秦兽了。

    现在秦兽在床上可是五星乖宝宝,知道他很厌恶这样,从来不在他身上显眼的地方弄出痕迹。

    这是晏双自己对着镜子捏的。

    也就骗骗纪遥这种小处男。

    晏双捂着脖子,回避道:“你要被子吗?”

    纪遥固执道:“他弄的。”

    晏双瑟缩了一下,低头不语,算是默认。

    月光下,男孩子白净的脸像蒙上了一层乳白的纱,温顺又毫无怨言的模样。

    纪遥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能让晏双始终无法摆脱泥淖?

    “我可以帮你。”

    纪遥语气严肃而认真,“看着我。”

    晏双肩膀微抖,他还是不肯抬头。

    宿舍里只有两个人,外头还在吵吵闹闹,纪遥很不喜欢现在这样模模糊糊,他不得已地伸出手,犹豫了一下,指尖轻碰晏双的下巴,而晏双,立刻受惊般地躲了过去。

    “纪遥——”

    他如他所愿地看着他了,只是眼神里有些惊恐的防备,虽然只是一瞬,纪遥也察觉到了,他没在意,只是再次许诺。

    “我会帮你。”

    一字一顿。

    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少年人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他的诺言。

    晏双面上露出一点笑容,“谢谢你纪遥,真的谢谢你。”

    这是他们上一次对话的结尾。

    纪遥记得很清楚。

    但是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可是,”晏双笑容腼腆,“我已经不需要你帮我了。”

    纪遥面色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们结束了?”

    晏双摇了摇头,纪遥从晏双的脸上看到一种熟悉的欲语还羞的青涩,那是他几次在他面前露出的表情。

    “我们……”晏双声音又轻又低,带着小心翼翼的喜悦,嘴角轻微上扬,“我们现在才刚开始。”

    脑海里像是一道闪电划过,纪遥头脑混乱,瞬间记忆中的许多画面齐齐地向他涌现。

    “我有苦衷。”

    “纪遥,求求你,跟我回去。”

    “对不起……”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可是,我已经不需要你帮我了。”

    一滴滴的眼泪最终变成了一张微笑的脸。

    像一场加速出演的喜剧,黑色幽默般的转折,令它的观众愕然到了怀疑自己的地步。

    “我们的开始的确是有些误会……”晏双似乎是得到了某些力量——也许就是在纪遥疏远他的时候,“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我们、我们挺好的。”

    说到最后,晏双的语气里显而易见地包含了羞涩的幸福。

    “纪遥,”晏双抬起脸,满脸都是期待,“你会祝福我的吧。”

    五大渣攻,一个对策。

    都给他绿!

    绿身绿心!

    没有绿帽,创造条件也要绿!

    觉得他喜欢他就躲着他,给他能的。

    好,现在爷不喜欢你了,怎么样?舒服了么?

    晏双上一次看到纪遥现在这个无能狂怒的样子还是在上一次。

    虽然他还是日常的扑克脸,什么表情也没有,但晏双看得出来那张冰雕的俊脸马上就要转向火山爆发,只不过是在极力地忍耐。

    晏双一边心里说着小纪对不起,一边暗笑得都快要憋出腹肌。

    “什么误会?”

    出乎晏双的意料,纪遥竟然还没发作。

    真是不得不佩服小纪进步神速的控制情绪能力,孩子大了,懂事了,阿爸真是好欣慰。

    但有什么用呢。

    后台飙升的感情线说明一切。

    小纪,有火就要发出来。

    让他来添点柴!

    晏双摆出小白花的嘴脸。

    “之前我一直误以为他做那些事情,只是为了得到我的……”晏双顿了顿,齿间咬字略微羞耻,但还是“勇敢”地说了出来,“身体——”眼角羞怯地瞟了纪遥一眼,成功地捕捉到了纪遥瞳孔里正在熊熊燃烧的怒火。

    “最近我才知道,他应该……是真的喜欢我,所以……”

    晏双没有继续说下去,剩下的让小纪自己领会。

    “所以,你也喜欢上了他?”

    声音冰冷得晏双都快怜爱他了。

    看,这不是挺懂的嘛。

    晏双给了纪遥一个“对,就是你想的那样”的眼神,随后又殷切道:“纪遥,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你会祝福我吧?”

    纪遥一言不发,目光移向窗外,又转向空空荡荡的宿舍,忽地又落到地面,四处扫射了一番后,最终还是锁定在晏双脸上。

    那张充满了期盼和幸福的脸上。

    然后,他伸出手,一下抽走了晏双脸上的眼镜,眼镜甩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晏双“啊”了一声,衣领被拉住,人也被拉近到纪遥面前。

    纪遥的眼睛冰冷中夹杂着愤怒,还有一些复杂的更为沉重的情感,浓烈得扑面而来。

    “你懂什么?”

    纪遥的语气不再是一味的冷,冰作的人也终于化了。

    晏双心想他当然是老懂哥了。

    纪遥是在可怜他。

    在他看来,晏双正无知无觉地陷入一个爱情骗局。

    他不知道他的恋爱其实是寄托在一张与秦卿相似的脸上,他满心欢喜,雀跃自己和秦羽白的关系终于转向正常,他因祸得福地收获了爱情。

    “跟他分手。”

    “纪遥……”

    “我再说一遍,”单手拽紧了晏双的衣领,纪遥的目光刺进晏双的眼中,“跟他分手。”

    晏双眼中又悄然泛出了泪,他睁大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嘴唇颤抖,声音小却坚定,“不。”

    “我喜欢他。”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