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20章 第 20 章
    画廊门口, 陆续又有客人出来。

    “秦总,令弟真是才华横溢。”

    来客笑容满面地过来夸赞,丝毫没有注意到现场不寻常的氛围。

    秦羽白收回眼神, 自然地向来客伸出了手,换上一副温和面孔,“多谢。”

    寒暄几句后, 客人离开,秦羽白再转身,纪遥人也已经离开了。

    灯光照耀下的楼梯口空空荡荡。

    秦羽白冷笑一声,神情不屑。

    不过是个任性的二世祖, 他还没有将人放在心上。

    “走吧。”秦羽白对身后的魏易尘道。

    魏易尘恭敬地一点头, “秦总,我有点私事要处理。”

    秦羽白脚步顿住, 眼神打量着这个以专业得如同机器人般的管家,略带玩笑道:“去看你的小裙子?”

    “是的。”

    秦羽白轻拍了拍魏易尘的肩膀,“去吧。”

    对于得力下属难得的私人要求, 秦羽白大方地同意了。

    人终究不是机器。

    魏易尘这样有点人情味,秦羽白反倒觉得安心一些。

    不知怎么, 秦羽白忽然想起了晏双。

    想见一见这个人。

    不,秦羽白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该回去和秦卿说一说这次画展办得有多出色,让秦卿好好地高兴一下。

    脚步转向停车场,一直坐到车内,秦羽白的太阳穴还在微微跳着。

    情与欲在他这里是分开的, 离得很远, 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情”在前, “欲”在后,清清楚楚,绝无混淆。

    与自己的上司道别后,魏易尘上了自己的车——去见上司的情人。

    车窗半开,习习夜风吹入车内,魏易尘不知怎么的,心跳越来越快,心中有一股强烈的预感。

    晏双不会那么无趣地令他失望的。

    越是靠近校园,就越是能闻到草木的香气,成片成片的梧桐树连绵不绝,在夜晚路灯的照耀下,梧桐树干的白色花纹像一张张奇特的鬼脸张牙舞爪。

    黑色的车悄无声息地停在路边。

    魏易尘熄了火,坐在漆黑的车内,凝望着不远处空无一人的后门,微微勾唇笑了笑。

    小骗子。

    意料之中,稍有失望。

    从贴身的口袋重新拿出那支私人手机。

    连同那包他还没有抽完的烟。

    魏易尘从中抽出一根已经被压迫得有些扁的烟,放在鼻尖轻嗅,目光若有似无地看着那片寂静的后门。

    他从这里接了晏双几次。

    将他送到秦羽白的床上。

    魏易尘咬住了烟。

    没有火。

    只是这样不轻不重地咬着。

    烟草的苦涩味传入齿间。

    真是奇怪。

    这样苦的东西怎么会让人上瘾呢?

    校门口的闸门忽然开了,闸门伸缩的动静在安静的夜晚极为突出。

    有人走了出来,身材轻盈,脚步缓缓,他站定在灯下,四处张望了一下,从包里拿出手机。

    魏易尘坐在车里,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

    晏双在打电话。

    ——但他的手机却没有响。

    魏易尘凝神看着,车里太黑,远处太亮,他看不清晏双打电话时的情态,只是心头热血翻涌奔腾,齿间几乎快要咬断那支香烟。

    他就知道晏双不会令他失望。

    引擎的轰鸣声突兀地划破夜空。

    黑色的跑车闪电般从他的车旁擦过。

    嚣张的车牌,清贵的少爷。

    魏易尘看着晏双奔向下车的纪遥,比手画脚地说着什么,纪遥的个子比晏双高了半个头,站在一边,修长的影子将晏双整个人都罩住了。

    也不知道晏双说了什么,他渐渐低了头,肩膀一耸一耸,似乎在哭。

    魏易尘笑了笑,齿间的烟跟着晃动。

    然后,他看到纪遥拉开了车门,推着晏双上了车。

    跑车由远及近地开来,魏易尘坐在漆黑的车里,双眸牢牢地锁定车辆。

    车速很快,在两辆车会车的一瞬,那张脸,像电影海报里模糊的脸孔,深深地打进了魏易尘的眼中。

    他确信,那一瞬间……晏双在隔着纪遥冲他笑。

    仰头倒在座椅上,齿间的烟已被用力咬断,魏易尘呼吸深重,他像闯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幻梦,被人用力推了一把,然后当头蒙上了一条艳红的裙子。

    裙子上全是淡淡柑橘的香气。

    纪遥皱了皱眉,“你洗澡了?”

    “嗯,”晏双小声道,“对不起,这么晚了打扰你。”

    纪遥没回应他的道歉,只说道:“下不为例。”

    “我、我知道,只是这两天太乱了……我就忘了……他们都说明天要交了我才想起来要做作业,可是组队,没、没人……”

    晏双说着说着又默默掉起了眼泪。

    纪遥明白从那个帖子被发布到学校论坛开始,晏双的处境就变得不一样了。

    他带走了晏双,他就会对晏双负责。

    短期来说是这样。

    以后晏双还是要自己独立行走。

    萧青阳整个人都快无语了,大半夜的来给他们开门,“小表弟,你现在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谢了。”

    晏双听到纪遥道谢,悄悄地、用余光很稀奇地看了他一眼。

    “多大点事儿,”萧青阳满足了,过来拍纪遥的肩膀,“今天去看秦卿的画展了?”

    “嗯。”

    “怎么样啊,我看艺术圈的都给他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不过那圈子里人的嘴,只要钱到位,什么都敢吹,你客观评价一下,到底怎么样?”

    “很好。”

    “哇靠,你都说很好,那一定不得了,我买一幅收藏去,现在青年画家作品升值可快了。”

    表兄弟俩边走边说,气氛还算亲密。

    纪遥走出几步似乎才想起什么,回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晏双皱了皱眉,“跟上。”

    晏双站在原地,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慢慢跟了上来。

    他完全懂了。

    纪遥依旧把他划在他那个圈子之外。

    包括纪遥身边的人。

    表兄弟俩旁若无人地聊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跟在后面,从他下车开始,萧青阳眼里就没他这个人,包括上次他来马场,萧青阳对他也是这个态度。

    无视。

    都谈不上礼不礼貌这个层面。

    你看,纪遥也是会对人客客气气地好好说话、道谢的。

    但他只对他看得上的人这样。

    他在心里自然地有一个行为模式,对待亲人、朋友、喜欢的人、不相干的人都有不同的标准。

    对待晏双,他是什么样的标准呢?

    晏双认为应该是“麻烦”吧。

    看到了就不能无视,沾染上了就甩不掉,如果可以,纪遥肯定很希望这个世界压根就不存在晏双这个人。

    这样,他也就不必烦心了。

    “房间还在,自便啊,”萧青阳拍了拍纪遥的肩膀,“我睡了。”

    “纪遥……”

    晏双小声道:“作业。”

    萧青阳离开的脚步停住。

    “小组作业,组员都要上台发言的。”

    晏双边说,边把头低下去。

    他听纪遥不说话,又抬起头飞快地看了纪遥一眼,“我、我可以教你。”

    “噗——”

    萧青阳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扶着纪遥的肩膀笑得发抖,“卧槽,我长见识了,小表弟,这谁……叫什么来着?”

    纪遥推开了萧青阳的手臂,“滚吧。”

    “不,我不滚。”

    萧青阳来了兴趣,转而去勾晏双的脖子,晏双看出来了,萧青阳的长臂一伸过来,他立刻就往纪遥身后躲,抓着纪遥的衬衣下摆,一副怕生的模样。

    “哟,还躲,出来出来……”萧青阳摆出一副老鹰捉小鸡的架势,直接被“鸡妈妈”纪遥拦住了,“年纪大了少熬夜,去睡觉吧。”回身揪住晏双的胳膊,拉着晏双进了晏双的房间。

    门关上,萧青阳才反应过来,顿时在门外表演了半天自我拉扯。

    想不通。

    这么普通的一个男孩,长得也……长什么样他都没看清,反正挺不起眼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连长相都不记得。

    性子也唯唯诺诺,看上去一股小家子气。

    纪遥到底看上他什么?

    这小子竟然还说要教纪遥写小组作业?

    从小到大,他这表弟就是个特级做题大师,都说属于是天才级别。

    教天才写作业?

    真是单纯不做作。

    正当萧青阳在在犯糊涂的时候,门开了,他的神仙表弟露出了半张脸,“拿个笔电来,要做ppt。”

    萧青阳:“……”他是不是还没睡醒?

    学习工具到位了,萧青阳不肯走了。

    “我给你俩泡杯咖啡。”

    这么说着,他赖在了房间里看两人做小组作业。

    还真是那小子主导。

    “……王尔德的同性恋倾向在作品中并未明确表露,不能单一地将《道林格雷的画像》看作是其对同性情愫的倾诉,作品的主旨更多的还是表达对于欲望的看法……”

    晏双说话慢悠悠的,纪遥在一边做ppt,萧青阳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你们老师布置的什么题目,是专门给你俩布置的吗?”

    晏双不说话了,深深地低下了头。

    纪遥看了萧青阳一眼,“咖啡泡好了吗?”

    言下之意,泡好就可以滚蛋了。

    萧青阳被赶了出去。

    纪遥和晏双继续做ppt。

    对于文学课,纪遥只是懒得听,并不是一窍不通,在美学这方面,他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两人合作起来,作业完成得很快。

    “这个作业教授会以小组的形式打分,”晏双恳求道,“明天,明天我们好好说,好吗?”

    他双手抓着桌子,紧张得手背都绷起来了,眼睛透过镜片,闪着明亮的光。

    纪遥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一种强烈的渴求。

    一直那么怯懦的人也有了想要争取的东西。

    “嗯。”

    纪遥撇开脸,淡淡应了一声。

    他站起身要离开,袖子却又被拉住。

    “纪遥,谢谢你。”

    瞳孔依然很亮,似有星光闪耀。

    乌黑的眼里含着一滴盈盈的泪,似坠非坠地挂在晏双的下睫毛上。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点古怪。

    是纪遥没有感受过的异样。

    被拽住的是袖子,温度却像顺着袖子传到了手臂,微微发烫,很不舒服。

    纪遥抽出自己的袖子,依旧淡淡道:“下不为例。”

    对于晏双的道歉、感谢,他通通都不曾回应。

    晏双想的一点都没错。

    如果可以,纪遥希望晏双从来就没出现过。

    轻带上门,纪遥转头就看到了抱着手臂靠在走廊的萧青阳。

    萧青阳似笑非笑,“都讨论到欲望了,不留下来接着深入讨论一下?”

    纪遥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冷道:“恶心。”

    萧青阳:“……”

    “你真是……”萧青阳苦笑着过来要搭纪遥的肩膀,又被纪遥打开了手,“我说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能让你产生欲望的人?”

    纪遥推开一边自己房间的门,侧过脸,对一脸好奇的萧青阳道:“滚。”

    关上门,纪遥脸上神情不变。

    欲望。

    太脏了。

    他绝对、绝对不会落入那种境地。

    绝对。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