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94章 天上的故事11
    穆晴眼皮跳了跳。

    报恩?

    在穆晴看来, 她和祌琰之间,应当只有“报仇”才对。

    她让祌琰为常乐太子所用,也没安好心——她不过是想在干掉蠢货太子时, 把祌琰一起做掉罢了。

    穆晴拒绝道:

    “不需要。”

    穆晴说完, 左脚一迈,往左边一步, 与祌琰错开身体, 要离开此地。

    谁知祌琰这人十分执着地, 也往那边跟了一步,结结实实地拦在了她的去路上。

    穆晴:“……”

    祌琰那被红衣衬得有些靡丽的面庞上, 带着妖冶笑意, 他眼角微弯,声音低哑,似在挑逗,极尽缠.绵厮磨:

    “公主殿下何必这样忙着拒绝我?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穆晴:“……”

    对, 你不是洪水猛兽, 你比洪水猛兽可怕多了。

    若在平时, 穆晴也许会有兴致, 和这手下败将斗上一番。

    不过她今日心情不太好。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 也比洪水猛兽可怕得多。

    穆晴笑了一笑,直接将摘星剑拿在了手里, 左手攥着剑鞘,右手握剑柄,轻轻一拔, 剑刃出鞘一截。

    她低声道:

    “让开。”

    穆晴觉得, 自己没直接说出个“滚”字, 已经是素质极佳了。

    祌琰握着扇子, 走向一边,连连摇头惊叹:

    “脾气还是这样暴躁……也好,我还担心这天界规矩森严,事务繁多,磨平了你的棱角,那可就没有意思了。”

    穆晴没好气道:

    “脑子有问题就找天医治一治,不要讳疾忌医。”

    她说完这话之后,就带着剑走了。

    祌琰被骂过了也不恼。

    他折扇抵着唇,低着头,眉眼含笑,似在细细品味着什么。

    ……

    穆晴回了公主殿里。

    摘星和元颖早就放完焰火回来了,他们两人听说了穆晴和秦淮外出比剑的事情,此时状态十分兴奋雀跃。

    摘星责怪道:

    “你去比剑怎么不叫我啊?神剑没有剑灵在的时候,威力没法完全发挥。”

    穆晴失笑,说道:

    “我是去和师父比剑,谈论剑式,不是生死对决,干嘛要完全发挥神剑的威力?”

    “再说了,带上你的话,感觉像是二打一,很不公平。”

    “这么说也对。”

    摘星接受了穆晴的解释。

    元颖感兴趣地问道:

    “你们谁赢了啊?”

    穆晴一手支着脸,说道:

    “遇到了搅局的人,没分出来。”

    摘星和元颖正想问一问是谁搅局。

    桃雪从外面走来,说道:

    “殿下,天帝陛下派了人来,喊您一起去用早膳。”

    天帝一家子都是神仙,神仙一般不吃饭。今日会有早膳,是因为天族有新年第一顿饭,要一家人一起吃的习惯。

    不为饱腹,只为相聚。

    想到这里,穆晴觉得可笑。

    这一家人,一起过大年夜,一起用新年第一顿早膳,明明如此注重团聚,彼此的心却疏离得很。

    “我先去用早膳。”

    穆晴站起身,说道,

    “比剑的事情之后再聊。”

    ※

    新年的早膳没有年夜饭那样隆重,只有一盘素饺子,一杯红枣茶,很是清气。

    穆晴慢吞吞地吃了两个饺子。

    天后注意到了,问道:

    “凝华,你没有胃口吗?”

    穆晴诚恳地回答道:

    “没事,我就是不爱吃素饺子。”

    天帝十分宠爱这个女儿,说道:

    “新年第一天都是吃素馅饺子,明日叫膳食司给你包肉馅的。”

    穆晴顿时喜笑颜开,道:

    “谢谢父皇。”

    穆晴想了想,又提出要求道:

    “我还想吃粉蒸肉。”

    天后摇了摇头,道:

    “凝华,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贪嘴?”

    “你不要对她要求太严格了。”

    天帝劝阻了天后,又看向穆晴,问道:

    “凝华,你还有什么想吃的?你说一说,明日让膳食司一并做好了送去。”

    穆晴一点也不客气地又点了好几道菜。

    天后颇不赞同,想要阻止。

    天帝却握住了她的手,说道:

    “凝华愿意向我提要求,意味着她跟我亲近,没有隔阂,我身为她父皇,乐得如此。”

    天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道:

    “你就是太溺爱她了。”

    穆晴两手支着脸,笑着道:

    “母后,我还想吃你做的糕点。”

    “你……唉。”

    天后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小女儿这副捧着脸,笑得极为开心地模样,又将斥责的话语收了回去,说道,

    “想吃奶糕还是绿豆糕?”

    穆晴想了想,说道:

    “都要。”

    天后又看向常乐太子,道:

    “常乐,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母后一道做了,叫人给你送去。”

    常乐太子瞧着这“一家和乐”的景象,手中的筷子都快要捏断了。

    天后道:“常乐?”

    常乐太子这才回过神来,神色难看道:

    “我不似小妹那样重口腹之欲,母后不必给我准备糕点吃食。”

    ……

    回了太子殿后。

    常乐太子心烦无比,在殿中走来走去,说道:

    “我年幼时,也曾在新年第一顿饭时说过,我不爱吃素饺子。父皇那时训斥了我一顿,说这是规矩,不可挑剔。”

    幕僚们劝道:

    “太子殿下,天帝陛下当年训斥您,是因为对您怀有殷切期望,爱之深,责之切啊。”

    常乐太子说道:

    “当年?你的意思是说,父皇现在对我没有期望了?”

    幕僚:“……”

    你这叫人怎么说话?

    幕僚们闭上了嘴,站在常乐太子面前,各个都安静得像是鹌鹑一样。

    太子继续训斥道:

    “你们说话是真不中听。”

    幕僚:“……”

    可我们说的都是大实话啊殿下。

    哦对,您说的也是大实话,您父皇现在对您确实没什么期望。

    太子见他们这副不敢说话的模样,更加心烦了,问道:

    “祌琰呢,他去哪了?”

    他不想再和这些蠢货交谈,他要寻他最倚赖,最看重的下属,和对方一吐心声。

    幕僚们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说道:

    “他好像是被秦宗师叫走了?”

    太子拧起了眉峰,问道:

    “秦宗师叫他去做什么?”

    ※

    秦淮寝处,庭院里栽了一株菩提。菩提树年幼,树身高挑却不粗壮,树冠枝叶也不够茂密,投下的影子稀稀落落。

    树下支了一张桌子,桌上摆着棋盘。

    秦淮独自坐在桌前,面前摆着黑白两盒棋子,他落完黑子又去拈白子,自己和自己下棋。

    祌琰进了院子里,瞧见这一幕,道:

    “无人对局,秦宗师不觉得寂寞吗?”

    秦淮问道:

    “你要与我对局吗?”

    “也不是不可以。”

    祌琰在秦淮对面坐下,接过黑色棋盒,道,

    “我从未想过,会有与你坐于一桌,下一盘棋的一天。”

    他们分别是仙魔二道之首,是对手,昔日每次见面,皆是剑锋相对决生死。

    “谁有想过呢?”

    秦淮下了一子,说道,

    “我甚至没有想到,你能够飞升。”

    祌琰笑了一笑,走一黑子,说道:

    “于我而言,飞升也是意外之喜。我能有如此成就,还是该感谢秦宗师的小徒……”

    他话未说完。

    秦淮一子落下,将他杀了个落花流水。

    “不过,就算你飞升了,你也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秦淮抬起头,一双眼眸里,是锋利剑意。

    “无论棋与剑,布局还是对战,皆是如此。”

    祌琰将手中棋子放回棋盒里。

    他坐在蒲团上,与秦淮对视,轮廓深邃的一双眼中,笑意也逐渐变成了杀意。

    他问道:

    “秦宗师想说什么?”

    “我听闻,你今日拦了我徒弟的路。”

    秦淮语气依旧平静,但平静之下,是杀意盎然,惊涛骇浪,他说道,

    “祌琰,不要再靠近我徒弟。”

    祌琰和秦淮先后飞升,在天界已待了数年。他们两人这几年里,一直当做彼此不相识,偶尔遇见了也不会说话。

    秦淮不好斗,祌琰不想和秦淮为敌。

    原以为这宿敌关系,双方对彼此的敌意,就会这样在回避之中逐渐沉寂淡却。

    没想到,今日会再次掀起。

    祌琰丝毫也不畏惧,他大为惊叹道:

    “一身仙气,脱俗出尘的秦宗师,这是要做什么?想要参与到储君之争这种俗事里吗?”

    秦淮不理会他的调侃。

    祌琰笑着问道:

    “我若说不呢?你会拔剑吗?”

    剑修认真地回答道:

    “你可以试一试。”

    祌琰不再说话了。

    挑衅秦淮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个剑修有多么危险,祌琰再清楚不过了。

    世人觉得秦淮脾气好,性情温和。

    可这一切,都只是假象罢了——剑修人如其剑,他的剑那样凶狠,剑下的亡魂那样多,他又怎会是个温和之人呢?

    祌琰站起身,说道:

    “秦淮,你真是一如往日,无论我做什么,你皆阻在我的路上,碍眼的很,让我厌恶至极。”

    秦淮也不恼,一边收棋子,一边说道:

    “巧了,我也极为厌恶你,祌琰。”

    祌琰转头离开。

    穆晴来的时候,正巧看见祌琰一脸愤怒,甩袖离开的模样。

    他见到她时,甚至没有停留和理会她。可见他是真的气得不行,抽不出心思来算计逗弄她了。

    穆晴:“……”

    能把祌琰气成这样,也太厉害了吧。

    师父这是怎么做到的?

    穆晴进了秦淮的院子,自顾自地坐下,把秦淮摆在桌上的棋盘和棋子挪到地上去,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

    秦淮将棋盘收起来。

    他看向穆晴,笑意温和,问道:

    “阿晴,你这是带了什么吃食过来?”

    穆晴说道:

    “饺子和枣茶。”

    秦淮问道:“什么馅的?”

    穆晴回答道:

    “不管是什么馅,都比你包的好吃。”

    秦淮挑了下眉毛,笑着问她:

    “阿晴,你昨晚还在夸我包的饺子好吃呢,今天怎么就变卦了?”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