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剑修师兄又在装穷 > 正文 第60章 六十滴雨
    秦时雨打算先下手为强, 趁着凌纹心,甚至夏淮驰都被这剑心石困在了剑气碑林的时候,前往秘境中心, 看看自己能不能先一步拿到玄妖骨,至少获得玄妖骨的踪迹, 不给夏淮驰独自吞下玄妖骨,还隐瞒消息的机会。

    只要将这个摆在明面上, 就算玄妖骨还是不可避免地落进夏淮驰的手里,秦时雨就有信心能够拿出让夏淮驰心动的价码,把玄妖骨交换出来。

    玄妖骨的存在,关系到褚骁今后的命运。

    听到秦时雨的提议, 或者说要求,嵇放和宁红衣还有点意外, 但是嵇放很快做了决定,“红衣,你要去剑气碑林就去,这次机会不容错过, 我带小师妹先行一步。反正最后大家都要往中心位置靠拢,到时候在看情况汇合。”

    嵇放不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时候,说话还是挺有力度的,在这种时候,他还是挺有一个师兄应该有的样子。

    宁红衣也知道轻重缓急,对于嵇放的实力也放心, “我会尽快,你们也注意安全, 手里的东西别舍不得用, 嵇放你当心着点, 小师妹少根头发,师尊也能撕了你。”

    嵇放一本正经地说:“那还不至于,如果小师妹少了一根头发,师尊最多把我头发全烧了。”

    秦时雨:一时之间她竟然分不清楚到底哪个下场更惨一点。

    说走就走,宁红衣择路往剑气碑林赶,而秦时雨和嵇放要往中心走,则是另外一条路。

    “小师妹现在能御剑了?”

    秦时雨翻了个白眼,嵇放一笑起来,就没个正经,气势和气质全都变了样,“怎么,师兄还要带我飞吗?”

    “带带带,一会儿就带,不过先让我看看小师妹现在御剑飞行怎么样了,师兄也指点指点你?”

    “嘁!我的御剑飞行是大师兄手把手教的!”

    “哦?那就试试看,不说追上我,能跟上我,我储物袋里的东西随便你挑。”

    “那超过了呢?”

    “超过?那必不可能!”看着秦时雨那笃定的小模样,嵇放很是宠溺地笑道:“如果你能超过,哪怕只是一瞬,我的储物袋都给你!”

    “这个好!”

    两人同时御剑而行,嵇放不管是从熟练度还是从修为上都比秦时雨领先太多,他要全力飞行,以秦时雨这半吊子的水平,是根本不可能追上他的,但是为了秦时雨的安全,他也不能离秦时雨太远,对于秦时雨的战斗力,嵇放的认知还停留在很久之前。

    而且之前说好的,只是为了让秦时雨跟上,嵇放还不至于为了省储物袋里的一件东西,就刻意把秦时雨给抛下。

    但秦时雨的目标则是嵇放的储物袋,更重要的是让嵇放认识到,她现在可不是简单的拖油瓶,她已经从各方面成长了起来,不可同日而语,嵇放必将要重新认识他。

    所以利用嵇放对她的轻敌,寻找机会超过那么一瞬间,也不是没有操作的可能。

    随着秦时雨暗中提速,一直关注她动作的嵇放也慢悠悠地稳定在秦时雨前面一息远的地方,保持与她一致的速度。金丹大圆满的神识轻柔地包裹着秦时雨,除了观察她的行为,也是对她的保护。

    毕竟这是秘境,从有些意外的情况会发生。

    他们也不能飞太高,天空上很容易惊动拥有制空权的妖兽,修士在与翼行妖兽的战斗并不具备太多的优势,而且翼行妖兽大部分都是群体活动,就像血蹄乌那样的,惊动一个,就会惹来一整个族群。

    低空而行的时候,也会无意中闯入一些生物的领地,除了妖兽之外,还有一些拥有攻击力的肉食植物,妖植的战斗力不容小觑,更占据了神出鬼没出人意料的先机。

    就比如地上这朵食人灵笼,它假装乖巧的隐藏在一堆不显眼的灌木植被当中,无视先一瞬过去的嵇放,陡然对后面的秦时雨发动了攻击。

    嵇放立刻想要回援,却看到秦时雨御着剑突然拔高,躲过食人灵笼大嘴的同时再次一个翻转,躲开了食人灵笼吐出的浓绿色的腐蚀液,然后擦着地面迅速后退,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安全的距离外。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凝滞,如果不是落地后的秦时雨小脸煞白,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妈哒吓死了!

    虽然在前一刻她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袭击了她,但是本能觉得大事不妙,然后一系列的动作完全不受控制就已经完成了,落地之后才看到袭击她的食人灵笼那丑陋又狰狞的样子,激活状态的食人灵笼花苞夸张的打开,露出其中雪白的利齿,那难以描述的浓郁腐蚀液从大嘴里蜿蜒而下,落在地上滋滋滋滋地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坑,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味道。

    刚刚那就是差点被这牙齿咬到,又差点被这腐蚀液喷到——秦时雨的小脸顿时又白了几分。

    太刺激了,她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

    嵇放提到喉咙口的心脏也陡然一松,看着秦时雨的小表情也是忍俊不禁,“吓到了?”

    秦时雨拍拍心口,确认食人灵笼还没变态到可以直接拔腿追过来的地步,这才松了一口气,十分诚恳地说:“确实吓到了。”她实战经验太过欠缺,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左右她认知的多半还是前半生的习惯,因此对于这些东西偶尔还是会有接受不良的感觉。

    “这是食人灵笼,喜欢隐藏在路边,装作无害的样子,猎捕路过的妖兽,只要被它的毒液入侵,不管是谁,瞬间就会失去抵抗力,然后被它吞噬,化作它的养分……”嵇放凑近秦时雨,语气愈来愈惊悚,“小师妹,怕不怕?”

    “嘶……”秦时雨倒吸一口凉气,本来是有点怕的,结果被嵇放这么一打岔,她只想揍人,考虑了一下自己打不过这个事实,她决定回去就跟秦铭告状!

    食人灵笼只要离它远一点,不被它的利齿捕捉,或者说至少不要被它的腐蚀液捕捉到,就不会有危险。而且食人灵笼很少会群居生活,因为在食物稀少的时候,食人灵笼会吞噬生长在近处的同类,直到剩下最强的那一个。

    “小师妹知道怎么处理食人灵笼吗?”嵇放上前一步,似乎在试探食人灵笼的范围底线。

    “处理?”秦时雨很嫌弃地抖了抖肩,就算食人灵笼浑身是宝,她也没那个想法,那长相就算她能克服,可是那具有极强烈腐蚀性的毒液,也就是食人灵笼的消化液,她觉得她接受不了。

    而食人灵笼身上最值钱的就是那腐蚀液。

    嵇放见秦时雨确实难以接受,好笑地摇摇头,自顾上前确定食人灵笼的攻击范围之后,取出一样东西,兜头对着食人灵笼罩了下去。这一下,顿时犹如捅了马蜂窝一般,不仅是食人灵笼疯狂的摇摆,就连地下也突然涌动无数疯狂的藤蔓,先是对困住了食人灵笼的灵罩拼命的抽打,想要从中脱困,发现无能为力之后,就在整个地盘上疯狂的蔓延,想要将困住它的人抽成碎片。

    而嵇放就抱着胳膊站在食人灵笼攻击范围的边缘,看着它无能狂怒。

    “挺简单的,不是吗?”

    确实挺简单的,除非食人灵笼能从泥里拔腿跑出来,不然真拿嵇放没办法,而且那散发着灵罩的小法器,也将食人灵笼牢牢困在里面,任它怎么挣扎都无法脱离,而且更夸张的是那小法器能够无视食人灵笼的腐蚀液攻击,不仅如此,还将食人灵笼喷出来的腐蚀液全都吸收了。

    或者说全都搜集了起来——就离谱。

    秦时雨突然就想起来嵇放的人设,这个笑起来感觉不靠谱,不笑的时候还有那么点气质的师兄,其实是在修炼的天赋上点偏了技能点的。嵇放有个众所周知的小习惯,喜欢搜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一般修士里没有太大用途的废料,特别是那些有毒的废料,在嵇放这里都是值得搜集的好东西。

    正如眼前食人灵笼喷出来的腐蚀液。所以嵇放有手段能够对付食人灵笼,似乎也不意外了。

    片刻后,食人灵笼耗尽了力气,瘫在灵罩里生不如死,而灵罩也像是吸饱了腐蚀液一般,散发着盈盈的浓绿色光芒,就差现场打饱嗝了。

    那腐蚀液确实恐怖,连修士的灵力罩都可以腐尸突破,也不知道嵇放是怎么做到的,完全将食人灵笼困在里面,而大量的喷出腐蚀液,还调动根系的藤蔓,又没有及时的“营养”补充,因此食人灵笼很快就消耗不起,变成了这幅模样。

    嵇放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小玩意往地上一扔,就见那四脚爬虫在地上一滚,迅速在地面上移动起来,那些原本已经死气腾腾仿佛失去了生机的藤蔓就突然翻滚了起来,像是想要把那只突然出现的四脚爬虫抽成碎片,比刚刚扫荡的时候更加疯狂。

    而那小小的四脚爬虫,动作灵敏的在藤蔓的间隙中跳跃腾挪翻滚滑行,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灵活度躲避着藤蔓的清扫,更用那诡异的移动方式,引导着藤蔓们纠缠不休,几乎自己把自己捆了起来。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灵罩里的食人灵笼也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也开始垂死挣扎。

    秦时雨偏头看着嵇放,他正一手捏诀,含笑而立,仿佛控制那四脚爬虫进行这样的极限操作很是轻松,还有空跟秦时雨吐槽:“不过是个小玩意,还不具备灵性,只能由我亲自控制,等我有机会再给它提升一下品质,效果会好很多。”

    秦时雨默默地后退一步,说实话,她对虫子没什么好感,不管是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