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93章 天上的故事10
    对论剑动了瘾的穆晴和秦淮, 为了畅快地比上一场剑,在新春刚至的深夜,携着剑离开了天界。

    天界之下有四荒, 四荒宽阔, 那涂山、青丘、南禺(凤族族地)等地, 皆在四荒之中。

    穆晴和秦淮随意寻了一处荒地。

    而后, 便是摘星剑和九溟剑齐齐出鞘,行云流水, 演剑式变化, 灵力剑气融汇, 奔涌而出。

    树折山崩,飞沙走石。

    剑气浩然, 惊天动地。

    对穆晴而言,与秦淮这样的剑修比试,是一件极为畅快的事情——秦淮剑艺高超, 修为深厚,穆晴可以不留手,全力而出, 看到自己的极限,去追逐对方的高度。

    而且,秦淮是她在剑道上, 最为憧憬之人。

    穆晴自年幼时第一次握剑之时开始, 就想要有一天,能够成为和秦淮一样厉害,甚至更胜于他的剑修。

    她早就想与秦淮一较高下了。

    如今她也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

    秦淮握着九溟剑, 笑着问道:

    “阿晴, 面对师父, 你仍要有所保留吗?”

    秦淮的人看起来温和,他的剑却凶残狠戾。剑意一动,花残树死,鸟兽惊恐飞逃,却不得半分生路,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他的剑是在昔年修仙界仙魔混战的乱世中悟出的。他斩邪祟,斩妖魔鬼魅,在战乱之中,成就了自己的剑道,“杀”的剑道。

    他若不狠戾,若不凶残。

    他的剑若不够锋利,他的人若是真的温和。

    ……

    那他绝对活不到今日,活不成天下第一人,一代剑道宗师。

    穆晴见秦淮认真起来了,她自己的眉梢也飞上了笑意,那笑容张扬又明快,意气风发。她背脊挺直,骄傲抬首,气质如剑一般锋锐。

    “我怎会对师父你有所保留。”

    穆晴笑着道,

    “只是我好久没出剑了,想先热个身罢了。”

    话语落下,穆晴剑式凛然一变。

    她剑式绵长,又不掩其锋利,剑携山川江河,风吹草木,水打磐石……天地之间一切,随剑而动,皆在剑中。

    秦淮脸上笑意敛了,他问道:

    “阿晴,这剑式可有名字?”

    穆晴回答道:

    “还没起名呢,师父,你要不要帮忙想一想?”

    秦淮迟疑了片刻,道:

    “……我也不太会起名。”

    穆晴说道:

    “起名很难的。”

    秦淮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

    “这是一门学问。”

    穆晴和秦淮一边平静地对话,手中的剑却没有丝毫松懈,剑锋相对,剑意互冲,似要将这四荒天地,撕出一道口子来。

    就在穆晴要提剑而上时,秦淮突然道:

    “阿晴,有人来了。”

    穆晴也有所察觉,收了剑式。

    两个已经行至剑道极处的剑修全力比剑,一定会波及周围。穆晴和秦淮会跑到这荒郊野岭里来比剑,正是因为担心拆了房子或者伤了人。

    穆晴朝向来人的方向望去。

    是一名衣着华贵的红衣女子,她身形高挑,明艳五官带着几分英气,气场极强,带着一种侵城掠地的压迫感。

    红衣女子背后跟着几个丫头和仆从。

    这些随从们穿着也都很不错,这便越发清晰地证明,红衣女子的身份十分高贵。

    “是何人在我南禺边上大肆喧扰?”

    红衣女子看向那两名执剑之人,看清穆晴面貌时,愣了一愣,道:

    “凝华殿下?”

    穆晴有些尴尬:

    “……啊,是你啊,新年好?”

    穆晴悄悄地传音给秦淮,道:

    “这就是当年让我那蠢货长兄栽跟头的人,凤族公主,凤云霄。”

    穆晴和凤云霄没见过几次面,关系一般。只是因为蠢货长兄当年的行径,让穆晴觉得十分丢人,在这凤族公主面前难以抬头。

    而且,现在天族和凤族的关系十分尴尬。

    秦淮传音回答道:

    “看出来了。”

    南禺是凤族族地。

    且凤凰羽毛火红,化人形后为一身红衣。

    这从南禺附近出现,一身贵气的红衣女子,随意一猜,便能猜中其身份。

    穆晴问道:

    “我在这里比剑,离南禺不算近,还是惊动到你们了?”

    凤云霄摇了摇头,道:

    “这倒没有,是我夜间离开族地散心,恰巧行至这附近,才发觉有动静。”

    她话中有话。

    跨年夜,正是一家相聚守岁的时候。

    她离开了族地,而且是“散心”。

    她到底有何心结需要散?

    穆晴心知有异,却不接话。

    这凤云霄若想说,不管穆晴问不问,她都会自己说出来的。

    凤云霄道:

    “我父君要我和你长兄重新修好。”

    凤族给天界递族书,要废常乐太子,还要穆晴嫁进凤族。天帝愤怒,送凤族一封战书。

    凤族知晓天界势大,一旦开战,自己这边只有输的份。所以现在凤族又想要求和,求和得拿出诚意来。

    让凤云霄和常乐太子重新修好,联姻能缓和两族关系,还能让天界储君之争的局势变得复杂些,生出更多乱子来。

    这就是凤族的“诚意”。

    穆晴说道:

    “你愿意吗?”

    凤云霄摇了摇头,道:

    “自然是不愿意。”

    穆晴点了点头,回答道:

    “我懂,换我我也不愿意。”

    凤云霄认真地瞧着穆晴,神色有些古怪道:

    “……那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兄长。”

    穆晴回答道:

    “同父同母也不妨碍我与他争权死斗,更不妨碍我骂他,瞧不起他。”

    凤云霄思索片刻,说道:

    “这样说似乎也在理。”

    穆晴从乾坤袋里找出一张桌子来,就地放下,又找了三个蒲团和一壶酒,问道:

    “坐下来喝一杯吗?”

    凤云霄看了看地上的三个蒲团,又看向穆晴身边的人——气质出尘,白衣飘飘,未束发的仙人。

    凤云霄的目光越发地怪异、意味深长起来。

    穆晴没什么察觉似的,问道:

    “不坐不喝?那我把酒收了?”

    穆晴正要将东西重新收起来。

    凤云霄终于开口,说道:

    “凝华殿下,你应知道,我兄长心悦于你。”

    穆晴答道:

    “我知道,然后呢?”

    凤云霄道:

    “他曾在你面前立誓,此一生中,若不是你,他绝不婚娶。”

    穆晴的态度仍然平静,说道:

    “他想违誓也没关系。这种誓言都是人在兴头上才会发的,那冲动劲过了,誓言就不作数了。”

    凤云霄:“……”

    这人讲话真是够无情的。

    凤云霄揉了揉额角,说道:

    “我兄长要为你放弃储君之位。”

    穆晴和凤族太子,皆是储君,他二人若要成亲,便必须有一人,要放弃储君之位。

    穆晴态度已然明晰,要储君之位,不要凤族太子这个郎君。

    而凤族的太子,像是被灌过迷魂汤似的,宁愿放弃储君之位,也要与穆晴成就这段姻亲。

    凤云霄说道:

    “你身边既然已经有人,就不要拿地位做拒绝姻亲的理由,还是直白些告诉我兄长。”

    “不要让他丢了储君之位后,又发现你心里有他人,心不在他身上,让他权情皆空,一无所有。”

    穆晴:“……”

    “你是天族储君,身边有几个小白脸也无可厚非,而且你这眼光确实挺不错的。”

    凤云霄说道,

    “但我们凤族的爱情都很忠贞,不能容忍彼此之间有第三者的存在。”

    “……”

    穆晴不可置信地瞧了凤云霄半晌,又转头去看秦淮。秦淮也默不作声地回望过来,目光里带着一种不知该如何叙说的怪异。

    气氛死一般地沉寂。

    穆晴:“…………”

    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误解啊?

    凤云霄道:

    “话已说足,凝华殿下好生思索。我先离开了,不打扰二位。”

    凤云霄说完,便带着仆从们离开了。

    “……”

    穆晴喉咙里哽了一口血。

    秦淮倒是没生气,他看向穆晴,稍稍歪了下头,眉眼间还带着浅浅的笑意,似是遇见了极为有意思的事情,提起了兴味一般。

    他慢悠悠地问道:

    “阿晴,师父这算帮你挡桃花了吗?”

    穆晴:“……”

    秦淮又问道:

    “我瞧起来很像小白脸吗?”

    穆晴抱着摘星剑,连连摇头,道:

    “师父清越脱俗,才情过人,是仙人,不是小白脸!师父的剑天下第一,能斩邪能证道,这种事情小白脸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师父你不要生气,我马上就把整个凤族都端掉!”

    秦淮笑着摇了摇头。

    他看着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的小徒弟,想要伸手帮她理一理摇乱的发丝,手才伸到一半,却又顾及到什么似的,在触及穆晴之前便收回了。

    他说道:

    “阿晴,我没有生气。”

    秦淮收了九溟剑,说道:

    “走吧,回天界去。今日过年,天帝和天后兴许会找你。”

    他们若发现穆晴不在,是与他一起出门,恐会生出更多误会来。

    穆晴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她踩到摘星剑上,御剑离开了。

    穆晴回公主殿的路上,遇到一人拦路。这人身穿红衣,正是常乐太子最信任看重的幕僚,祌琰。

    穆晴:“……”

    她今天是不是和穿红衣服的犯冲?

    穆晴装作没看见他,目不斜视地走过。

    祌琰拦到了她面前,笑着问道:

    “我苦苦等了殿下一夜,殿下对我却是这个态度,合适吗?”

    穆晴问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我还要给你脸不成?”

    祌琰摇了摇手中扇子,惊叹道:

    “大年初一便这么凶,火气真是旺盛。”

    穆晴:“……有事说事。”

    祌琰站在她面前,低首看着她,说道:

    “听说殿下在天帝面前,帮我说了不少好话。太子得天帝敲打,对我更为信赖和重用。”

    “虽不知殿下是何居心,但殿下确实是帮了我大忙,我得好好报恩才行。”

    穆晴眼皮跳了跳。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