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8章 第 8 章
    晏双跟在纪遥身后,双手做作地抓着衣领,纪遥走得很快,晏双为了跟上他,一路小跑,脖子被束得过高的衣领勒得快喘不过气。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传入耳中,纪遥脚步不停,一直走到校园的东后门。

    “去、去哪?”

    怯怯的疑问声传来,似乎已经隔了一段距离,纪遥停下脚步。

    晏双满脸涨红地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他松了手上抓衣服的力道,双手扶住膝盖,不住地咳嗽喘气,汗水从他的发丝落入颈中,体力透支太过,他显然是跑不动了。

    纪遥目光毫无感情地掠过狼狈的晏双,“跟上。”

    其实晏双一点也不累,不过为了配合晏双目前该有的身体和心理状况假装而已,被男人干了一晚上,又疑似被室友抓包,脆弱的他身心俱疲,现在是只可怜的小羊羔呢。

    大学校园周边被各种各样的商店塞满了,便利店、自助烤肉、KTV,还有……廉价的联锁酒店。

    “一间房。”

    纪遥回过身,对满脸戒备惶恐的晏双道:“身份证。”

    “我、我没带。”

    晏双脚步悄悄往后退。

    “站住。”

    冷冷的声音传来,将他企图离开的脚步钉在了地面。

    前台拿了纪遥的身份证给他开了一间房,把房卡递给纪遥,目光若有似无地从瑟瑟发抖的晏双身上飘过,低头偷笑了一声,现在的大学生哦。

    “跟上。”

    纪遥再次命令道。

    晏双抬起脸,镜片后的眼睛已经红了,他轻轻摇了摇头,“不要。”

    纪遥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皱起了眉。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冷淡到近乎厌恶的冰冷语气。

    修长的身影转身走向电梯,按下按钮,他根本不去看,也知道晏双还是会跟上来。

    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怯懦。

    果然在电梯下到三楼时,晏双已经亦步亦趋地过来了,他重新抓住衣领,像是守护自己仅有的最后防线。

    电梯里走出来一对学生情侣,双手紧紧交握,女孩被纪遥晃花了眼,嘴唇微微张开,被男朋友拉走后,目光还是不住地回头。

    “那是纪遥哎……”

    “小点声,”男生无奈道,“你声音太大了。”

    女孩吐了吐舌头,抱住男孩的胳膊,八卦地向后张望着,身边擦肩而过一个单薄的身影,在电梯关闭前挤了进去。

    “谁啊?”女孩踮着脚张望。

    “别看了,”男孩晃了晃她的手臂,“人家隐私。”

    “好奇嘛。”

    这位几乎全校皆知的高冷天才怎么会到这家连锁酒店来呢?

    晏双靠在电梯的一角,默不作声。

    电梯停在七楼,纪遥走出电梯,这次他连话都懒得说了,晏双影子一样跟了过去。

    刷卡,开房。

    纪遥站在门口却没有进去,回头看向躲在一旁的晏双,“进去。”

    晏双抬起脸,他似乎很怕纪遥,鼓起勇气道:“到底要干什么?”

    “这几天你住这儿,”冷淡得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别回宿舍了。”

    被羞辱剥夺了一切的“晏双”六神无主,只要能逃开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就好,当然会将纪遥的提议认为是一种善意。

    而晏双躲在瑟瑟发抖的躯壳之后,冷眼旁观出了纪遥的厌恶、不耐、鄙夷。

    纪遥,觉得他很脏吧。

    “谢、谢谢,”晏双磕磕巴巴地道了谢,脚步还是不动,“这里……太贵了……”

    “我会负责。”

    晏双:我叼你妈的,嘴上说的拽得跟什么一样,就不能开一间高级一点的酒店?

    又一个抠比。

    淦。

    见晏双还是磨磨蹭蹭不肯动的样子,纪遥不得不回身,手臂向晏双掠来,晏双眼前一花,已经被纪遥用力推进了房间。

    “干净了,再回来。”

    纪遥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要走。

    “等等——”晏双着急地去抓纪遥的胳膊。

    在晏双的手抓上来的一瞬间,纪遥条件发射般地甩开了他的手。

    “啊——”

    晏双装模作样地摔倒在地。

    一天之内,被两个渣攻甩地上。

    真有他的。

    狼狈摔倒的少年乌发散落遮住了上半张脸,下半张脸脸色惨白。

    还有……伤痕累累的嘴唇。

    “没事吧?”纪遥皱眉道,他只是问,并没有打算去扶。

    晏双躺在地上,花了三秒钟思索现在碰瓷讹钱算不算违规。

    不知道,先试试再说。

    “我……好像站不起来了……”

    双腿努力蜷缩了一下,单薄的身影像一张浸透了水的纸,倒在地上的男孩抓着自己的衣领,抬脸时已经满脸都是泪,“纪遥,我站不起来了。”

    喉咙里的声音颤抖又破碎。

    男孩像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崩溃地大哭起来。

    他哭的时候,也依然是克制的,只有衬衣被泪水逐渐染湿,无声地将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镜片上起了一层白色的雾。

    一道门隔绝出了两个世界。

    纪遥站在门外,看着晏双哭得不能自已,他觉得自己似乎该做些什么,于是,他屈尊降贵地碰了廉价酒店的门把手,然后——关上了门。

    屋内的晏双:“……”这他妈的简直无情!

    这是10%的感情线进度能干出来的事?!

    就算是秦羽白那个抠比禽兽在这儿,看他哭得稀里哗啦的,至少也得……呃,干他一炮?

    晏双立刻就停止了掉眼泪,摘下雾气朦胧的眼镜,用纪遥的衬衣角狠狠地擦拭镜片,漂亮的脸蛋上满是不悦。

    卖惨战术失败。

    不对啊,纪遥分明应该很吃这一套啊。

    难道说应该换换策略?不科学啊,他对局势的判断竟然会出现错误?

    “哭完了吗?”

    门外传来纪遥的声音。

    晏双竖起耳朵,哟吼,没走呢。

    他就说他对纪遥的判断不会错的。

    纪遥这个人,他爱秦卿,对晏双爱屋及乌,无论如何是不忍心看到晏双那样悲惨的,这会让他有不好的联想。

    秦卿是孤儿,被秦氏收养才成了大少爷。

    如果秦卿没有被秦氏收养,他会不会过得困苦,颠沛流离?

    晏双就像是秦卿另一种人生的可能性。

    纪遥不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拉晏双一把。

    晏双一边慢条斯理地擦拭镜片,一边从喉咙里发出类似压抑不住的哭声。

    他是真的很擅长表演,穿书局入职考试,表演他可是拿了满分。

    假哭了好一会儿,将眼镜擦拭得干干净净后,晏双又在眼镜片上哈了一口气,才重新把眼镜戴上。

    门被轻轻拉开。

    纪遥站在门口,瞥了一眼晏双仍有白雾的眼镜,“你刚才想说什么?”语气已经稍稍缓和了一些。

    “我、我想拜托你,帮我把书包拿来……”晏双抬头快速地看了一眼纪遥,又受惊似的低下了头,“麻烦你了……”

    “文学课我带给你,”纪遥耐着性子道,“还有别的事吗?”

    晏双摇了摇头。

    纪遥转身要走,还是停下了脚步,他对晏双说:“哭没有用,你只能靠自己站起来。”

    晏双暗自挑了挑眉,心想这才是感情线进度10%该发生的对话嘛。

    纪遥走了大概十多分钟,晏双确定他应该已经离开酒店了,忙踢踢踏踏地下了楼去酒店前台。

    前台远远地就看到他了,对晏双很有印象,因为跟他来开房的是个非常帅的男孩子,身份证还压在他这儿,叫纪遥,身份证上的地址更是不得了,本市知名豪宅。

    一高富帅带个平平无奇哭哭啼啼的男孩子来开房,十分钟不到就下来了,前台心想应该不至于,估计两人不是那关系。

    晏双走到前台,前台先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晏双:“你好,我想问刚刚那个人给我开的房间,它含早吗?”

    前台:“……”

    前台:“含,早上9点前可以去餐厅吃。”

    “谢谢。”

    晏双心满意足,又省一顿。

    又有空调吹,又有早饭吃,美滋滋。

    文学课排在上午的第四节,晏双又跟前台借了纸笔,在房间里自己给自己上网课。

    昨天秦羽白把他从课堂上叫走又迟到,他在秦羽白没来之前学了一个小时,没看完,那老师给的资料太多了。

    离文学课还有一段时间,他抓抓紧应该能学完,挤一挤时间,把论坛的发帖作业也要做一做。

    原书里那老师表面也是没说什么,暗地里转头就扣了晏双的平时分。

    这次晏双相信自己应该还是博得了一点那老师的好感,但还不够。

    一份出色的作业才能彻底扭转老师对他不好的印象。

    晏双把时间把控得很好,在他设置的上课闹钟响之前完成了发帖。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出来的“发帖成功”字样,晏双松了口气,伸了伸懒腰,上课去也。

    这一节文学课是欧洲文学,也是大课,晏双两手空空地提前到了教室,仍然是占了班级里听课的中间位置,就在最中间的走廊边上。

    “这有人吗?”

    有人过来问晏双身边的位置。

    晏双迟疑了一下,“有人。”

    教室里逐渐塞满了来上课的学生,至少有七八人来问过晏双旁边的座位有没有人,晏双都是向他们说了抱歉。

    马上就要开课,纪遥还没出现。

    偌大的阶梯教室几乎已经座无虚席。

    教授提着公文包进来,扫视了一圈教室,立刻就注意到了异常。

    塞得满坑满谷的教室,突兀地在最中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空位,教授手指了一下,“谁啊。”

    教室里一片寂静。

    “马上上课了,”教授打开电脑,连接投影,还在开玩笑,“赶紧叫他回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空位是有人的,只是临时走开了而已。

    有知情的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互相传着话,都把目光落在了那个薄削的弯得不能再弯的背影上。

    “那谁啊,你认识吗?”

    “不认识,没印象。”

    “看他没带书啊,是不是别的学院来我们这儿蹭课的?”

    “蹭课坐那么好的位置?”

    “人家先来,不就占那了嘛。”

    “一人占两个,我看他也不胖啊。”

    笑声猛然地在一个小区域爆发了开来。

    台上的教授抬头也笑了一下,“笑什么呢?说出来也让老师一起笑笑。”

    台下的学生捂嘴摆手,连连偷笑。

    晏双位置旁的人倒还关心起他了,“哎,你帮谁占座啊?”

    晏双低着头,闷不吭声。

    “好了,都肃静啊,今天咱们要讲这个欧洲文学的……哟,纪遥来了,”教授认识这个“大名人”,见他手上还提着个书包,大笑道,“蛮给我面子的嘛。”

    纪遥对教授点了点头,“老师好。”目光扫向教室内。

    教室内的中心,有一个人抬起了头,小幅度地向他挥手,脸上迸发出明亮的神采,眼镜后的眼睛对他弯弯地眯了起来,里头全是单纯的不加掩饰的期待。

    “纪遥,这里。”

    口型无声。

    几乎包括教授在内的所有人都看着纪遥慢慢走向了那个空着的位置。

    脚步停在了他的身边,晏双低低地压着嗓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他的语气中有小小的快乐。

    书包从半空中干脆地落在了晏双膝盖上,不轻不重地一下,却是砸得晏双后面要说的话戛然而止。

    那双帮他拿书包的手快速地收了回去,插回了口袋。

    纪遥从他身边掠过,不发一言——向教室的后面走去。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