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弟弟打算灭了全家怎么办 > 正文 第77章 番外:东大方程式
    东大方程式, 一档由明石家秋刀鱼主持的、以东大生为卖点的综艺节目。

    在日本,东大的光环很多,同时是理想老公出身大学第一位、最想让儿子\\女儿\\学生去的大学第一位。

    而作为综艺节目, 肯定也会邀请比较有特点的人来接受采访……在这个时候,因为在上一期里被藤原cue了的法学部之光宫村阳菜,就理所当然地被拦住了。

    作为东大一员、平时也会看综艺打发时间、之前还被节目镜头扫到过的人, 宫村阳菜自然早就知道这个节目的存在,所以被拦下的时候她也没觉得有什么,而是认真地一个个问题都回答了。

    节目采访本来就是会收集很多素材, 然后选取有趣的、有看点的一并收进去。

    宫村阳菜一开始回答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己会被剪进正式节目多少……但是节目组每次来采访的时机都很凑巧,宫村阳菜还不止一次被采访到, 倒是回答了不少。

    后来节目正式播出的时候,夏油家父母两人也很难得地刚好也有空, 就把人喊住一块过来看。

    “阳菜!这是你们学校的吧?有采访过你吗?”夏油芽衣兴致勃勃地指着电视说道。

    宫村阳菜瞥了一眼, 因为正式播出和采访肯定隔着时间,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被采访时说的内容, 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应该不会被录入。

    “有采访到我, 但是我觉得我的回答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综艺感, 节目组应该不会剪进去的……”宫村阳菜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父母,然后在靠近自家母亲边上的沙发扶手上坐下靠着, 抬手接过夏油杰递给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不过估计会有我的同学, 看一看也挺好的。虽然有些夸大了, 但是这期节目之后, 的确有不少人改变了一些对东大生的刻板印象……就是又多了一些新的刻板印象。”

    夏油杰倒是想起之前去找自家姐姐的时候,宫村阳菜那个叫做藤原的同学吼的那一嗓子……不过他们已经和父母说开了,应该也不要紧吧。

    这么想着,夏油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到了宫村阳菜身后,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宫村阳菜注意到了,回头朝他一笑,然后继续看向电视屏幕,空着的那只手伸过去搭在对方的手上。夏油杰自然地将手背改成手心向上,握住她的手。

    宫村阳菜猜想地没错,法学部本来就是东大挺有名的部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里头谐星多,出镜率并不低。

    像是她们的首席白马也上了,还有不少戏份。

    不过对于这件事宫村阳菜也能猜出一二:“像是白马首席这种打算之后从政的,这种能刷国民度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的。肯定背后也和节目组打过招呼了……”

    夏油芽衣立马打断自家女儿的话:“啊——停停停!我们就好好地看个综艺,不用给我们揭露欢笑背后的黑暗!”

    “也没有黑暗啊,这是很正常的……”

    “那也不要听!你给我禁言,不准说话了!”

    宫村阳菜:“……”行吧。

    惨遭自家妈妈嫌弃的宫村阳菜一脸郁闷,一撇嘴,还仰头朝着自家弟弟投去了一个充满吐槽欲的眼神。

    夏油杰失笑,给予一个安慰性质的表情,搭在对方肩上的手微微一抬,动作轻柔地将她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

    夏油芽衣注意到了这点,一时之间眼神有些复杂——这两人看起来可不是最近才有问题的样子……

    她原本想说点什么,但是一想到仔细深究可能自己女儿的问题更大点,于是又闭上了嘴,然后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人——自己丈夫完全没有任何察觉,看着电视笑得很乐呵。

    夏油芽衣:“……”有时候真羡慕这家伙。

    宫村阳菜觉得这个节目和自己关系不大,保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安心地看着。

    然后……她就遭到了节目组的背刺。

    东大方程式的节目模式有一项就是同一个问题问多个东大生的合集。

    宫村阳菜当时回答了一堆问题,她是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剪进去一两句话,毕竟从收视率角度上来说,她对自己的脸还是有点自信的……但是没想到,她的出镜率会那么高。

    首先第一次出镜是在一个问题——【你最自满的事情是?】

    这个问题前面的人的回答都是属于“学霸の傲气”类型,类似于自己曾经的考试成就啊、学习成就啊一类的,然后到了宫村阳菜这边,画风一转。

    身穿一身黑裙、戴着银饰耳坠的黑发美人听到这个问题,皱起了眉头,迟疑道:【嗯……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自满的事情吧,我很普通……啊,我能用手刀劈开砖头算吗?】

    画面就此定格,节目组的画外音也跟着响起:【竟然!看似高岭之花的东大美女说出了了不得的奇怪成就来!】

    而采访者拿着话筒递过去,问题还在继续:【是特别练过吗?】

    【嗯,是啊。】宫村阳菜对着镜头一笑,【我高中三年蝉联关东地区的女子空手道冠军。】

    画面再度定格,切进了演播室,主持人明石家秋刀鱼的吐槽应声响起:【这个才是该自满的事情吧!?比那个空手劈砖头要来得更正经更有说服力吧!为什么三年冠军不说非要说劈砖头啊!】

    电视机前,一家人看着也忍不住都看了过去。

    夏油芽衣:“劈砖头?你怎么想的?”

    夏油爸爸:“哈哈哈哈,阳菜很厉害啊。”

    宫村阳菜沉默不语——她当时说的时候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不过显然,最突出不是她,而是下一个被采访的人……而且也是个熟人。

    一头栗色长发的女子对着镜头兴冲冲道:【我没什么自满的事情,不过我的室友可以徒手劈砖头哦!】

    夏油一家四人:“……”

    “……咳,那是一叶吧?”

    “阳菜的舍友?”

    “是一叶姐呢。”

    “别问我啊,我一直都在怀疑她是怎么考上东大的。”

    节目画外音的吐槽也接踵而至:【倒是说点自己自满的事情啊!话说——你的室友,该不会就是这一位了吧!】

    电视屏幕上,原本铃木一叶的特写直接切了一半接了刚才宫村阳菜被采访的画面。

    而演播室里的主持人的吐槽也跟着上来了,还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个问题的回答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了啊!所以说——三年的空手道冠军怎么着都比这个技能要强吧!你是东大的不是京大的吧!不要往怪人形象发展啊,虽然坐在这里的就有不少怪人!】

    二度被cue的宫村阳菜陷入深思——咦?我的这个回答居然这么有梗吗?

    不过没来得及让她多想,节目还是在继续的。

    而且很快就到了下一个环节——东大生的烦恼。

    这个问题一出来之后就变成家庭闲聊部分了。

    是从末尾往前公布的,东大生的烦恼第五位是学业累死人了。

    宫村阳菜:“的确超级累啊——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功夫做其他的事情了——课程也超级多!”

    烦恼第四位是周围的东大生太过优秀了。

    听到这点的夏油芽衣还在一愣之后一脸关心地看宫村阳菜:“阳菜你会有这种压力吗?”

    “还成,我从来不为难自己去和天才中的天才比,所以不存在这种压力。”宫村阳菜一脸淡定。

    第三位是……被过分高估。

    这点宫村阳菜倒是很有感触,不过看着电视上出现的其他案例,她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

    “至少没有傻逼会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能获得诺贝尔奖。”宫村阳菜感慨道。

    至于第二位的烦恼——对将来感到不安这点……

    夏油芽衣:“你的话肯定没有过吧!你的未来计划从小就不用人操心!”

    宫村阳菜:“……”呵,她妈妈根本不知道她有多辛苦。她从十三岁开始就保持着对将来的不安!直到一年前才刚刚打消这个想法!

    第一位是出乎意料的——不受欢迎。

    夏油芽衣听完了之后就扭头用犀利的目光看自家女儿:“你不会是在上了东大之后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就此盯上你弟弟了吧?”

    宫村阳菜一脸的不可置信:“……在妈妈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子的形象吗?!”

    “母亲,这件事其实是我主动的……”

    “杰你不用揽责!”

    “我要生气了啊!”

    “好了好了——反正杰也是自愿的嘛——”

    在这一家四口闹哄哄的时候,这个东大生的烦恼采访也进入了尾声。

    宫村阳菜在这个时候还是比较放松的。

    毕竟她当时被采访时说的烦恼完全不是这个,所以她也不觉得自己的那段会被剪进去……然后她就惨遭节目组的背刺了。

    在全家都以为这个话题要过去的时候,画外音突然响起:【不过,在这被采访的一百位东大生中,也有一位独树一帜的——】

    接着,就出现了宫村阳菜被采访的画面。

    【烦恼啊……我弟弟似乎最近和我有些闹别扭,似乎有些想要疏远我,甚至都不肯喊我姐姐了,稍微有些苦恼,不过这也跟我之前没把握好距离感有关吧,我也在自我反省……啊?你是说东大生的烦恼啊。】镜头前的黑发美人面露恍然,笑了一下,然后皱眉道,【嗯……最大的烦恼的话,是我的同学都是一群怪人吧。不是说怪人不好,但是我高中的时候周围就已经是一群怪人了,我还以为东大和京大不一样,好歹会正常一些的啊……】

    画面就此停止,然后还出现了备注————

    【所属:法学部3年】

    【氏名:宫村阳菜(22)】

    【最自满的事是空手劈砖、最烦恼的事是周围全是怪人】

    一本正经的画外音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将介绍语说完后,导播室的主持人的吐槽声再度响起:【所以说——自己的周围如果真的全是怪人的话,你自己反省一下啊!而且为什么最大的烦恼是自己的弟弟啊!是弟控吗?!】

    而这个一cue之后,采访还在继续。

    【你知道东大生排行第一的烦恼是什么吗?】

    黑发女子一脸好奇:【哎?你们调查过了,其他人是什么?】

    【是“不受欢迎”,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对吧?宫村桑一定没有这种烦恼。】

    【……】镜头前的宫村阳菜沉默了下来,然后对着采访者一笑,【闭嘴。】

    【哎?也有吗?真的?你也不受欢迎?】

    【我说了,闭嘴。】

    “……”观看节目的宫村阳菜顶着全家人的目光,偏过头喝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饮料。

    虽然三人的关注点完全不一样。

    夏油杰:“我没有想过疏远姐姐你。”

    夏油爸爸:“哎?东大生真的不受欢迎吗?这不是节目效果?”

    夏油芽衣:“臭丫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有心思的?自己不受欢迎就盯着自己受欢迎的弟弟下手了?”

    而在三人说完之后,还没等宫村阳菜回答,电视那边已经切回了导播室。

    主持人还一脸惊奇:【哎——所以这位宫村同学也不受欢迎吗?为什么?就因为她和怪人一起玩?还是说因为弟控?】

    他说着看向导播室作者的一干东大生代表。

    导播室一阵笑声之后,也有人发言了。

    【不是啊……大家都挺崇拜阳菜学姐的,她很有能力,而且长得也好看。但是……也正因为这样子大家都觉得自己没什么机会啊……虽然的确是弟控,大家公认的。】

    主持人还在那里建议:【部门不是都法学部的吗?那一定有很多课一起上的吧?难道就不能日久生情?】

    【呃……学习的时候,果然还是要专心学习才行吧?】

    主持人忍不住吐槽:【所以你们的第一烦恼才会是不受欢迎吧!】

    【其实学姐她并没有不受欢迎……】

    【是的,我作证,这丫的根本没有不受欢迎一说!她是东大生的叛徒!】

    【啊,藤原同学似乎很有怨气……】主持人抬手点名,【这么说起来,似乎上一期藤原同学被采访的时候,有出现过这样子的一个画面——】

    看到这里的时候,宫村阳菜内心已经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了。

    但是接下来的事实证明,这个预感还能更加糟糕一些。

    【东大的女生不受欢迎,因为总觉得太聪明了啊、眼光太高了啊、很不好应付吧一类的问题。说真的分明是你们自己太弱了吧!不要怪女生太强啊这个畸形的社会!就连我们这届长得最好看的……啊,你看刚好她也在。阳……啊啊啊——!夏油阳菜你个背叛者!背着我们在外头有男人了吗!?】

    画面定格在藤原愤怒的宛若被背叛的表情上,下一秒镜头一转画面拉近,看到的是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的宫村阳菜和拉着她的手一直只注视着她、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移开过的黑发少年的侧脸。

    【这不是明明有帅哥男朋友吗!啊好高,看着身材也很好!】

    【这的确称得上是背叛者了啊!啊——超过分——!】

    【是啊——带入一下我都觉得生气起来了!这个样子叫做不受欢迎?那让藤原同学怎么办?】

    【就是说……等等,鱼叔你是什么意思?】

    导播室的几个主持人纷纷嚷了起来,而在屏幕前,夏油家里,气氛有些死寂。

    宫村阳菜皱了皱眉,直击盲点:“那个女主持为什么关注杰的身材?”

    夏油杰:“……”

    “你的重点才不对……等等,这是什么时候采访的?”夏油芽衣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那个时候就……”

    “不!真的没有那么早!那个时候还没有!”宫村阳菜赶紧澄清。

    夏油芽衣不说话了。

    她之前是觉得这件事基本就是自家女儿主导没跑了,但是就刚刚那一幕看起来……似乎是她的继子更早起心思的样子。

    她下意识地往夏油杰那边看去,对方的目光落在宫村阳菜身上,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才看过来然后露出一个浅笑来。

    而在夏油芽衣心思浮动的时候,节目可不会直接暂停等人,而是继续播了下去。

    【等等?为什么喊夏油阳菜?是宫村阳菜才对吧?哎,已经结婚了吗?】

    【不,她是重组家庭,之后因为一些原因改回原籍,不过因为大一大二都还是喊夏油的嘛,所以我们同一届的习惯喊她夏油。】

    “哈哈哈哈,现在的话其实又可以改回夏油了!”夏油爸爸毫无所觉地笑道。

    笑完之后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笑之后,他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来,讷讷地摸了摸鼻子:“哎?不能活跃气氛啊?”

    夏油芽衣面色复杂地看着他:“没事,就是有点羡慕你。”

    这个人已经心大到没有边了。不过他自己倒是挺轻松的。

    而节目还在继续。

    在宫村阳菜以为自己被这么当素材玩了之后,事情就应该过去了……结果并没有就此停止。

    【不过——我们在之后节目剪辑的时候,似乎又有了新的发现!】节目画外音沉稳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屏幕上再度出现了画面。

    【我们发现,其实除了本人的单人采访之外,宫村同学不止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镜头之中——】

    然后,宫村阳菜就看到了……在她自己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东大方程式的的镜头分别拍摄到了御子柴和鹿岛游来找她评理、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给她送持枪证、诸伏景光陪她买吉他并且还中途撞见夏油杰的场景。

    最后这次甚至不是在东大校园,是在涉谷拍辣妹采访作对比的时候无意间撞到的。

    在这些地方都被找出来并且放大之后,导播室的吐槽到了新一轮的密集高度。

    【说真的,这也太过分了吧!越来越生气的程度!】

    【啊,是那种吧!那个“闭嘴”的意思是我才没那么弱你们给我闭嘴的意思吗?!】

    【为什么都是帅哥啊——而且还是不同类型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能分别人一个吗!看看她的室友都告白十连败了!教教人家啊!】

    几个主持嘉宾都在那里嚷开了。

    明石家秋刀鱼指着大屏幕,声嘶力竭的:【哎?等等,她不是东大生吗?你们之前不是说东大生只会学习没有参考书谈不了恋爱吗?倒是找这个人去啊!让她出书啊!你们东大生不是很喜欢写书的吗!】

    法学部有人举手了:【啊,其实我们有找过的……】

    明石家秋刀鱼追问:【哎?结果如何?写了吗?】

    回答的那位法学部学生挠挠头:【没有,宫村学姐她只写了一本《被怪人包围之后会对考东大有帮助吗》……】

    【这个得意技是空手劈砖头的怪人在说什么呢——给我有点自觉啊!也关注一下民生啊!那么多为了不受欢迎而苦恼的东大生在呢,想想办法啊!】主持人直接吐槽,然后在全场哄笑的时候,表情一变,指着坐在前排的一个嘉宾问道,【啊,万一她说第一要学会的就是空手劈砖头的话怎么办?大津,你会学吗?】

    被问及的东大生嘉宾一懵,然后讷讷道:【哎?如果需要的话……】

    主持人挥手打断:【别学啊!】

    【不是,如果有论证证明这个的确有用、具有可行性的话……】

    【还是那句话——别学啊!什么可行性啊!你也太容易被骗了吧!】

    在节目陷入欢快的气氛的时候,宫村阳菜保持着沉默,还掩饰一般低头喝了一口饮料……啊,喝完了。

    “……这是怎么回事?鹿岛和御子柴我认识……其他人呢?”夏油芽衣瞪眼看过去,见对方不说话的时候都有些火大了,“阳菜!”

    “不是妈妈你说让我禁言的吗?”

    “……你刚刚少说话了吗?!”

    “嘶——”腰际被掐了一下的宫村阳菜倏地站了起来远离危险地,“那些是朋友啊!杰也认识的!”

    夏油杰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对着夏油芽衣微笑道:“母亲,这是真的。”

    “真的?杰你别为了这个小没良心的而唬我啊。”

    【不过那么多人总该有个真的吧?】

    【不如下期就把人请来问问吧?】

    【其实不管是谁,我们总觉得学姐对他弟弟最好。】

    【就是,反正不是亲生弟弟,法律上可以结婚。】

    【哎?怎么回事?展开说说?】

    ……不,绝对不去,打死我都不去。——躲在自家弟弟身后、搂着对方的腰靠着的宫村阳菜内心坚定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