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 正文 第71章 过气翻红顶流巨星3
    72、过气翻红顶流巨星3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云逸拿起手机不管不顾给桑九池发了一条微信:“桑九池,

    那个野男人是谁?!”

    一行白色小字出现在聊天窗口拦:“消息已发出,但对方拒收了。”

    云逸:??

    把他拉黑了?

    云逸不死心,拿出手机给桑九池打电话。

    电话占线。

    再打,

    还占线。

    接连打了十几个,

    云逸才确定桑九池电话也把他拉黑了。

    云逸皱着眉,

    胸腔涌出一团火苗。

    这也联系不上,那也联系不上。

    艹,想去他家堵他。

    远处,

    导演喊了一句:“云逸,下一场五分钟后开始,

    准备了。”

    云逸手藏在裤口袋里,

    紧紧攥成了拳,

    “好,

    这就来。”

    这场戏拍完,

    他就去桑九池家找他!

    他倒要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背着他勾搭的野男人!

    一场戏拍完,

    已经是晚上八点。

    这场戏云逸一直心不在焉,ng了好多次,

    直到被导演指着鼻子骂了一次,

    才渐渐进入状态。

    导演一说“ok”,云逸立刻扔下了助理,

    开着车就离开了。

    他先是去酒店换了身衣服,把全身包裹地严严实实,

    又换了一张平时没有开过车,这才来到桑九池的公寓。

    桑九池的房门敲了好久,都不见有人来开门。

    直到他又一次敲响房门时,隔壁的邻居才听不下去,

    打开房门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别敲了,人都不在了,敲什么敲,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云逸还真乖乖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点。

    云逸转过身,邻居这才看清云逸的脸。

    大黑墨镜配上口罩帽子,要不是邻居知道桑九池是明星,他都以为这是**越货的。

    邻居也是个吃瓜群众,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人的身形,眼中突然迸射出精光,“你是云逸?”

    云逸:?!

    我的伪装喂狗了?

    邻居嘿嘿笑了两声,“来找桑九池?想要让他回心转意?晚啦,人家都结婚了。今天下午就搬去他老公那里了。”

    云逸藏在墨镜的眼睛一亮,“你看到他搬家了?”

    邻居点头,“对啊,还看到他老攻了。”

    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云逸:“他老公长什么样子?”

    我就不信,桑九池老公能有他优秀!

    邻居努力回想了一下,眼睛在云逸全副武装的脸上看了又看,“我女儿挺喜欢你的,我能不能和你拍张照,再顺便拥有一张你的签名?”

    云逸隔着墨镜瞪了邻居一眼,“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功利。”

    邻居讪笑,“以前我和桑九池是邻居,你又是他男朋友,怪不好意思的。现在他也走了,你也跟他分手了。现在网上好像都不知道桑九池的神秘老公是谁,我刚才还偷偷拍了他们的照片呢。”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要挟利诱。

    云逸深吸一口气,慢慢摘下了口罩、墨镜,端着营业时候的微笑道:“把我拍的好看一点。”

    几分钟后,邻居拿着云逸的照片和签名高兴地合不拢嘴。

    云逸重新戴上口罩和墨镜,表情藏起来后眼神再次冷了下来,“现在可以给我看看照片了吗?”

    “好,”邻居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

    云逸探过头,屏住呼吸。

    等看清邻居的照片,微微一愣,“这能看出个啥?”

    照片之拍了个背景,还是模糊的不能再模糊,只能依稀看到对面房门前有两个扭曲糊掉背影。

    邻居指着照片不乐意,“人家在搬东西,我总不能怼着脸去拍。就这,我还是把手机贴着猫眼拍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拍到的。这个就是桑九池,这个就是他的结婚对象。”

    云逸深吸气,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皱着眉使劲看这张照片。

    虽然人物变形,但从背影看那个人应该比桑九池还矮了半头。

    桑九池因为出道太早,耽误了长个子,身高只有一米七八。

    那这个人的话顶多也只有一米七。

    一米七的野男人?跟自己完全没法比,他还真是不挑。

    云逸一开始无法解释的郁闷顿时消散了不少,“你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了吗?”

    邻居得到了好处,说话也快了一些,“看到了,戴着个黑框眼镜,长得还算周正。穿了一身黑西装,像个公司经理,挺古板的一个人。年龄看着大概有二十七八岁,个子比桑九池矮半头,估计也就一米七。”

    云逸越听越舒心。

    知道前男友混的不如自己,他就放心了。

    不就是结婚了嘛,谁还不结个婚。

    云逸已经不想再找桑九池了,他冲着邻居说了一声谢谢,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

    就在云逸走后没多久,一个穿着校服模样的女生背着书包敲开了房门。

    十几分钟后,网络上一个叫【吃瓜总动员】的群炸开了锅。

    吃瓜小妹:【有瓜,大瓜,想不想吃?!】

    【吃吃吃!小瓜也吃。】

    【正准备睡觉呢,以后放瓜能不能选个阳间时间?】

    【去去去,你不听我们听,小妹快讲。】

    【前排出售瓜子、汽水、布偶猫……】

    吃瓜小妹:【咳咳,今天官宣结婚的那个过气顶流老公来帮他搬家了。】

    【!!是那个吗?三个字,带数字的那个?】

    【今天除了他还有谁官宣,肯定是他。】

    【我突然不困了,我喜欢阴间作息。】

    【杏仁、饼干、蓝白猫……】

    吃瓜小妹:【我亲戚就在他家附近,正好拍到了照片。[照片]】

    【**。这啥也看不清啊,你这唬弄谁呢?】

    【小妹你这该不会是绿贴吧。】

    【还有其他证据吗,没有睡觉啦。】

    【可乐、冰激凌、暹罗猫……】

    吃瓜小妹:【哼哼,就知道你们不信。三字过气顶流后脚刚搬走,二字前男友就来了。[照片]】

    【**,大写的**,还真是二字顶流。】

    【背景都是一样的,这拍的这么近,怕不是怼脸拍的,二字怎么让?!】

    【小妹接着往下讲,我阴间作息又好了!】

    【雪碧、奶茶、加菲猫……】

    吃瓜小妹:【二字和三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官宣分手了,二字看到三字结婚的消息立马就找上来了。还一脸焦急,一副原配抓小三的架势。这照片可是拿着三字老公的情报换的,二字多爱惜羽毛的一个人,竟然为了套三字老公的信息被迫营业。】

    【如果这都不是爱!所以说,二字对三字余情未了?】

    【得了吧,二字三字交往的时候,二字那么多花边新闻,人形泰迪说的就是他。虽然危机公关了,但谁不知道?就这还余情未了?】

    【三字这老公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他老公长什么样儿啊,小妹。】

    【不出售了……】

    吃瓜小妹:【你这就问到点儿上了。[左边那个个子高一点的是三字,右边那个是他老公,我亲戚说,他老公长得一般,普通人一个。[照片]】

    小妹把一开始发的照片又发了一遍。

    【这老公,也太差了吧,才一米七?根本比不上二字啊,三字图什么?】

    【图他有钱?可是我看三字贴出来的握手照片,他老公的手挺大的,不像只有一米七啊。】

    【那可以不一定,有些一米九的明星还长着小胖手呢。小妹,你这消息可靠吗?!】

    【小声哔哔,据我所知,他老公好像坐轮椅。】

    吃瓜小妹:【!!!坐轮椅?你怎么知道的?】

    拍照员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是一个有职业素养的公家饭拍照员,她总不能说自己给他们拍的结婚照吧?!这种事情,就算憋死也只能烂到肚子里。

    【就……听说,之前他们去民政局,有朋友看到了告诉我的。】

    吃瓜小妹:【那可能对上了,我亲戚也说他老公走路脚看起来好像不利索。】

    【综上所述,三字的老公形象大概是,一米七、长相一般的坡脚。】

    【大写的震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个人得多有钱,三字才愿意和他结婚?】

    拍照员:【……】

    憋**要。

    好想告诉他们真相。

    老天,我上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让我知道独守这个秘密?

    桑九池的老公虽然残疾,但是桑九池嫁他一点都不亏啊。云家大少爷,英俊潇洒,云逸见了都要叫一声嫂子。

    想想就刺激啊姐妹们。

    不知道是谁将这个群里的聊天记录贴到了网上,很快网上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

    而此刻为网络提供了流量的桑九池,正站在浴室门前,笑容可掬地看着云严。

    他手臂上托着白色的浴巾,两只手推着木制滑轮椅子。

    云严扣在轮椅把手上的手都在轻微地颤抖着。

    傻子也知道桑九池要干嘛。

    ——“我帮你洗啊,保证一点藏污纳垢的地方都没有。”

    不经意间,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昨天桑九池发的那句微信。

    太羞耻了。

    云严板着脸,强迫自己将视线从桑九池那张漂亮的脸上移开,“你东西都收拾好了?”

    桑九池笑吟吟点头。

    爱人马上就要任由自己为所欲为了。

    开心.jpg。

    “周助理陪我去取得行李,他上楼梯的时候还摔了一跤,挺可怜的。”桑九池一边回答,一边推着木制椅子朝云严走过去。

    看着步

    72、过气翻红顶流巨星3

    步逼近的桑九池,云严眼神躲闪。

    让他别过来?

    这么说搞得自己像被调戏了一样,太丢人了。

    几秒后,云严骤然抬头,木着一张脸冷静道:“你先睡吧,我还有工作没完成。”

    桑九池:“我先帮你洗完澡,你再工作也不迟。”

    云严:“我不喜欢别人帮我洗澡,你不用多此一举。我们是合约关系,你不是我雇来的下人,不用这么伺候我。”

    桑九池脸上闪过一丝遗憾,“那好吧,那我先去洗澡了。”

    说着桑九池就推着木制椅子回到浴室门前,兀自推着木制椅子走进了浴室。

    云严伸出手,没来得及叫住桑九池。

    因为他腿脚不方便,才特意买了这个大平层。

    这个浴室是他用一间卧室改造的,空间足够大,方便轮子在里面移动,而且所有的洗浴设备都矮了一半。

    桑九池是正常人,用这个洗并不方便。

    桑九池没有和他住在一个卧室,他住在客房。客房里是有单独的洗浴间的。

    浴室门骤然关上。

    云严到底是出声。

    算了,反正他进去后发现不对劲,就会马上出来。

    可随后,他听到了“哗哗”的水流声。

    云严大脑顿了一秒。

    开始洗了?

    他怎么洗?

    云严突然想起来。

    桑九池刚才好像推着他的木制椅子进去了。

    难道他现在就坐在自己平时坐着的椅子上洗澡?

    一/丝/不挂?

    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出现了一副画面,细长的手臂高高举起,凹出紧致的曲线。

    温热的水流顺着曲线滑落,最后流进了看不到的椅子里。

    雾气氤氲而起,将妖精藏在了朦胧中。

    云严忽然觉得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流出,他眼神一震,赶紧从手边抽了张纸捂住鼻子。

    瞬间,鲜红染透了纸巾。

    看到自己的鼻血,红色顿时从下往上涌上全脸。

    怕被桑九池发现自己的异状,云严迅速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操控着轮椅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门被云严用力关上,云严拿着另一张纸巾堵着鼻子,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片刻后,流水声停止。

    门响了一声,然后是吹风机的声音。

    吹风机停止,接着桑九池喊了一声,“我洗完了,那我先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云严隔着门,扬声回应了一句:“好。”

    “踢踏踢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最后消失在关门声中。

    房间,终于彻底安静了。

    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云严尴尬却狂躁的心跳声。

    云严长吁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后,确定桑九池睡着,云严才打开房门去了浴室。

    木制滑轮椅子已经被桑九池推到了门外,椅子面带着些小水滴。

    云严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扔进篓子里,咽了口唾沫,撑着轮椅把手就自己送到了木制椅子上。

    冰冷的水滴骤然贴上。

    沾湿了他的皮肤。

    云严想到了桑九池细长又微凉的手指。

    红着脸,云严推着椅子进了浴室。

    浴室的空气里还是湿漉漉的,带着还未散去的潮热。

    他拿起花洒,打开了开关。

    温度设置在了35度上,略凉的水从头上浇下来,很快就侵占了全身每一个毛孔。

    总感觉今天洗澡格外燥热,水流像一只只不安分的小蚂蚁,不知收敛地舔舐着他的皮肤。

    明明是清洁的洗澡水,却让他又痒又难受。

    这是刚刚桑九池用过的花洒。

    就在半个小时前,自己现在屁股底下坐的椅子上面载着干干净净的桑九池。

    明明没有看到桑九池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和他同时出现在浴室里。

    可通过一个椅子,他似乎和桑九池完成了零距离接触。

    看着跃跃欲试的腰,云严长长吸了一口气,用重重吐出。

    水温调到了25度,在冰冷的水中,他洗了一个极度漫长又胶着的澡。

    半个小时后,云严阴郁着一张脸离开了浴室。

    难受,不爽。

    他才是出钱的那个人,他才是主导方才对。

    可现在他却被桑九池牵着鼻子走,桑九池屁事儿没一点,他这两天已经三次了。

    日了狗了。

    大厅里的灯已经灭了,云严操控着电动轮椅回到卧室,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

    看到电话号码,云严拨了回去,“喂,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全部搞定了,今天注册了公司,明天审核就能办出来。你注册影视经济公司,是打算把手伸到演艺圈了?打算签谁?”

    云严:“我不出面,公司的注册信息在网上太好查了,你来当老总,我幕后。我对娱乐圈没兴趣,这个公司也只签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人更好奇了,“快说,到底是谁,把我们严大佬的魂儿给勾走了?!”

    云严脸红了一下,“别瞎说,只是交易而已。”

    “是谁呀,我明天把公司注册出来立刻签约,娱乐圈这块我比你熟。”

    云严轻咳一声,“桑九池,你知道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十几秒之久,“桑九池,那不是云逸的前男友吗?哦,我知道了,你是打算捧红他报复云逸对不对。他最近在八卦新闻里闹得挺厉害的,刚才又被顶上了热搜。”

    听到桑九池又上了热搜,云严不着痕迹地淡淡问道:“哦,怎么了?”

    “也没啥,桑九池不是今天晒照结婚了吗?今天有人拍到他搬家,他那个圈外男友的身份不到一天就被扒出来了。”

    被扒出来了?

    云严竟然没有丝毫反感。

    他因为腿伤的缘故不喜欢成为众人的焦点,就算和桑九池结婚,也只打算领到云家和云逸面前,让他看得见吃不着。

    但现在听说自己被扒出来了,好像也没啥。

    当桑九池的合法老公,不丢人。

    云严轻轻叹了一声,“哎,没想到这么突然。”

    “是啊,太突然了。桑九池怎么就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云;牛粪;严:“???”

    “一米七,坡脚,长相一般,家世一般。”对面那人捶胸顿足,“操,桑九池不会是被那个人pua了吧?”

    云严:“这谁扒出来的?”

    哪个狗男人抢了他“老公”的头衔?

    “应该是桑九池的邻居,虽然一口一个‘我亲戚’,但那张照片,一看就是透过猫眼拍的,都扭曲变形了。你想看的话直接去微博,都闹翻天了。对了,正事儿还没说完呢,我什么时候签约桑九池?桑九池现在搬去他老公家了,在哪儿我现在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他签约去?”

    云严沉默两秒,声音凉飕飕地:“他现在在我家。”

    “哦,那就好办了,在你……”对面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声高呼,“在你家?!云严,你住手!虽然桑九池长的不错,但人家刚结婚,你这样ntr,万一他老公恼羞成怒,会毁了桑九池。”

    云严抿唇,声音更冷,“呵,不好意思啊,我就是那坨牛粪。”

    “……”许是很久没反应过来云严这句话的意思,大概过了半分钟,对面的人才小心翼翼问了一句,“桑九池的结婚对象,是你?”

    云严:“嗯……”

    对面一声长叹,“不愧是严大佬,玩,还是你会玩,嫂子文学,妙啊。你和他什么时候认识的?”

    云严:“昨天第一次见面,今天领证,协议结婚,两年后离婚。我答应捧红他,他帮我报复云逸,就这么简单。”

    对面那人问了一句:“就没有一点感情?”

    云严想说没有,可话在喉咙里滚了一圈,又咽了下去。

    几秒后,他终于开口,“没有。”

    对面那人:“明白了,放心,造星这方面我熟的很。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人就是我的人,桑九池我会帮你罩着。”

    云严皱着眉,气不打一处来。

    神特么你的人。

    我花了两个亿买来的合约老婆,怎么一句话就成了你的了?

    挂断电话,云严打开手机微博。

    看到了热搜榜首。

    #桑九池的神秘老公竟然是!#

    噱头满满。

    点开这条热搜看了一会儿,差点没把云严的肺气炸了。

    先是一张八卦群里的聊天记录,接着就是一张模糊的照片和云逸清晰的怼脸照。

    这个微博热搜的关注点分成了两个,一个是嘲讽桑九池选老公的标准,一个是震惊云逸的上门。

    评论区里乌烟瘴气,说什么的都有。

    他们扒出来的这个人根本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助理。

    没有证据,就妄加猜测,俨然一副事实如此的模样。

    他看着这条微博,皱眉。

    感性告诉他,现在该为桑九池澄清。可理性告诉他,他的澄清只会把桑九池推到又一个风口浪尖。

    云逸纠缠不清,桑九池又嫁给了云逸的哥哥。

    仅凭一张没有核实的照片网络上的这群幻想家就能脑补出一部小说,如果知道了桑九池嫁的人是自己,那绝对是一套系列剧。

    剧本内容他都能想到。

    家庭伦理剧、先婚后爱剧、复仇虐渣剧、破镜重圆剧……

    而且自己瘫痪,现在的他,并不比云逸优秀。

    残疾人和正常人的竞争从来就是不对等的,如果说云逸是天上的云,他就是地上的草。

    在大众眼里,他是不如云逸的。

    桑九池不会因为嫁给了他有任何面子上的助力。

    云严心中一阵烦躁。

    明明早就习惯了这副残疾的身子,可现在这一刻,他却无比期盼自己是能站起来的。

    站起来,他就可以把那个纤细温软的青年挡在自己的身后,他就可以用自己宽阔的身躯帮

    72、过气翻红顶流巨星3

    他抵御外界的攻击,撕碎那些流言蜚语。

    眼睛在评论区的郁闷地扫着。

    忽然,他看到了最新的一条评论:【快去@桑九池的微博,他回复了。】

    云严微愕,手指先于大脑点开了链接,进入了桑九池的微博界面。

    再最上面,是桑九池刚刚发布的动态。

    1、感谢大家的祝福;

    2、没有pua、没有威逼利诱、没有潜规则,只有爱情。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恋爱,结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我老公人很好,我现在也很幸福;

    3、占用过多的公共资源并非我的本意,我老公是圈外人,人很害羞,并不习惯过度的讨论。请大家不要再过多地关注我们,谢谢大家。

    4、我将永久保留我的法律追求权利,请立刻停止对我爱人的恶意诽谤!

    一条一条,井然有序又颇有涵养地罗列出了感谢和索求。

    桑九池在维护自己。

    云严现在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桑九池发的每一个字,都像一颗一颗的雨滴,滴在了他干涸开裂的心田中。他才是金主,本该是由他来保护桑九池的。

    可现在却成了桑九池用他纤弱的身体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雨水很快就湿润了久旱的大地,在寸草不生的荒芜大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破土而出,向外疯长。

    云严打开微信,发了条微信,“见证你实力的时候到了,桑九池在微博上发了澄清动态,帮我把风向转向有利于他的一面,彻底洗白桑九池。”

    对面几乎是秒回:“得嘞!现在就办。”

    云严一直盯着桑九池的评论区。

    【圈外人?这算是间接承认了。】

    【所以桑九池的老公真的那啥啥啥?桑九池是不是有审丑症。】

    【他们两个可真般配,一个眼神不好,一个腿不好。】

    【真是受够了,有些脑残粉是小学没毕业吗?人家桑九池都半退圈了,和圈外人结个婚,没必要说得那么难听。】

    【支持桑九池,骂他的大多都是云逸的脑残粉啊,云逸火急火燎去找桑九池,那些脑残粉能忍?】

    【操了,池池好可怜。他谁都没贴,一开始就是因为云逸恋爱被扯出来的。现在又因为云逸去他家,又被骂上热搜。云逸太恶心了,能不能别再来贴桑九池。桑九池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瞎了眼找来你这个吸血前男友。你们是欺负我们家池池粉丝数量少吗?!我们虽然人少,但战斗力一点都不低!】

    【纯路人,这次我也站桑九池。既然分手了,就各过各的小日子,云逸那是什么操作,太恶心了。反倒是桑九池,从一开始就给足了云逸面子。两人交往期间云逸出轨了多少次?桑九池说过一句难听的话吗?就算分手后被骂,他都只是祝福对方。桑九池是什么绝世好前任?】

    【单说云逸的那些花边新闻,桑九池当时如果揪着不放,云逸就没有今天。云逸这个白眼狼,现在是不是该跪下来谢谢桑九池的当年不杀之恩啊。】

    这风向,委实变得太快了吧?

    手机微信铃声响了一下,从上面弹出一句话。

    “我的业务能力,见识到了吧,我就从来没在嘴炮上输过。云逸的经纪人想跟我斗?我是他爷爷,老子可是玩水军的鼻祖。”

    果然是他干的。

    云严眼底闪过笑意,将界面切到了微信上:“这次干的不错,效率挺高。”

    “那是,咱们的人,不能吃亏。”

    云严看着“咱们的”这几个字,刚刚的好心情又一下子消失了。

    云严重新把界面切回微博,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网上的风向完全变了。

    之前的那些骂人粉丝毫无还击之力,被怼的一愣一愣的。

    他又看了一会儿,确定微博风向已经稳住之后,才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关灯睡觉。

    黑暗里,手机发出了“叮!”的一声。

    云严心中一动,快速拿过手机打开。

    夫人:“老公,晚安。”

    云严特意等了半分钟。

    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秒数一点一点走着。以前觉得飞快的半分钟,现在却像亘长的铁路。

    终于走完了最后一秒,云严立刻回道:“晚安。”

    把手机放在床头,隔壁就是桑九池的房间。

    这一晚,云严睡得格外沉。

    等他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七点。看到从窗帘透进来的阳光时云严愣了几秒,有多久,他没有这么舒服地睡一觉了?

    是因为桑九池就在自己旁边,他才能够安然入睡的吗?

    云严轻笑了一声。

    本来以为自己拯救了桑九池,却没想到这几天下来,桑九池一直在帮助自己。

    他已经从桑九池身上得到了太多好处。

    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他应该好好报答桑九池。

    云严打开微信,发了条消息:“我会带桑九池跟你签约,你尽快帮他找到合适的资源,要最顶级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撕到手。综艺、电影、电视剧,先问问他的意愿,只要是他想要的,都给他。半年内,我要让他成为全华国的no.1。”

    几分钟后,那边才回复:“对他这么好?经济约我昨天已经草拟出来了,你看看,不合适我再改。”

    一个word文档发送了过来。

    云严把字体调成适应手机模式,开始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他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十几页的文件,很快就看完了。在几个地方圈圈画画标出来之后,云严重新把文件发送了回去。

    云严:“违约金太高了,从5000万改成100万。经济约时间也太长了,从五年一签改成一年一签。还有接受资源这里,改成‘以乙方的想法作为第一选择标准’。”

    半分钟后,对面发过消息来:“大哥,你这是在做慈善吧?!5000万已经是市场上的一半了好吗?!还有那个经济约,别地儿都是十年一签,我已经改成五年了,你还要降?你开这个经纪公司,还真是打算赔钱捧出朵富贵红花来?”

    云严:“赔不了。”

    能帮助自己睡觉,已经是他赚了,在他身上砸再多钱都不为过。

    再过他相信,凭桑九池的条件,一定可以一飞冲天。

    “行吧,你是金主,你说了算。你赔不赔钱我不管,我的工资你别忘了发就行。”

    云严:“放心,一分都少不了你的。”

    云严和那人聊完,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半。

    以往这个点,他早就坐在了办公桌前开启了拼命三郎模式。但现在他却惬意地伸着懒腰,坐在轮椅上享受窗边的阳光。

    阴间作息开始向阳间作息转变。

    在卧室洗漱完,云严晒了一会儿太阳,才操控着轮椅出去。

    大厅里,已经飘荡了浓香的饭菜味。

    “你醒啦,刚要来叫你。”一道声音从旁边响起,云严侧头看去,就见桑九池顶着一头濡湿的头发走了过来。

    纯白色的毛巾半搭在他的头上,垂在了他的脸侧。

    青年仿佛全身沐浴在氤氲的雾气中,像一个山间精灵,裹着一层水汽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撞进了自己的眼中。

    桑九池的眼角染着淡淡的粉色,精致的鼻头也泛着水光。

    纯白,干净,清澈,又带着诱人的昳丽和香甜。

    云严呆了两秒,才尴尬地摸摸鼻子,低声道:“嗯,刚起来,你做的饭?”

    桑九池:“是啊,我熬的皮蛋瘦肉粥,又烤了面包,煎了鸡蛋。正打算叫你呢,你出来的刚刚好。”

    桑九池自然地走到云严身后,推着云严的轮椅往前走。

    云严自从残疾以来,从来没让人推过自己。

    可现在,他只是将手安安静静放在扶手上,任由桑九池的移动。

    走了一会儿,就到了餐桌前。

    浓香的奶香裹着肉香飘到鼻子中,刺激着云严的味蕾,勾起了他的食欲。

    桑九池将云严推到桌子前坐好,为他盛了一碗粥,一脸迫切地望着他:“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粥似乎熬煮了很长时间,白色汤汁呈现出晶莹剔透的浓稠丝滑质感,在这漂亮的粘稠之下还有几颗饱满的肉粒清晰可见。

    碗上边还飘散出白色的蒸气。

    在桑九池期待的目光下,云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丝滑包裹住整个口腔,清香的肉香味道在嘴中像水泡一样炸开,瞬间就攻陷了他的味蕾。

    云严眼睛陡然一亮,一向冷肃的脸都软化了。

    将粥在嘴里含了一会儿,他才不舍地吞下去。

    温热的感觉从食管一路下滑,流到了胃里,瞬间就温暖了他空腹的胃部。

    一口吃完,云严又吃了一口。

    等到两口下肚,他才想起来桑九池还在等着自己的回应。

    脸颊露出尴尬的红霞,云严看了一眼桑九池,就见桑九池正托着腮嘴角含笑看着自己,眼中的温柔像泉里的水,瞬间润湿了他的全身。

    好美。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我竟然忘了今天高考。

    大白带着池神和战神一起祝愿所有高三小天使旗开得胜!金榜题名!!战无不胜!!

    你们一定会考一个好成绩,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加油!!冲鸭!

    感谢在2021-06-06

    23:55:18~2021-06-07

    23:30: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猥琐果奔并往作者大大

    1个;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琼楼三百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元戟元戟七、一剑霜寒十四州、fenny9345

    30瓶;繁星四月

    24瓶;文尹、琼楼三百丈、青净柠檬酒

    10瓶;agonie、鹤吟

    9瓶;烟火尘埃

    3瓶;大大,我来催更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