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戏 > 正文 第124章 港口_艾尔莉丝
    走廊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裹挟着带有泥土腥气和草木清新的微风夹杂着雨点从侧面吹拂而来。

    月橘没被牵住的那只手垂在身侧,轻轻抓住了洋裙的衣摆,感觉到了一抹湿润。她不觉得森老师会连这点细节都做不到位, 那么他就是有意而为。

    心里冰凉, 身体自然就变得渴望温暖。

    月橘抬头望着身侧对幼.女来说十分高大的黑发青年:他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姿挺拔, 目光直视着前方, 似乎对她的注视一无所觉, 收敛笑意时略显冷淡,矜贵而又禁欲。

    艾尔莉丝这一生就是个悲剧, 所有的幸运都用在了七岁之前, 在最懵懂无知的年纪,又遇到了年轻自负的森鸥外。

    这个男人离后来那个成熟稳重的森首领还差了十几年的距离,经历得太少,又太过精明, 看似谦逊, 实则傲慢, 总以为自己能将一切掌握在手中。

    终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森鸥外牵着艾尔莉丝的手, 小女孩的手掌很柔软, 握在手里冰冰凉凉的,也很舒服。

    现在的她, 只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父母最爱的孩子,没有任性的资格,而唯一对她的坏脾气全盘接受、不会因为弟弟的存在改变对她的态度的人, 就是他。

    不想连这份偏爱也失去, 只能稚嫩而笨拙地试图牢牢抓住他。

    森鸥外低头看了一眼。

    银发紫瞳的小姑娘已经不再用那种迷茫的眼神盯着他看, 侧头看着走廊外逐渐停歇的雨幕, 用淡紫色发带扎起来的低马尾柔软地垂在颈侧,露出一小段白腻的脖颈。

    她的步伐轻盈,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清脆的声响几乎被雨声覆盖。

    忽然被触碰了一下后颈,零散的思绪瞬间归位,月橘缩了缩脖子,仿佛受惊的小鹿,“老师?”

    森鸥外微笑,“头发没有梳好。”

    “诶?”

    果然发现了。月橘抬手向后颈一摸,不出所料摸到了一小缕漏在外面的发丝,被关禁闭的日子,没有女仆伺候着梳头,艾尔莉丝自己扎头发简直就是灾难,只会简单地梳一个歪歪扭扭的低马尾。

    “老师帮我重新扎起来好不好?”

    小姑娘态度亲昵,紫罗兰色的眸子波光粼粼,浸透着细雨的湿气,仿佛有花瓣漂浮在水面上,澄澈而又绮丽。

    因为从小被人服侍,所以七岁了还不会梳头发也丝毫不觉得难为情。

    森鸥外发现艾尔莉丝发自内心地笑起来的时候,右边脸颊会浮现出一个可爱的酒窝,令人想要戳一下。

    虽然从来没有做过伺候人的活儿,被小姑娘央着帮忙扎头发是头一回,但只是把头发用发带束起来打个蝴蝶结而已,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很轻松就上手了。

    女孩子柔顺的发丝缠绕在指尖,散发着清甜的桃花香气,干干净净的洗发水的芬芳。

    艾尔莉丝忽然抱住他。

    即使随时可以脱离这个毫无威胁的怀抱,蹲下来给小姑娘梳头的森鸥外依然表现出了一丝惊讶,“怎么了,莉莉?”

    月橘软声道,“老师可以背着我去一个地方吗?”

    规则和体制束缚着还是军官的黑发青年,他还没有经历过战争和挫折,道德感不高,但比起未来放飞自我的森首领,在某些方面更加的固执,有点难搞。

    森鸥外略显苦恼,“可是莉莉已经是大孩子了。”

    艾尔莉丝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僵持了好一会儿,森鸥外妥协了,“下不为例。”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段这附近不会出现人影,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成功打破目标的矜持和冷淡,月橘雀跃地攀上了青年的背,搂着对方的脖子,活泼地晃了晃腿,“就知道老师最好了。”

    森鸥外托着小姑娘的腿弯,无奈道,“被夫人看到,一定会被训斥的。”

    月橘满不在乎,“怕什么,母亲大人才没有空管我。”

    背上的年幼女孩轻灵地像一朵绵绵的云,仿佛没有重量,森鸥外脚步微顿,“不要这样想,莉莉。”

    月橘没有回答,只是垂下眼帘。

    漫天的雨丝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飘落,暖和的阳光驱散了阴霾,自被渲染了一层金边的云层隙缝间挥洒下来。

    庭院里种植着一簇簇娇贵的紫阳花,还没到花期,在雨水的滋润下倾吐着绿意。一尘不染的地板明净,两个人淡淡的影子重叠在一起,随着疯狂生长探头进走廊的紫阳花摇曳的花影。

    或许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艾尔莉丝更可爱的小姑娘,但是没有别的小姑娘比她更重要。

    因为这朵独一无二的玫瑰花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是他花费时间和精力一点点教导出来的。因为他倾听过她的烦恼,包容着她的坏脾气,注视着她的蜕变。

    艾尔莉丝是他亲自驯养的玫瑰花,所以他必须负责。

    古意盎然的庭院深深,花木郁郁葱葱,墙角挺立着一颗苍劲的榕树,枝叶繁茂,叶片尖端还滴落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站在树下,仿佛能听到夏日里聒噪的蝉鸣。

    “就是这里了。我有个礼物要送给老师。”

    总有些大人想象不到的奇思妙想,银发紫瞳的小萝莉狡黠地笑着,也不顾淑女形象和身上繁琐的洋裙,架着提前准备好的梯子就攀爬到了榕树上。

    阻拦无效,森鸥外扶着梯子等艾尔莉丝玩够了下来,思考着什么样的礼物会藏在树上。

    新生的一根枝桠调皮地勾住了发上的蝴蝶结,月橘没有在意,抓住自己想找的小动物就从树上跳了下去。

    “老师!”

    骤然的失重感令人的思绪有那么一刻的放空,女孩子刹那散乱开的银发在空中飞舞,她藏着星光的眸子里倒映着对方的身影,仿佛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森鸥外心里忽然涌现一股奇特的感觉,仿佛枝头的花瓣飘落在水面,轻盈而又转瞬即逝。

    他接住了她。

    榕树茂密的枝叶罅隙间投下的斑驳光影在银发女孩稚嫩的脸上跃动,她弯起眸子,右颊边甜美可爱的酒窝若隐若现。

    “这是送给老师的礼物。”

    月橘缓缓地张开虚虚拢着的双手,一只个头罕见、漆黑发亮的身甲油光水滑的独角仙在她手掌里张牙舞爪。

    大学主修的医学、难免有些洁癖,森鸥外目光一滞,确定艾尔莉丝是真心实意地送他礼物、而不是又突发奇想的恶作剧,才面不改色地用手帕包着这只独角仙揣进西装外套的衣兜里,算是收下了。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玩这个是几岁的时候了。

    这套西装不能要了。

    收到森老师言不由衷的感谢,月橘漂亮的桃花眼忽闪忽闪,带着点羞涩赧然地笑了笑。

    刚要趁机讨要回礼,忽然听到凉亭那边隐约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月橘止住话题,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藤姬和藤原纯子在凉亭里避雨,正悠闲地欣赏风景,数位女仆木头一样地站在凉亭周边,不让冷风冻到了怀着身孕还非要出来散步的主母。

    努力让自己忽略衣兜里窸窸窣窣的动静,森鸥外自然也看到了凉亭那边的人,“莉莉不过去吗?”

    月橘看了看身上弄脏了的小洋裙,摇了摇头,半晌才道,“母亲大人会生气的……”

    以藤姬孕期越来越阴晴不定的脾气,看到艾尔莉丝这幅披头散发、湿着衣服不知道去哪里疯玩了的样子,还不得被气出个好歹。

    她是想弄掉藤姬的孩子,但不会自己动手,给这张角色卡留下污点。

    森鸥外摸了摸心情低落的小萝莉披散着的头发,目光在葳蕤的草木间一扫,看到了那条挂在远处一簇紫阳花叶子上的淡紫色发带,走了过去。

    凉亭里的藤姬有了动作,在众多操碎心的仆从的簇拥下、被藤原纯子搀扶着走到了池塘边,似乎打算喂鱼。

    站在原地等待的月橘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在被关禁闭前拜托了藤原樱子帮忙照顾艾尔莉丝养在池塘里的那些鱼。

    热知识,金鱼吃东西不知道饱,吃撑了就会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藤姬是肯定不知道这件事的。那么藤原樱子有没有提前喂过那些小可爱?

    月橘若有所思,似乎让艾尔莉丝不经意间在人前暴露出自己的异能制造出意外激化矛盾也是一种选择。

    说什么来什么,穿青色和服的藤原樱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池塘边,似乎是去而复返,表情有片刻迟疑,不过仍然靠近了人群。

    介于藤原樱子是艾尔莉丝身边的人,对此很敏感的藤原纯子出面接待了她,不知听藤原樱子说了什么,向来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赞许。

    然而身后传来的一声藤姬的尖叫让藤原纯子缓和的表情凝固了,随即变得惊恐万状。

    在藤姬跌落池塘的千钧一发之际,仿佛神迹降临一般,春日的池水水面竟毫无征兆地凝结成了冰。从未见过这般景象的女仆们一下子慌了神,惊惶无措地不敢上前施救,

    重重摔倒在冰面上的藤姬已经怀有六个月的身孕,肉眼可见的殷红从她华丽的和服底下蔓延开来。

    森鸥外捡起发带,被女人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吸引赶回艾尔莉丝身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银发紫瞳的女孩维持着向池塘那边伸手的姿势,似乎无法再动一步,却又浑身颤抖着、几乎失声的模样。

    她的指尖还凝结着无法辩驳的冰霜。

    艾尔莉丝收回发僵的手,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与往常无异的掌心,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只是想救母亲大人……

    这种可怕的力量,是从她身体里爆发出来的……?

    昏迷过去的藤姬被回过神来的仆人们带走了。一直跟在当家主母身边寸步不离的藤原纯子却瘫软地跪倒在地,没有力气跟上去。

    随后赶来的克洛诺斯一身的煞气,在看到结冰的池塘上的那一滩血迹的时候双目赤红,看向艾尔莉丝的眼神冰冷刺骨。

    仿佛在看一个有血海深仇的陌生人,而不是自己疼爱了七年的女儿。

    “爸爸……”

    准备解释的艾尔莉丝被克洛诺斯的这一耳光打懵了,成年人被愤怒和心痛冲昏理智的一巴掌直接让年幼的女孩打倒在地。

    她白皙的右颊立即浮肿了起来,指印留下的瘀伤和血痕触目惊心。

    “我为什么要生你这么个女儿!”

    艾尔莉丝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右眼也疼得睁不开,口腔里尝到了血腥味,泪水从左边令人心碎的眼眸里滑落。

    “我没有想要害死弟弟……”

    “我没有想要让母亲大人受到伤害……我没有……”

    “爸爸……”

域名www.lelelove.com更改为:www.5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