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21章 第 21 章
    有人在敲他的门。

    很有规律, 一声接一声,敲的力道很小,怯生生的。

    他不想开门, 可脚步还是不听使唤地下了床。

    脚下的地面是软的,每一步踏下去都没有着力点。

    轻飘飘的,像行走在一个重力颠倒的世界里。

    门开了。

    是秦卿。

    他淋湿了。

    水珠顺着他的乌发滑到眉心, 蜿蜒的水渍如蛇般一路慢慢下坠,爬过鼻尖,落入他微微张开的唇。

    空气变得有点热,大片大片杂乱的颜色在他们四周闪过。

    他俯视着那张脸。

    忽然发觉面前的人在哭。

    脸上的水渍里还参杂着泪痕。

    两人只是这么站着。

    他默默地看着对方哭泣。

    丰润的唇轻轻向他吹了口气。

    一股柑橘的味道。

    纪遥猛地睁开了眼睛。

    房间干净又冷清, 这是萧青阳马场内的客房。

    纪遥坐起身。

    通常他习惯裸睡。

    此刻, 房间里昏暗的光线打在他雕塑般的背上,染上一层光影的质感, 照出他背上浅浅的汗。

    他做梦了。

    头很沉重。

    梦境……记不清了。

    纪遥一脸冰冷地下了床,走入浴室。

    冷水打下,顺着笔直的背脊蜿蜒往下, 脑海里闪过几个碎片般的画面,纪遥的眉头越锁越紧。

    萧青阳在餐厅看到走出来的纪遥, 举着咖啡和他打了个招呼,“早啊。”

    “早。”

    “怎么了?”萧青阳调侃道,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昨晚没睡好?”

    纪遥过来,端起另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放下咖啡杯, 对萧青阳道:“我有事先走了, 你送他上学。”

    “啊?”

    晏双醒来收拾好东西, 去餐厅享用美味早餐的时候没见到纪遥, 于是疑惑道:“纪遥呢?”

    萧青阳对他散漫一笑,“不知道。”

    晏双低下头,默默地吃三明治。

    “我吃好了,谢谢。”吃完,他拉着帆布包起身。

    萧青阳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悠哉悠哉地吃自己的三明治,他可没答应纪遥要送那个谁。

    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他送?配吗?

    别招笑了。

    关他屁事。

    如果说五大渣攻都是有点什么大病的话,这位首席配角萧青阳无疑也是癌症晚期了。

    反正就是一直打压晏双,从旁唱衰,无论是晏双跟纪遥前还是跟纪遥后,都没给过晏双什么好脸色,一直都挺瞧不起晏双,没少给晏双使坏。

    晏双把他当成助攻,不跟他一般见识。

    不送他是吧,等着,回头他就去找纪遥哭。

    婊里婊气地想好要告状后,晏双面不改色地收拾餐桌,把纪遥的那份三明治一起带走。

    “干什么?”

    萧青阳抬手阻止晏双,“你带过去都不新鲜了,”萧青阳满脸不赞同,“纪遥不会吃的。”

    “不是给他吃的,”晏双声音温和,“我留着中午自己吃。”

    萧青阳愣住。

    “三明治很好吃,”晏双抬起脸,对萧青阳柔和地一笑,“谢谢。”

    萧青阳端着咖啡杯坐在餐厅里发了会儿呆,又如梦初醒般地追了过去。

    “喂——”

    “那个谁——”

    晏双停下脚步,手上紧紧拽着帆布包,回眸看向身后。

    马场漫山遍野的绿草,晏双一身旧衣服,干干净净地站在绿草中央,微风吹起他的乌发,大框眼镜遮住了他半张脸,眼睛清澈得像一汪水,很安静道:“还有什么事?”

    “你……”萧青阳顿了一下道,“你怎么去学校?”

    晏双:“第三节才有课。”

    “所以呢?你怎么去学校?”

    萧青阳很确信这里附近五公里以内都没有任何公共交通设施,连打车都很困难,这里是专供有车有钱的闲人消遣的地方。

    “走两步就有公交车了,”晏双扬了扬自己的手机,“我有导航。”

    “再见。”

    晏双转过脸。

    “喂——”萧青阳又叫了一声。

    面对晏双再次的回眸,萧青阳难得地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为难一个又土又傻的书呆子干什么,别扭道:“要不,我送你吧。”

    说出来之后,萧青阳瞬间觉得轻松了很多,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真是个好人,这下这个书呆子该对他感激涕零感动得不行了,不会像昨天晚上那么躲着他怕他了吧。

    讲道理,他长得不比纪遥亲切多了?

    “不用了。”

    令萧青阳没想到的是,听到他这个提议以后,晏双居然撒腿就跑,像是怕被他抓住,会强行送到他车里一样。

    直到晏双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内,萧青阳才反应过来。

    “操——”

    晏双嗖嗖几步跑出马场。

    他才不让萧青阳送。

    这个坏比万一故意绕路搞得他迟到怎么办。

    蹲在马路边上,晏双开始进行场外求援,首要求助对象——我们万能的管家,魏易尘!

    秦羽白坐在车后座翻看手中的文件,抬眼看到前头副驾驶的魏易尘在掏手机,忽然道:“昨晚和你的小裙子过得怎么样?”

    “很好。”

    魏易尘打开手机。

    ——“哥哥,纪遥睡完就跑,我被扔在郊外马场了,哭哭。”

    “真谈恋爱了?”

    秦羽白觉得很新鲜。

    魏易尘这个人说好听了叫爱岗敬业,说难听了就是六亲不认。

    两年了,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魏易尘通通都没有,所有的节假日都在工作。

    魏易尘恋爱,听上去既古怪又滑稽。

    “没有。”

    “只是普通的关系。”

    魏易尘忽然道:“秦总,昨天晚上,那位被纪遥接到郊外过夜了。”

    秦羽白正心情不错地探听着属下的八卦,闻言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养不熟的东西。”

    秦羽白冷冷道,语气憎恶。

    随手将身边的文件夹扔到一边。

    “马上来接你。”

    晏双收到魏易尘回信的同时,也接到了秦羽白的电话。

    他埋在膝盖里噗哧一笑,笑容满面地滑开了接听键,语气冷淡:“喂?”

    “在哪?”秦羽白表情冷厉,语气却很柔和。

    电话那边长久地沉默。

    晏双沉默的时间越长,秦羽白胸口的怒气就逐渐往上攀登。

    “我也不知道。”

    晏双的回应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哦?不在学校?”

    秦羽白的声音甚至还带了一点笑意,只有魏易尘通过后视镜看到他这位上司脸上的表情有多狰狞,恨不得将人扒皮拆骨似的狰狞。

    魏易尘觉得很有趣。

    为了一个玩物,秦羽白竟然这样动气,还要委曲求全地装模做样,是不是太过了?

    “昨天晚上……”晏双的声音变得艰涩,“我和纪遥去他表哥那……写作业了……”

    写作业?

    写作业!

    扯他妈的淡!

    秦羽白狠狠拉了一下领带。

    一早上的好心情都被这三个字毁的一干二净。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晏双抓到床上狠狠收拾一顿。

    心中各种阴暗暴力的念头闪过,嘴上却是柔声细语,“定位发过来,我来接你。”

    晏双直接挂了电话,发定位给秦羽白,同时又回了个信息给魏易尘,“谢谢哥哥~”

    他就知道魏易尘这位“绿帽奴”永远值得信任。

    他爱看晏双这些戏码。

    对那些上位者被晏双玩弄于鼓掌间的戏码乐此不疲。

    这就是晏双送给他的“裙子”。

    相信昨晚魏易尘在车里看到他和纪遥一起离开,应该兴奋得快要发疯了吧。

    二十分钟后,豪车登场。

    晏双拉开车门,刚弯了腰,一条修长的手臂从车内伸出,将他整个人强制般地搂进了车内。

    一股强大的惯性令晏双一头栽倒在了秦羽白的怀里,鼻腔瞬间充满了秦羽白身上的味道。

    很清新的草木香气。

    秦家用的洗衣液味道真不错。

    晏双撑起座椅的两侧,想要坐起来,却被秦羽白反剪了双手,单手搂住腰坐在他了身上。

    头顶顶在了车顶。

    晏双只能微微低头,眉眼防备又不悦,“你干什么?”

    秦羽白直接按键,关上了中间的隔板,将座椅前后分成了两个世界。

    魏易尘的余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后视镜。

    隔板像舞台的幕布,在他的视线中缓缓升起,最后脑海中残留的画面是单薄的背,强健的手臂充满占有欲地环住了它,勾勒出一把纤细又柔韧的腰肢。

    魏易尘轻闭了闭眼睛。

    “跟别人过夜,也不提前说一声……”

    相比强硬的动作,秦羽白的话语依旧温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委屈。

    看来是撒娇撒上瘾了。

    “我给福利院捐了一百万,”秦羽白的目光顺着晏双的脖子往下滑,“以你的名义。”

    晏双立刻召唤系统。

    “系统,我的后台是不是多了一百万?”

    “您好,是的。”

    这也行!

    晏双被突如其来的快乐给炸晕了,脸上控制不住地流露出一点喜色。

    秦羽白知道自己做对了。

    直接给钱,不仅庸俗还无趣,还兀自抬高了晏双的身价,捐给福利院吧,这个人不是爱装天使吗?

    可看到晏双脸上真实的开心,秦羽白还是心中感到淡淡的疑惑。

    这世界上真有不爱钱的人吗?

    秦羽白勾住晏双的下巴,力道很轻,晏双也没有躲闪。

    “我没有和他过夜。”

    “我们只是完成小组作业。”

    看在那一百万的份上,晏双好声好气地解释道。

    “我相信你,”秦羽白这样说着,眼中闪着淡淡的光,“可我还是不高兴。”

    晏双垂下眸。

    上一次和秦羽白交涉的时候,最终达成的妥协就是现在这个姿势。

    那一夜的回忆慢慢涌向车内。

    秦羽白的手悄然从他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

    晏双扣住了他的手腕,低低道:“我还要上课。”

    “10点半的课。”

    秦羽白缓缓道。

    看来他对晏双的课程已经了如指掌,也花了一点心思去记。

    晏双依旧扣着他的手腕,指尖紧紧地嵌入他的皮肤,语气生硬道:“这是在车上。”

    要被逼急了。

    秦羽白眸色晦暗,微笑道:“我知道,”他微微靠近晏双的脖子,轻嗅了下晏双身上的味道,晏双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柑橘味,廉价香精的味道,很适合他,尤其是他情动的时候,少年的汗水混合着超市货架的廉价味道,极自然地就让人联想到堕落,秦羽白手掌向上,“放心,我只是想碰碰你……”

    晏双没有放手,只是扣着秦羽白手腕的掌心逐渐无力地发抖。

    他拥有一具与他倔强的灵魂所不相匹配的软弱身体,很轻易地就能臣服在温柔的触碰里。

    秦羽白嘴角含了笑意,昨晚回去之后秦卿已经睡着了,他只把昨夜的成果交给佣人,让佣人等秦卿醒了再给他看。

    然后……他一夜都没睡好。

    情无回应,欲总该有人满足。

    逐渐升温的车内,晏双的手机忽然震了。

    因为手机就放在牛仔裤的口袋里,连秦羽白也感觉到了震动。

    “谁一大早又找你?”

    秦羽白微笑着,另一只手摸向晏双贴身的口袋。

    裤子因为这样跨坐的姿势而紧紧地贴在大腿上。

    抽出手机的动作变得格外漫长,夹杂着狎昵的味道。

    “又是他。”

    秦羽白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备注——纪遥。

    这一次,他显然比上一次冷静多了,晏双人在他的怀里,他占据着主动权。

    望向脸色绯红的晏双,秦羽白的手放置在屏幕旁,轻声道:“要接吗?”

    “不……”

    拇指已经滑过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了,两边却是默契地谁都没有说话。

    屏幕上一点一点跃动着时间。

    秦羽白微笑了一下,眸光中闪过一丝恶劣。

    指尖稍稍用力。

    “唔——”

    压抑在喉咙里的声音被突兀地拽了出来,毫无保留地通过手机传到了另一个人的耳朵里。

    秦羽白脸上露出兴奋又嘲弄的表情。

    好听吗?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妄想跟他抢。

    “啪——”

    秦羽白的笑容没有维持一秒钟。

    晏双抖着手掌,看着脸被扇到一边的秦羽白,心想:骚瑞,铁子,这么好的机会,他不能放过刷虐恋剧情的kpi。

    “你混蛋!”

    晏双带着哭腔怒吼了一声。

    夺过秦羽白手中的手机,通话已经挂断了。

    “纪遥……”他嗓音颤抖,像是失去了什么般呼唤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秦羽白还没从被晏双扇了一巴掌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看到晏双卑微地拿着手机的样子,他突然有了个模模糊糊的猜测。

    难道晏双……喜欢纪遥?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