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被俘虏的邪尊勾引我 > 正文 75、第73章 男狐就是不能怀孕。
    第73章 男狐就是不能怀孕。

    宋韫咽了咽口水, 将接下来还想劝的话尽数吞进肚里,又一次抬眼看了看一人一狐,突然感觉他一开始的猜测可能是错的, 俩人不是主人和灵宠的关系,搞不好是道侣。

    对灵宠不可能这么好吧?

    亲自做饭喂饭, 饭后还塞果,这是对祖宗的待遇吧?

    还有啊, 玄玉前辈对朱阙前辈尊重信任到了不正常的地步,每次交涉与其说是玄玉前辈在主导,不如说是朱阙。

    一直都是朱阙前辈拿主意,玄玉前辈每次都是‘嗯’‘知道了’‘好’,从来没有意见,几乎朱阙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就是对小祖宗吧?

    还有玄玉前辈刚刚的话,朱阙前辈怀孕了,那么问题来了, 怀的谁的孩子?

    宋韫今儿一天心情都『乱』糟糟的, 脑里尽是些天马行空的想法, 一直到第二天众人的伤一一治愈,元也尽数恢复, 才定下, 引领着前辈们往中心处走。

    被困十来天他们并非一点收获都没有,曾经路过一个大殿,但是殿内有强大的妖兽守着, 没进去便被一路追到这边,本来已经打算放弃,既然前辈们来了,自然不能错过。

    走的时间记过位置, 再去也容易,唯一的麻烦是路上的各强大毒物,依着以前他们是束手无策的,现在多了个玄玉前辈,简直像切菜一样,她背后那把剑一出,瞬间清空一切障碍,不要一天已经在很接近大殿的位置。

    照顾着其他消耗巨大的弟,再加上白天玄玉前辈也用了不元,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场硬仗,大家又找了个地方歇息,准备明天再走。

    这次上半夜他守着,前辈恢复元,下半夜前辈守着,前辈修为高,身上又带着极品灵石,元复原的很快,仅一个时辰便完成了运功,睁开眼替换他来。

    这回因为有前辈的原因,大家既没有受伤,也没从前那么惨,元用到枯竭的地步,总之天没亮已经尽数重回巅峰,又开始赶起路来。

    本来就在很接近大殿的位置,没多久便又瞧见了那座庞大威风的殿门,上次一样,上面结满了蜘蛛网,一只只硕大的毒蜘蛛从四面八方围过来,蛛丝像一张网似的,将他们困在里头。

    上次他们有几个弟自爆才勉强逃过一劫,这次……

    全看前辈的了。

    前辈没让他们失望,那把剑大发神威,在遇到韧『性』十足几乎刀枪不入的蛛丝时,仅顿了顿便如入无人之境,砍断了所有沿途的阻拦,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一口气斩杀了来头的毒蜘蛛。

    毒蜘蛛的丝有毒,身上亦然,但没来得及碰上他们,已然全数落下。

    半个时辰后,那把泛着金光的剑终于收鞘。

    宋韫就在她身旁,望着她淡然的身影,对她的敬仰更胜,“最近到处都在说极寒之地来了个厉害的女修,能越级挑战,半

    第73章 男狐就是不能怀孕。

    步化神便杀死了好几个化神初期,神中期也不放在眼里,依我看还不如前辈呢。”

    其他人附,“就是,那人听说是太清宗明昊尊者的徒弟,旁人看在明昊尊者的名号上给她个面子罢了,都是吹出来的,实际上实力如何,搞不好还不如前辈,前辈元婴巅峰便如此强横,我等佩服。”

    阙玉从玄朱怀里『露』出头,抬眼瞧了瞧玄朱的表情,还是那副模样,像旁观『潮』起『潮』落,日升日降的月亮,面上始终无动于衷,跟她没关系似的。

    “依我看那个女修给玄前辈提鞋都不配。”

    吹的这么过,要上天了她都没么异样,被贬低也依旧那副表情,还发现了偷瞧的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顺着他的头顶,一路到了后颈,前颈也没放过,又捏了捏他的一只前爪,最后搁在他肚上,再次对着肥肉说话。

    “今天有大事做,待会儿大开大合不了,不能闹阙玉知道吗?”

    阙玉在她没有瞧见的地方,偷偷的翻了个白眼。

    放心吧,你就算上天入地,我这一肚的肥肉也不会有的。

    玄朱没有听到他的声,又抚了抚他的小肚,脚步坚定的朝大殿走去。

    通往尽头的青阶两旁堆满了毒蜘蛛的尸体,仅中间被她开出一条道,女背着剑,怀里兜着一只狐狸,就那么无畏无惧的进了阴森的殿内。

    里面的腐尸气息更重,到处都是人类和野兽的骨头架子,这些毒蜘蛛没少害人,应该说这里从一开始就是个引诱人类和活物进来的陷阱。

    先困住过往的修士,再用灵脉勾的他们不想走,然后一路杀到这里,最终进了毒蜘蛛的肚腹,亦或者说,被更强的邪物吃了。

    这些毒蜘蛛只在殿外,没有一只进去,说明它们怕,不敢到里面。

    殿内藏了恐怖的存在。

    玄朱瞧见了血池,这里与其说是大殿,不如说是祭祀台,头顶全都是蜘蛛茧,从里面渗出来血,沿着弯弯曲曲的渠沟,流进中间的大血池里。

    大血池的四周有九条龙,每一只龙嘴里都含着一条灵脉。

    有的灵脉已经被吸干,还余下几条苦苦支撑,全都是上品的,世面上已经极其少见,一口气九条更是闻所未闻。

    不过她空间内有一条极品灵脉,只要她想,分出来几条上品灵脉轻轻松松。

    “是灵脉!”宋韫一喜,连忙带着人过去采。

    “别碰。”阙玉提醒他们,感觉不太对。

    但是几人并没有理他俩,急匆匆拿了东西后『露』出真面目,“傻子,有好东西不要,你们愚笨,大爷们可不陪你们了。”

    他们周身气息一变,身上纯白的弟服也撕裂了去,“娘的,装正道装的爷头疼,整天毕恭毕敬的,难死了。”

    玄朱和阙玉怔怔地看着

    第73章 男狐就是不能怀孕。

    情况。

    ‘宋韫’笑了,“没想到吧,老们根本不是正道,老们只不过是杀了他们夺了他们的身份令牌而已,这群傻子另一群傻子相隔几千米,每过一段时间便往来玉简,如果有一方没收到,另一方立刻便会发现异常过来寻人,老们为了掩护,装的辛苦死了。”

    他忽而指了指玄朱,“你也是个傻子,老告诉你了,男狐狸生不了孩子,你个傻子还不信,老待会就当你面刨了他的肚给你看看,到底有没有孩子!”

    玄朱蓦地握紧了拳头,背上的剑也是一抖。

    ‘宋韫’还没察觉,破口大骂道:“你娘的待会儿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老被你气死了。”

    “大爷也差点气吐了,刚刚还拿她跟人家明昊尊者的徒弟比,她给人家提鞋配吗?”

    “就是,人家高高在上,她算个老几,不过是占了一点便宜而已,咱们老大进来十多天,她才几天,消耗没咱们老大大,咱们老大才做不到她那种程度的,实则修为跟咱们老大不相上下。”

    “本事没多大,脸倒是挺大,拽不拉几的,要不是还有点利用价值,早就叫老大弄死她了。”

    阙玉又抬眸瞧了瞧玄朱,好像还是那样,细瞅貌似有点不同,瞳子里出现了在床上时的表现,幽黑幽黑,像无尽深渊一般,一眼望不到底。

    这些人完了,这是玄朱生气的表现。

    果然下一刻一道剑光蓦地划去,像是宰鸡用了杀牛的刀,对面一群人,包括身后的大殿,皆被那一剑摧毁,捅出个巨大的窟窿,还没完,削的天上巨大无比的蛇石像掉了一小块。

    ‘噗呲’几声。

    剑过去,留下的伤痕现下才爆发,那十几人在一脸的茫然中倒下,领头假名叫‘宋韫’的人已经元婴巅峰,没那么容易死,他喘息着,大声嚷嚷。

    “你娘的就算杀了老,老也要说,男狐狸就是男狐狸,怀不了孕,生不了崽!”

    噗!

    一把剑『插』入他脑门,在他的元婴没来得及收拾细软逃走之前,一道钉在地上。

    本体元婴同时尖叫一声,就这么平凡的、毫无建树、没有半点尊严的死去。

    阙玉扒开披风看着,一把剑从尸首上飞了过来,落在玄朱手上。

    凶残的女一只手提着剑,一只手拿了帕擦上面的血迹,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只瞳孔依旧幽深。

    气还没消?

    那我完了。

    阙玉第一个念头是,刚刚那个傻子死是死了,但是连累他,叫玄朱怀疑他了。

    阙玉不禁怒骂那个傻子,傻的一批,没看出玄朱的实实力不说,还挑衅她,要是好好的装完,大家谁也没发现,分了好处后离开不就得了,非要作死。

    作死就作死吧,为什么一定要讲那话?

    害死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