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哭包[穿书] > 正文 第85章 终章
    颜梦生去了一家公司。

    投递简历的那一步过了, 人家很好奇颜梦生投递的简历,简历里写着有很多高级但是从没见过的证。

    颜梦生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到了简历上的写到的获得过的证, 并问:“颜先生, 简历里写的那些获得过的证件和成就,你今天带来了吗?”

    颜梦生如实回答:“没有。”那些证书和成就都在他以前的世界里,想带也是没办法带过来的。

    面试官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上挑的眼眸犀利,眉目星朗精致,看人的时候自带冷漠的气质, 一看是很有领导的风范。

    但他听完颜梦生的话以后沉默了会儿,本来想当颜梦生是个骗子的时候, 颜梦生突然开口聊到了他们公司某些项目的利和弊, 包括发展前景,甚至明明开口闭口并不全是金融界存在的事件, 可是却说的那么有理有据,让人没办法不信服。

    三个面试官面容踌躇, 低声研究了一下, 研究的时候还时不时地朝着颜梦生那里望来几眼, 最后有一个面试官说:“颜先生,请稍等一下。”

    说完以后那个面试官离开屋子, 出去了一趟。

    屋内就剩下两个面试官和颜梦生。

    有一个面试官笑着说:“看你这么年轻, 没想到对金融相关懂得这么多。”

    颜梦生回以一个淡笑, “小有了解。”

    又浅谈了几句, 两个面试官都被颜梦生这谈吐有方, 冷静面对的态度, 还有那淡然从容不迫的神情, 不禁在心底默默佩服,就好像是他们来面,对方才是面试官一样。

    他们聊了几句以后,另一个面试官推门而入,坐回了原位,目光落在颜梦生的身上,“是这样的,颜先生你可以留下了,会有人带你去你的办公位置。”

    等颜梦生离开屋子以后,另外个面试官说:“是老板同意的吗?”

    刚刚回来的面试官点点头,说:“是,而且老板还说了,这个人很厉害。”

    一年以后,楚悬上了大学,颜梦生升职速度让人咂舌。

    而这一年中,殷江河和他们经常来往,日常走亲戚,也逐渐变得熟悉,殷江河也知道他弟和楚悬是恋人的关系,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殷江河忙完工作,才想起来今天谢远下午没有课,还说下午五点多的时候要接他回家,他立刻拿起桌子上的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还看到了微信的信息,对方和他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言语可怜兮兮的,殷江河匆忙地起身离开公司。

    他打电话给谢远:“你在哪?”

    对方吸了吸鼻子,声音还很委屈,要哭出来了似的,“我还在学校。”

    殷江河说:“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就到。”

    几分钟过后,殷江河下了车,看着站在校门口的一八几大男孩,走了过去,神情有些愧疚,说道:“不好意思啊谢远,我今天太忙忘记了时间……”

    谢远红着眼眶,默不吭声地走了过来,一把搂住殷江河,“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殷江河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我怎么会不要你?”

    谢远想到半年前殷江河和他的一次吵架,最后殷江河电话好久都没接,他再也没敢和对方吵架了。

    “我不会不要你,你又没做错什么。”殷江河安慰道,“你可别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啊,注意点形象。”

    谢远擦了擦眼角,轻嗯了一声,他也没有很喜欢哭,就是在殷江河面前控制不住情绪,他也找不到解决办法。

    等坐到车里。

    殷江河系上安全带,偏过头问:“你怎么没直接回去啊,一直等我。”

    “我想你来接我。”谢远说着,“江河也帮我系安全带。”

    殷江河无奈地笑笑,“你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话虽是这么说,他还是凑过去上半身,把安全带拉过,准备给谢远系上。

    这个时候,谢远看着近在眼前的俊颜,按住殷江河的后脖颈,一个带有着几分肆虐猛烈的吻落了上去,谢远把背倚调低,方便他亲吻殷江河。

    背倚突然的下降,吓了殷江河一跳,他被半推半就倒了下去,谢远的手在乱动,殷江河更慌了。

    “不行,你精.虫上脑了?这是车里,还是在外面。”殷江河想推开他,但是那个姿势用不上力气,说出来的话也有些失了平时的英气,“别……别在这儿。”

    谢远微微一笑,笑容有些危险,按着殷江河的肩膀,舔了一下唇边,“今天的事你知道错了吗,让我等了那么久,还以为你要再次抛弃我。”

    这个神情是很危险,危险到殷江河浑身发毛,一旦谢远出现这个神情的时候,他都要做好连躺三天起不来的准备。

    “我知道错了,我们小远这么好,不会生气吧。”殷江河求饶。

    谢远眼尾红红地看着殷江河,目光不善,用着最可怜的神情说最狠的话,“我要补偿,明天你别去上班了。”

    殷江河耳廓一红,知道每次谢远和他说让他不去上班都是要做什么,下意识地深呼吸咽了下口水。

    “我请你吃饭好不好,这两天身体不太好,不能做那件事。”殷江河开始狡辩,想开脱,不是他不想做那什么,而是因为做一次他就腰酸腿疼两天,而且还会被种遮不住的草莓,上班给人观感很是不好。

    “不好,没得商量。”谢远冷漠着脸说着,毫不犹豫地拒绝。

    殷江河知道对方什么都会让着他,受了委屈会哭,觉得没有安全感自己不爱他了也会哭,但是在床上……就是一点不让着他,甚至还喜欢玩点小动作小情.趣。

    真的是表里不如一。

    回到家以后,谢远主动做了饭,和殷江河一起吃晚饭,看着电视闲聊。

    “我听楚悬说,你弟已经是一家公司的高层了,升职速度怎么这么可怕?”谢远啃了一口苹果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有管理的天赋,他现在已经是总经理了,我只知道好像他搞定了他们公司最难拿下所有人都头疼的两个项目。”殷江河思考了会儿回答。

    “那个楚悬,也很厉害,我们学校也都知道他,从大一就参加了很多活动和比赛,得了很多奖,真的很优秀。”谢远忍不住夸奖。

    殷江河点点头,缓缓道:“就是……我总是觉得他们根本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一样。”

    “好了,我们不要再谈他们了,我们也要忙正事。”谢远从沙发上站起身,拉着殷江河的手腕,准备往卧室走去。

    殷江河抿着嘴摇头,眼神中满满的不想。

    谢远倏地红了眼眶,站在原地望着他,像是个迷路了的孩子一样难过和委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为什么不和我做?还是我不行了?”

    殷江河内心:“给我整不会了。”

    他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我挺喜欢的,但是……”

    谢远笑出了声,眼里的红很快退下,“这就够了,你喜欢我喜欢,我们要经常这样增进感情。”

    殷江河才反应出自己说了多么羞.耻的话,面色尴尬,皱起了眉头,但是想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他已经被谢远拖进了屋子。

    屋门关上,里面传来衣服落地的声音。

    ……

    楚悬没在大学里的宿舍里住,而是和颜梦生在外面住,颜梦生知道楚悬不喜欢记很长的密码,给他录入了指纹,密码没有设置很长,而是设置成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天,这样楚悬就不会忘。

    他们还一起养了一只橘猫,用他们都喜欢的天竺葵花取名:葵葵。这一年多,小猫咪也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只漂亮的小仙女猫。

    这只猫还是颜梦生从外面捡到的,大雨滂沱的一天,他刚下班,听到楼下有一只小猫咪在喵喵叫,声音很微弱,看到身上有些湿的巴掌大的小猫咪,将它带回了家,好生喂养。

    现在变得粘人又乖巧,可爱得很。

    楚悬摸着葵葵的头,葵葵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笑着看向颜梦生,“都说谁把小动物带回来,那小动物就随那人,我也没看葵葵像你那么高冷傲娇啊,反倒是粘人的打紧。”

    “我觉得葵葵挺像我的。”颜梦生逗着橘猫,捏着它的白色小爪子,声音温柔好听,“你再好好想想这猫和我像不像。”

    楚悬回想了一下,依旧摇摇头,说:“我还是觉得不像。”

    颜梦生笑而不语。

    因为是周末,徐一腾说今天来他们家蹭一顿饭,他带了点水果过来,进到客厅就看到那只胖乎乎的可爱橘猫,面容宠溺的不像话,“葵葵,快让哥哥好好疼一下。”

    但是橘猫对他爱答不理,甚至在徐一腾手放上来的时候,一爪子拍掉,从橘猫的脸可以看出来冷漠和不屑,标准的高贵猫主子面容。

    “唉,葵葵啊,这半年多咱俩见面好歹有不下数十次了吧,怎么对我这么冷漠,对楚悬他们就那么黏人。”徐一腾望着它叹气,看着它转头去亲近楚悬,心痛的要死要死的。

    楚悬见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这只猫和颜梦生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自己就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对别人就冷淡的要死,连个眼神都不给。

    楚悬忍不住笑了下,目光看着颜梦生,撞上后者那微微得意的脸,面上的笑容更浓,说道:“你俩是挺像的。”

    “我就应该想好再来的,这不光是吃饭来了,还是吃了一嘴狗粮。”徐一腾感觉自己是一个散发着极亮的电灯泡。

    “既然来了,当然得吃饱才能走。”颜梦生说了一句更不是人的话,眼眸微微上挑,嘴角勾着浅淡的笑。

    楚悬抱着猫笑,徐一腾欲哭无泪,颜梦生在摆着碗筷,画面温馨,暖意融融,就连天花板上的灯都散发着轻柔的光。

    晚上吃完饭以后,徐一腾立刻马上就走人了,这顿饭吃的他齁得慌,刚开始俩人还没谈恋爱的时候,他还撮合,现在谈了,受伤的还是他,徐一腾痛哭离开。

    楚悬给葵葵穿上小衣服,带上链子,准备出去走走,小区让宠物猫宠物狗都要带上链子,带上链子才能出来遛猫遛狗。

    颜梦生走到楚悬的身边,他指尖轻点着脸颊,像是个讨糖的孩子,“要亲亲。”

    楚悬视线落在站在一边的猫,觉得有些害羞,“不要,葵葵在看着呢。”

    颜梦生一脸不悦,反手将楚悬堵在了墙角,困着他无法出来,动作强硬又霸道,而一旁的猫咪葵葵仿佛对他们的行为早已司空见惯,轻扫着尾巴走到了一边。

    “葵葵都没少看,现在亲亲你就害羞了。”颜梦生的嗓音清冽好听,带着蛊人的魅力,让人直心酥麻。

    楚悬脸色红红,看着一边的橘猫,确实好像对他们的行为不感兴趣。

    颜梦生右手抵着墙,左手先是抚过楚悬发热的耳廓,慢慢顺着脸颊下滑,摸着他纤细白皙的脖颈,最后抬起楚悬的下巴,让他微微抬起脸看自己。

    “你快亲我一口。”颜祖宗难得的撒娇一回。

    楚悬抿了下嘴角,细腻的暧.昧氛围流转在两人之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

    颜梦生不满:“谁和你老夫老妻,只要我们相爱,就一直是热恋。”

    楚悬抬眸,伸手拽着颜梦生衣服的脖领,踮起脚尖在上面轻轻亲了一下。颜梦生眉眼含笑,左手将颜梦生的下巴提上来了些,加深这个吻,舌.尖轻扫着对方柔软的唇,吸.吮他的甜美,最后在楚悬的耳廓上轻咬了一下。

    楚悬被那轻如羽毛的喘.息弄的有些痒,乐出了声,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耳朵,这么一捏,耳朵更红了,更加的可爱。

    “小悬,我爱你。”颜梦生亲了一下楚悬眉眼,又亲吻了他的额头,仿佛是在做一个永远在一起的仪式。

    “我也爱你。”楚悬闻着颜梦生身上的冷香,回望着颜梦生的眼,一字一句回应他。

    ——这一应,就是一辈子。

    “我们出去走走吧,带着葵葵。”楚悬握着他的手,心底漾着幸福。

    “好。”颜梦生轻声应道。

    他们行走在长长的一条路上,阳光正好,洒在他们的身上,两个高挑的身影越走越远,他们有说有笑,笑容漫着无尽的甜蜜和欢喜。

    男人望着身旁的少年,眉眼温柔到了极致,薄唇上扬,是真正心底溢出的喜欢,就连阳光的散漫余晖都不及他眼底一分的光采,他的眼底就盛着灿烂星河。

    蓝眸白色睫毛的男人在远处看着他们的身影,他目光落在颜梦生的身上,眼眸流露出赞赏的情感。

    他还记得,他问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抛弃一切去找楚悬,放弃原世界里的功名利禄,放弃显赫的家世,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要放弃,就为了一个恋人,值吗?

    颜梦生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值不值,可又从话语里听出来满满的爱意,甚至都不需要说值不值,他所做的决定就是最好的回答。

    人世间广袤无垠如宇宙,一个世界的相遇已经很不容易了,而我们能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从相识到相爱,更是亿分之一的概率。

    以前我的心是空的,现在里面终于可以住着一个人了,他在我的心里安家长住,填满着一切空缺和遗憾,我爱他更甚爱过我自己。

    ———本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