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场[快穿] > 正文 第68章 有关师父是如何教导不听话的徒弟的29
    眼看着第一道雷劫就要落在谢裴身上, 千钧一发之际,一身黑衣扮相的江秋突然出现,替谢裴挡住了他通关的希望。

    谢裴心内叹息:就猜到会这样。

    面上却掀起嘴角, 没什么诚意的同来人道:“谢了。”

    说罢,转身坐在院内石凳上,翘起二郎腿, 吊儿郎当的说:“尊上既然来了。不如帮人帮到底,索性剩下的劫云也一并帮我扛了吧。”

    江秋:“……”

    他皮笑肉不笑,道:“这似乎是你的金丹雷劫。”

    谢裴脸上表情与江秋如出一辙, 同样的皮笑肉不笑。

    道:“魔尊大人忘了吗,我身体欠佳,需要休息。”

    江秋皱眉:“你师父未曾教过你吗?此乃金丹雷劫, 甚少有修士于此阶段陨落,几乎没有风险。雷劫粹体, 于你大有裨益。”

    谢裴摸了摸下巴, 颇为无辜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以为百岁之内, 我都无法突破金丹。此前只知道金丹可以叫别人帮我扛, 至于其他的,我根本没上心呀~”

    江秋:“……”

    大约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弱的理直气壮的人, 江秋顿了一下, 才道:“经由雷劫粹体,可拓宽灵脉, 若叫他人帮你渡劫,你结成的金丹将大打折扣,甚至及不上普通金丹修士修为的一半。”

    谢裴闻言, 表情夸张的说:“多谢尊上提点, 下一道雷劫不用尊上替我, 我自己扛即可。”

    说话间,第二道雷劫降落,劈向坐在石凳上的谢裴。

    可谢裴却混不在意,悠哉悠哉的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捧瓜子。

    咔吧——

    瓜子壳被谢裴咬开。

    同一时间,第二道雷降落。

    江秋瞬移至谢裴跟前,第二次为他挡下雷劫。

    谢裴一面嗑瓜子,一面道谢:“辛苦辛苦,等下我请你吃瓜子哈!”

    江秋道:“金丹雷劫若不自己渡,不可能撑过元婴雷劫!”

    谢裴一边嗑瓜子,一边浑不在意地道:“我资质差,头脑更是愚钝不堪,以为五百年内我都进阶不到元婴。左右都没什么希望,与其天天累死累活的修炼,不如好吃好喝的玩到寿终正寝,这样来的更舒服些。”

    说着,突然严肃了表情,指了下头顶方向,道:“第三道雷要来了,还请集中精神!”

    江秋:“……”

    不得以,只能替谢裴扛下第三道雷劫。

    金丹雷劫仅有三道,三道全是江秋替谢裴扛的。

    三道雷劫过后,乌云褪去,彩霞漫天。

    谢裴没有半点诚意的说:“谢尊上大人救命之恩。”

    江秋被气笑了,随口嘲讽道:“沈千霜怎么收了你这么个不上进的徒弟?多少天才求着他收徒,他都看不上眼,偏偏收了你这么个家伙。”

    谢裴漫不经心:“你这么好奇的话,去问我师父呀?”

    江秋不答,转身欲走。

    走了几步,忽然停下,回头饶有兴味的盯了谢裴半晌,才道:“你不留我?你此前不是一直想要见我吗?如今我来了,你却似乎不欢迎了。”

    谢裴反问道:“留你做什么?坐实你我夫妇传闻,让别人都知道我侍寝了吗?”

    江秋:“……”

    他笑了一下,调侃说:“我以为,夫人会问我齐麟的事。”

    对‘夫人’这个称呼,谢裴没有任何反应。

    冷笑一声,道:“问什么?吃进肚的东西,谁会想吐出来?说什么理智和感情背道而驰的滋味不好受,想要和齐麟分开?呵!不要真的把我当傻子。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你怕忙着彻底吞噬齐麟的魂魄,哪里有功夫管我?”

    “亏齐麟为了你要死要活的,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死活。还有青衣和沈千霜的事情,你不想知道吗?”

    “青衣目前至少安全无虞,至于我师父?你带我来魔界,不就是为了制造利用我逼迫我师父的假象吗?你们现在谈的如何了?预备以什么价码,什么时候把我送回去?”

    江秋挑眉:“这话又该怎么说?只有你在我身边待着,齐麟才能安分,我又怎么舍得送你回去?”

    “你不知道呀?那么我来和你捋一下。”

    谢裴说着站起来,走到江秋跟前,开口便是一道惊雷。

    谢裴说:“你其实一直和我师父有所联系吧?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预备用一场大战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正道修士不把魔界之人当人的野蛮时代,从此道修魔修一家亲?”

    *

    自从修炼了《无心诀》之后,谢裴总有种大脑摆脱混沌,忽然清明起来的感觉。

    趁着头脑清明之际,谢裴从头到尾捋了不下三遍剧情,同时仔细回忆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发生的一切。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再看问题,便发觉到许多疑点。

    最叫他怀疑的是,他离开的也太轻易了一些。

    即便当时他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威胁沈千霜,以对方的修为,也有一百一千种方法,在不危及他生命锝情况下迫使他放下刀。

    可沈千霜为何不那么做?

    谢裴所能想到的最合理的可能是,因为一旦正道乱起来,九华仙宗首当其冲,会成为最危险的地方。

    所以,沈千霜需要先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将他支开。

    于是,谢裴被沈千霜送到了魔界,在谢裴自以为他有得选的时候。

    然而实际的情况是,谢裴根本没得选。

    似乎从和沈千霜结契之后,他的一切行动都在沈千霜的算计之内。

    沈千霜把谢裴看透了。

    自青衣被抓之后,每一步看似都是谢裴自己的选择,实际上确是他被现实逼得,不得不那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