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18章 第 18 章
    纪遥开车也很稳当。

    一路上,晏双抱着帆布包,一句话都不说。

    妈耶,那便当里的芥末真的好熏。

    他现在眼睛都有点火辣辣的想掉眼泪。

    方向盘转动,“扶手箱里有纸巾。”

    “谢谢。”

    晏双道了声谢,抽了纸巾擦眼泪。

    “钱我带来了。”

    车驶入郊外的马场,纪遥停下车,从口袋里拿出薄薄的支票。

    晏双怔怔地看着那张薄薄的支票,一瞬间心里至少转过一百个念头,到底怎么才能黑下这一百万而不被穿书局捣乱呢?

    晏双伸出手,指尖刚碰到支票时。

    车窗被敲响了。

    薅单位羊毛的晏双被吓了一跳。

    纪遥不在意地将支票落在晏双膝头,摇下车窗。

    萧青阳微笑道:“你小子,姨父电话都打到我这儿了,问我知不知道你跟一个男孩儿……哟,就是这位吧?”萧青阳望向纪遥身后的晏双,“你好。”

    晏双谨慎道:“你好。”

    “我叫萧青阳,是纪遥的表哥。”

    萧青阳。

    晏双有印象。

    这个人在全书中频频出场,担当了一个很好的工具人角色。

    “我叫晏双……”

    “我知道,”萧青阳打断了他,对纪遥道,“下车吧,房间都给你准备好了。”

    “嗯,”纪遥对晏双道,“下车。”

    “怎么样,准备的不错吧?”

    萧青阳得意洋洋。

    纪遥从纪家出来后就一直住在这边。

    原本偏冷调的房间里点了许多香薰蜡烛,从地面到床上都铺满了玫瑰花瓣。

    新婚气氛浓郁。

    还差个喜字。

    纪遥脸色铁青,“这房间我不住了。”

    萧青阳,“啊?你不满意?我本来想在床头贴个喜字,怕你觉得俗……”

    纪遥冷冷地看着他,萧青阳直接闭嘴,“好吧,我还准备了其他房间。”他就是跟这个冰雕似的表弟开开玩笑。

    其余房间就正常多了,普通客房的样子。

    纪遥对晏双道:“今晚你就睡在这儿。”

    晏双:“明天……我们能一起去上课吗?”

    这大少爷每天翘课,他可不行。

    萧青阳微微瞪大了眼睛。

    “知道了。”纪遥回答后,拉着萧青阳的衣领走人。

    萧青阳边扑棱边道,“他就是那个要帮你占座的啊?我本来还以为这事儿是有什么误会,我还跟姨父打包票说绝对没这事儿,你这搞的,我犯了欺君之罪了。”

    “这件事不用你管。”

    “人都放我这儿了,怎么不用我管?万一姨父知道我不仅收留你这个叛逆儿童,还帮你一起金屋藏娇……”

    “不是,”纪遥打断了萧青阳的话,“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萧青阳怪笑了一下,“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

    纪遥干脆不理他,“我明天就把他送走。”

    “送去哪?你俩要同居啊?”

    纪遥进屋,直接关门,差点没砸到萧青阳的脸。

    萧青阳摸了摸鼻子,好嘛,有了对象忘了哥。

    还不是那种关系,他和纪遥从小玩到大,就没见过他搭理过谁,就算是他这个表哥,也是他硬倒贴上去的。

    好像小时候,纪遥和秦家那个收养的病秧子关系还不错,大了以后,那病秧子成天不出门,秦家爬起来以后,两家又有点竞争的意思之后,就很少有私交了。

    不过这个男孩子……也太普通了点。

    萧青阳觉得纪遥应该是一时兴起,很快就会玩腻了。

    他这个表弟啊,从来都很难对一件事保留多长久的兴趣。

    萧青阳耸了耸肩,不去多管闲事。

    晏双这一觉睡得很香,醒来之后又吃了可口的早饭,纪遥果真信守承诺,开车带他去上学。

    纪遥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谁也挡不住他。

    他们两人走在一起自然又是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

    纪遥虽然就走在晏双身边,但依然保持了一点距离,同时眉目冷淡,看上去就只是和晏双同行而已,离学校论坛里传闻的那些桃色绯闻差距甚远。

    进了教室,晏双照例在中间坐下,“纪……”

    纪遥已经又坐到了他习惯的后面靠门的位置。

    他不在乎流言蜚语,同样也不在乎晏双怎么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他自己的心意。

    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晏双离开是,在教室里远离晏双也是。

    这样忽冷忽热忽近忽远从来都不是他故意为之。

    他天生就有这个本事让人为他发疯。

    晏双正在为学习发疯,暂时还没空为爱痴狂,所以马上就把纪遥抛诸脑后,下课的时候,想象征性地找一下纪遥,发现他人早走了,于是又省下一场戏。

    晏双出了校门,找到修手机的老板卖手机。

    老板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怎么会,昨天太忙了,我不还欠您十块钱呢嘛。”

    “说笑了,十块钱,给你抹了。”

    老板乐呵呵地回收了最新款的手机,价格给得很公道,因为他女儿也正想要,可惜现在这款手机市面上难买,都要排队,碰巧了。

    “老板,你认识什么裁缝吗?厉害一点的。”

    “要多厉害?我认识个开服装店的,那老板认识一个裁缝,听说常给有钱人做衣服。”

    “太好了,给个联系方式吧,我有生意想跟他做。”

    “你一大学生,成天生意生意的……”老板说完才觉得不好,歉意地笑了笑,“微信我发你了。”

    “谢谢老板。”

    晏双把账户里的钱直接转给了福利院的院长。

    院长惊喜之余,一直追问晏双钱从哪里来的。

    “找了份兼职,钱挣得挺多的,院长你放心收。”

    晏双没地方去,就回了宿舍。

    他现在也“干净”了。

    宿舍里的人看到他,眼神还是很异样,不过也就是看两眼就过去了,倒也没上来追问。

    毕竟是别人的隐私,只要不影响他们就行。

    晏双镇定自若地把帆布包放好,拿出书来看。

    手机震了一下。

    银行账户短信。

    完成工资交易10000。

    晏双:爱了!果然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

    秦羽白还行啊,这就给晏国富工资都安排上了。

    晏双估计这是秦羽白的策略之一,不过没关系,他欣然接受这颗糖衣炮弹。

    钱他先留着,刚给院长打完钱,再打钱,怕院长紧张。

    再加上纪遥这件衣服,少说也得进账小一千。

    妙啊。

    “看什么呢,笑那么开心?”

    张帅主动和晏双搭了个话,“欧洲文学的小组作业,你组队了没有?”

    “组了,”晏双道,“我和纪遥一起。”

    张帅:“……”莫名地被gay到了。

    其实晏双压根就没和纪遥提这件事。

    再等等。

    等到所有人都组好小组了,他再扭扭捏捏地去找纪遥,就说没人跟他组队,纪遥就只能负责了。

    手机又震了。

    晏双拿出手机,是秦羽白。

    估计昨晚纪遥干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

    晏双接了电话,“喂?”

    “在哪?”

    秦羽白声音温和,心平气和,与之前的傲慢态度判若两狗。

    “宿舍。”

    “方便出来吗?”

    晏双懒懒地翻了页书,“下午有课。”

    “晚上呢?”

    “我想见你。”

    晏双故意沉默了半分钟,“好。”

    那一头,秦羽白似乎是松了口气,“6点,后门。”

    “嗯。”

    还是那个木讷的中年司机。

    晏双在车上给魏易尘发信息,“什么时候回来?”

    这次魏易尘倒是回的很快,“明天。”

    “下次来接我的人会是你吗?”

    魏易尘又不回了。

    晏双笑了一下,这个人呀,在克制地玩火。

    以他的经验,喜欢玩火的人,没有一个最终不走向犯罪的。

    车没有停在往常去的酒店,而是一家高级餐厅。

    服务生出来接人,“晏先生,这边请。”

    晏双跟着进去,没走几步就看明白了,秦羽白包场了。

    偌大的餐厅只有一桌在营业。

    秦羽白甚至没有迟到,提前坐在了位置上,看到晏双过来,还站起了身,颇有绅士风度地替晏双拉椅子,“坐。”

    晏双忍住不笑,心想男人雄竞起来真是毫无底线,一下把抠和迟到的俩毛病都给治好了。

    “上次,我看你好像不是很会吃西餐,”秦羽白微笑道,“今天我教你。”

    晏双:“上次我是装的。”

    秦羽白:“……”

    晏双:“我会吃西餐。”

    秦羽白脸上笑容不变,“是吗?”

    接下来,晏双就实力演绎了什么叫高质量男性西餐用餐礼仪。

    秦羽白几乎是维持不了笑容了,同时他也很诧异,“谁教你的?”

    “自学,”晏双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唇,“有的高级餐厅需要服务生精通西式的用餐礼仪,可以更好地服务客人,”他端起红酒喝了一口,“比如这里就是,”对添酒的服务生道:“对吗?”

    服务生冲他微笑,“是的,不过客人您的用餐非常优雅,令人赏心悦目。”

    “客人用餐是用来给你们欣赏的吗?”秦羽白冷冷道。

    服务生立刻说了抱歉。

    晏双垂下眼,资本家就是这样,永远藏不好自己的傲慢,或许他们根本不认为那是一种傲慢,所以才会这样自然地流露。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将两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秦羽白:“谁?”

    晏双划开手机,“邮件提醒。”

    点开微信,邮件跳转。

    发件人——戚斐云。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