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这主角我当不了 > 正文 第1章 第 1 章
    “在这里签字,契约就算生效了。”

    晏双垂着脸,锅盖刘海大框眼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朴素的衣着在高档餐厅的包厢里显得格格不入。

    一双细白的手从桌下探出,爬上桌面缓缓抽走了合同,“我能再看看吗?”

    银丝边眼镜闪着金属色光芒,魏易尘语调冷淡,“随意。”

    合同上密密麻麻的条条框框,晏双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在了合同名上。

    ——“主仆契约”。

    晏双:挺滑稽的。

    “抱歉,数据延迟了一下,”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时间凝固,载入剧情内容,100%载入完成。”

    脑海中书页‘哗啦啦’翻过的声音犹如海浪,整本书的剧情向晏双的大脑袭来。

    故事是这样的——

    秦羽白,一个对自己异父异母的“亲兄弟”秦卿有着变态占有欲的男人,无意中发现了摘掉眼镜后的晏双拥有与秦卿极为相似的外貌,而晏双作为一个贫穷又天真的男大学生,毫不意外地落入了秦羽白的圈套,因为秦羽白的设计而欠下了巨额债务。

    在晏双被逼还债走投无路的时候,秦羽白自导自演,从天而降,用主仆契约要求晏双做他一年的仆人归他使用。

    晏双迫于无奈同意了秦羽白的要求,签下了主仆契约。

    这个主仆契约的重点在于秦羽白有对晏双身体和时间完全的支配权。

    于是,秦羽白当天就在酒店把晏双给不可描述了,场面一度非常涩情和血腥。

    晏双忍不住打断,“这本书的剧情也太古早了吧!”

    系统:“这是随机刷出来的剧情。”

    晏双:“……”很好,退休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看他要退休了,就故意给他安排这种埋了不知道多久的古早书籍,穿书局发不出养老金石锤。

    不过区区古早味,根本不能阻止他退休的脚步。

    干就完了!

    晏双:“你继续。”

    一段时间之后,秦羽白开始不满足于只在酒店和晏双不可描述,把晏双以仆人的身份带回了秦宅,让得不到的白月光与自己的情人同处一室。

    秦羽白一面对晏双的身体欲罢不能,成天跟晏双在秦宅的各种地方没羞没臊,出于某种变态的想法,秦羽白最喜欢的就是拉着晏双在秦卿的画室里不可描述。

    而这个晏双的体质设定也是相当的邪门,反正就是第一次疼第二次爽第三次就要要要了。

    在跟秦羽白夜以继日各种突破下限的没羞没臊中,晏双无法自拔地爱上了秦羽白这个器大活好多金霸道的男人,契约结束后,心甘情愿地做了秦羽白的秘密情人。

    在晏双的心里,他和秦羽白的he就只差一本结婚证的距离。

    而在秦羽白的心里,晏双根本屁都不是。

    在一次与秦羽白在秦卿画室的不可描述中,事后的晏双因为双腿发软站不住,直接摔了下去,倒在了画架上,压坏了秦卿未完成的一幅画。

    晏双很羞耻又很歉疚,还没等他道歉,就迎来了秦羽白的一巴掌。

    接着秦羽白就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一只手。

    缠绵过后,晏双浑身还都是秦羽白爱他的痕迹,就这样被秦羽白无情地打断了手,还被秦羽白光着身体扔到了冰冷的地下室自生自灭。

    之后晏双在秦羽白一系列的羞辱之后,终于得知了真相,他——只是秦卿的替身。

    晏双:有内味了!

    经过这件事后,晏双被赶出了秦宅,住在了秦羽白的一栋公寓里。

    接下来的情节就是各种参杂着十八禁的虐身虐心。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有一次在搞虐恋淋雨后,晏双发高烧到了40度。

    秦羽白在陪晏双的时候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管家告诉秦羽白,秦卿晚上没胃口,好像感冒了。

    秦羽白纠结了一下,没回去,选择留在了晏双那,还顺带享受了一下晏双高烧的美妙身体。

    第二天,从晏双床上醒来的秦羽白忽然悟了。

    晏双只是发烧到40度而已,秦卿可是疑似感冒!他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替身,而没有回家看秦卿!

    啊,这不行,晏双影响了他对秦卿纯洁的爱,他必须结束和晏双的关系!

    但是,秦羽白他还舍不得。

    他也说不清是舍不得晏双绝妙的身体,还是舍不得晏双这个人,反正秦羽白一纠结,受伤的就是晏双。

    于是两人又搞了一阵子虐恋。

    搞得两个人都身心疲惫。

    最终,秦羽白在自己沉底沦陷之前悬崖勒马,在一次赌局中故意把晏双输给了一直对晏双有意的纪遥。

    而晏双,只不过是从一个渣攻落入了另一个渣攻的怀抱。

    纪遥对晏双的态度与秦羽白如出一辙。

    因为纪遥——他也喜欢秦卿!

    到这里晏双实在忍不住了,“我能申请当秦卿吗?”

    系统:“本书缺失角色只有一个,而且穿白月光的太多了,我们这本是文艺复兴。”

    晏双:“……行,你继续。”

    比起秦羽白,纪遥就更会玩那么一点。

    他不止满足于在身体上把晏双当替身,更是升华到了内在层面。

    秦卿是画家,他就让晏双放弃文学专业,转入美术系。

    秦卿会弹钢琴,他就让晏双夜以继日地苦练钢琴。

    总之,秦卿会的,晏双也必须会。

    誓要将晏双打造成完美替身。

    而随着晏双越来越像秦卿,纪遥对晏双也越来越好,让晏双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点错觉。

    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一点点、一丝丝的喜欢他?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很快,残酷的现实就戳破了晏双天真的幻想。

    秦卿得了肾衰竭。

    晏双看到这里,他大概猜到了剧情的发展。

    经典挖肾。

    是的,纪遥命令晏双给秦卿捐一个肾。

    ——如果有必要,也可以是两个。

    晏双作为本书中的圣母贱受,他其实知道秦卿病了之后,就想主动要给秦卿捐肾,但是纪遥却用一种防着他的态度,生怕他不肯,生怕他妒忌秦卿,把晏双迷晕了再送到手术台上。

    两人彻底决裂闹掰。

    晏双用一个肾的代价结束了这段虐恋。

    之后为他和秦卿做手术的戚斐云慢慢接近了他。

    因为,戚斐云在做手术的过程中,对—秦—卿—一—见—钟—情!

    晏双:人麻了。

    秦卿这样一个玻璃做的可人儿,戚斐云当然舍不得动他。

    于是作为一个医学鬼才,戚斐云在治疗晏双的过程中给晏双洗脑催眠,等晏双出院的时候,之前的记忆都被抹去,已经完全变成了戚斐云的洋娃娃。

    戚斐云让他怎么样他就怎么样。

    晏双:?外科手术医生还会这技能?

    然后,戚斐云就开始在晏双身上探索人体姿势水平的极限。

    完全不把晏双当人。

    本来在他心里,晏双就是秦卿的替代品罢了。

    终于,此时,本文出现了一个不爱白月光的渣攻四号——戚斐云的邻居盛光明,就和他的名字一样,盛光明是个正义之士,他看出了晏双的处境,趁戚斐云外出时,悄悄救走了晏双。

    盛光明作为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他用他的温柔治愈了晏双,晏双也在失忆的情况下逐渐爱上了盛光明。

    一开始盛光明还是个直男,碰上晏双这个主角受后,在与晏双相处的过程中毫不意外地沉迷在了晏双的美色中,两人情投意合,过上了一段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就在晏双以为自己终于能迎来he的大结局时,秦羽白和纪遥不知怎么找来了,盛光明在结婚前夕得知了晏双曾经被两人“包养”过后,盛光明心态崩了。

    晏双太脏,配不上他。

    于是盛光明也抛弃了他,晏双在多重刺激之下终于想起了一切,他心态也崩了,预备堕落到底,去酒吧陪酒买醉,反正他都那么脏了,不如就脏个痛快。

    最后,秦羽白的管家魏易尘竟然跳出来捡漏了。

    一直默默围观全程的魏易尘“不计较晏双复杂的过去”,愿意给晏双一个家,只要晏双满足他一个小小的要求——捐出眼角-膜给即将失明的秦卿。

    晏双:“我想……”

    系统:“不行。”

    好吧。

    怕晏双不同意,为了加大筹码,魏易尘还爆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晏双其实就是秦卿失散多年的亲生弟弟!

    晏双:“……”这很合理。

    本性善良的晏双为了救自己“可怜”的哥哥,于是义无反顾地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

    手术还是戚斐云做的。

    晏双:也行……

    别问,问就是医学鬼才。

    书的结尾。

    缺了一颗肾的瞎子晏双出院了,来接他的人低头吻了他,那个人身上有着熟悉的味道,但晏双也分不清来的到底是谁了。

    就这种为虐而虐的渣攻贱受小说还整个开放式结局,晏双也真是被整无语了。

    看完所有剧情的晏双深吸了一口气,“打出结局就行了吧?”

    系统:“是的,剧情线感情线刷满,打出原定结局即算完成本书。”

    晏双:“我攒了多少ooc点?”

    系统:“0.5个点。”

    退休世界一旦失败,就得从新人开始从头干起,而且之前积攒的退休金也会一并没收。

    之前的穿书世界里,无论角色的人设有多么苛刻,晏双都百分百不打折扣地完成了,可谓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就是因为前辈们说退休世界特别恶心,不攒点ooc点根本熬不下去。

    前辈说的一点没错,退休世界果然恶毒。

    “用了。”

    “好的,员工可修改人物其中一个标签。”

    晏双的五个人设标签出现在面前——贫穷、善良、柔弱、倔强、好学。

    只能改一个字。

    五个标签各有各的恶心之处。

    但还是其中一个最让晏双受不了。

    “把贫穷……”晏双斟酌了一下,“改成贫乳。”

    系统;“……人物固定属性不得更改。”

    可恶,穿书局就穷成这样了吗?!每一次——每一次,他的角色都有贫穷这个属性!

    好吧,既然穷不能改,晏双只能向第二妨碍他刷剧情的属性下手了。

    “把善良改……”

    “员工,这是次固定属性,只可在原基础上进行修改,员工可对原字进行不超过三个笔画的修改。”

    晏双;“……”穿书局是畜生吧?是吧?

    辛辛苦苦攒了0.5个点,限制还这么多?三个笔画怎么改?搁这儿做小学语文练习题呢?

    但这难不倒一心退休的晏双。

    反复思索之后,晏双:“给‘良’旁边加个三点水。”

    系统:“……收到,人设标签由‘善良’改为‘善浪’。”

    用完ooc点后,晏双的人物属性变更为:贫穷、善浪、柔弱、倔强、好学。

    晏双:勉强满意。

    晏双和系统确认:“打出结局有规定时间吗?”

    系统:“没有,但是本书的主线剧情中与几位主角的不可描述剧情是本书的核心,会直接算在剧情点中。”

    晏双:“有多少?”

    系统:“折合到日来算,秦羽白66,纪遥92,戚斐云108,盛光明52,魏易尘7。”

    晏双:“这个日是指?”

    系统:“……年月日的日。”

    晏双:“懂了。”

    系统:“提醒员工不得同时段刷取两个人物的不可描述剧情,这是违法的。”

    “知道,其他剧情线和感情线的先后顺序呢?有要求吗?”

    “没有。”

    “那我可以一起刷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员工可以试试。”

    机械音竟然还带上了嘲讽,似乎在说,你试试就逝世。

    晏双不以为意,“就这样吧……对了,痛觉屏蔽这里能用吧?”

    系统:“可以使用,只关闭了辅助表演功能。”

    换句话说,开无痛可以,到该痛的时候,表演的不好导致剧情线出问题可就自己活该了。

    晏双:“开。”

    演技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完全不具备挑战性,这书里那么多虐身的戏份,还搞器官拼多多,这不开个无痛咋顶得住。

    “最后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收集到的金钱能算在退休金里吗?”

    “当然。”

    “我没问题了,开始吧。”

    “员工晏双的退休世界起动,如员工需要结束世界,请随时联系本系统,祝一切顺利。”

    随着机械声音的消失,书中的时间也重新开始流动。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魏易尘冷冷道。

    晏双翻动契约书,对上面的条条框框一律掠过,在契约金“一百万”那里目光停留了一瞬。

    就这?

    这他妈到底是几年前的书啊?!

    现在总裁文不是早就通货膨胀到上亿起跳了吗?

    肯定又是穿书局搞的鬼!

    魏易尘注意到了,“一百万足够还清你的债务了,”魏易尘勾唇冷嘲,对轻易出卖自己的懦弱少年没有任何好感,“人要有自知之明,能卖出这个价,已经是物超所值,不要贪心太过。”

    晏双抬手摘下眼镜,慢慢仰起头,乌发从他的额前散落,露出一张极为惊艳的脸孔。

    雪白的皮肤,温顺若小鹿般的眼睛,鼻梁小巧,鼻尖微微翘起,与丰润嫣红的唇珠连成一线,漫画般的美感迎面扑来。

    魏易尘的瞳孔微微一缩。

    太像了,有一个瞬间,他以为坐在他面前的就是秦卿。

    原来如此!怪不得秦羽白千方百计地设计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学生负债百万。

    这样一张脸,何止价值百万!

    “魏先生,”晏双抿着唇,声音冷淡,“既然要卖,那就价高者得。”

    魏易尘的双眼紧紧盯着那张与秦卿高度相似的脸。

    “麻烦转告秦先生。”

    “一百万,还不够格。”

    “当然,”晏双带上眼镜,又是木讷又呆板的穷大学生,“魏先生咬一咬牙,也说不定能买得起我……”

    红唇轻轻勾起,笑容干净,神情却是暗藏直白的轻佻,“……一晚上。”

    【魏易尘感情线开启,进度:0%。】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