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正文 第60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
    十月底的时候, 高考终于恢复了。

    整个何家村的知青们都欣喜若狂,甚至一些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也开始拿起了课本。

    高考啊!

    这可是很多知青们唯一回到城里的途径, 若是能考上去, 那以后的前途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而且, 因为稻田养鱼养鸭的养殖办法空前的成功, 眼看着就到了收获的季节。

    那稻田里肥美的鱼儿和鸭子,更是看得何家村好多人直乐呵。

    所以这段时间,何家村可谓是一片欣欣向荣,大家都在发家致富的路上闷头干活儿。

    唯有何家的赵美华、何鸣一家子是个例外。

    听说徐茉因为被人举报乱搞男女关系, 所以失去了高考的资格, 而何家后面又是一阵闹腾。

    好像是徐茉跟何晶打了起来。

    赵美华在屋子里不停地尖声骂人, 那动静, 好多村民都听见了。

    “有人看到徐茉在卫生所后门哭呢, 她脑袋上还缝了三针, 应该是被何晶打的。”

    “这好好的城里姑娘,真是彻底被何家给糟践了。”

    “要我说这徐茉也是没脑子,青奚同志在何家遭遇那么惨,她倒好, 自己主动跳进去。”

    “哎,既然她自己乐意, 那旁人也说不得什么。”

    提起何鸣一家子,何家村的人都直皱眉。

    那次赵美华偷鱼以后,他们家就彻底成了何家村的公敌, 没人乐意给他们好脸色。

    稻田养鱼养鸭, 这可是青奚同志想出来, 要带着何家村发家致富的好办法!

    岂能让赵美华给破坏了?

    至于徐茉……很多人提起她都直叹息摇头。

    “快点快点, 今天可是要去高考的日子,徐茉你能不能别这么墨迹!”

    一大早,何晶就把徐茉揪起来,大声嚷嚷道:“我跟你说,你到了以后可得给我好好考,我要是上不了大学,指定打死你!”

    徐茉木着一张脸,没有吭声。

    此刻,已经有三个多月身孕的徐茉身形佝偻,脸色萎靡。

    在何家这短短几个月时间,她苍老了很多,整个人也没什么精气神,看着半点也不像是个花季少女。

    “你怎么跟个闷头葫芦似的,天天丧着一张脸,让人讨厌!”

    看徐茉不说话,何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骂骂咧咧的走进何鸣的房间,嚷嚷道:“哥,今天我高考,你骑车送我好不好?”

    “烦死了!睡觉呢!”

    醉醺醺的何鸣翻了个身,骂道:“滚出去,让你嫂子陪你去。”

    “不送就不送,你吼我干啥!”

    何晶吓得一哆嗦,朝着旁边的屋子嚷嚷道:“妈,我哥又吼我!指定是徐茉又说我坏话了,你管不管啊!”

    “你这死丫头!你哥睡觉呢,你别打扰他,考试回来记得给你哥带点酒。”

    里屋的赵美华躺在床上尖声道:“徐茉,老娘跟你说,你要是考不好,回来我指定要抽你!走之前先把饭做好了端过来,还有我那脏衣服,你回来就记得洗。听到没有,你是死人啊,吱声都不会吱一声?”

    “她脑子坏掉了似的,这几天都不咋说话,肯定心里在骂咱一家呢。”

    何晶闻言咋咋呼呼的说道。

    而这一句‘脑子坏掉了’,算是惹了大麻烦。

    正在睡觉的何鸣猛然从床上站起来,一脚踹开房门,目光狠戾的盯着自己妹妹:“你他妈再说一句,老子打死你!赶紧给我滚!”

    “鸣子!鸣子你干啥呢!”

    赵美华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爬出来,尖声道:“何晶,快让你嫂子带着你出门!以后你这死丫头嘴巴上注意点,在敢乱说我抽死你!”

    何鸣被砖头砸了脑袋,没日没夜的疼。

    所以他现在最忌讳‘脑子坏掉’这种话。

    看着呼哧呼哧喘粗气红着眼盯着自己的哥哥,何晶吓得脸色发白,转身扯着徐茉往外跑,低声骂道:“都怪你这个贱蹄子,让我说错了话。”

    徐茉只觉得身心疲惫。

    这一家子人,从赵美华,到何鸣,何晶,都像是身陷淤泥里的伥鬼。

    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仅仅几个月,她就彻底崩溃了。

    “何晶,你慢点!别拉我了!”

    徐茉现在还怀着身孕,身子不方便,被何晶拉着往外跑,一会儿就开始脸色苍白,直冒冷汗,还不停的干呕。

    何晶不耐烦道:“就你屁事儿多,赶紧的吧,还得赶去学校考试呢。”

    两人刚走出村,后面传来了自行车的声音,和一群年轻人的嬉闹声。

    听到其中熟悉的声音,徐茉脸色顿时僵硬住。

    “我觉得,以青奚同志的学识,考试肯定没问题!”

    “对对,我之前看过青奚同志的复习课件,那知识储备量,实在是让人汗颜。”

    “何家村的鱼和鸭子很快就要养好了,到时候又是大丰收,这肯定得感谢青奚同志。”

    “要我说啊,还是小周老师福气好,把咱们何家村最漂亮的一枝花摘到了手。”

    “说起来这个就来气,周启琛,今天考完试你必须请客。”

    “就是,你一声不吭的就把青奚同志骗到手了,实在可恶!”

    今天是去高考的日子,知青点的一帮年轻男女知青们结伴前行。

    他们骑着自行车,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热情洋溢的青春笑容。

    其中要数最中间那辆车最为扎眼。

    身穿白衬衣,带着眼镜,斯文俊俏的周启琛微红着脸骑车,而他的车座上,坐着身穿藏蓝色工装裙,模样精致白皙的青奚。

    两人乘一辆车,真可谓是一对璧人,惹人艳羡。

    而现在,周启琛显然成了很多男知青攻击的对象。

    但他也不甘示弱,先是赧然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青奚,这才回呛道:“要我请客也行,但我的钱都在青奚同志口袋里,你们得等我打个申请报告。”

    哎呦呦。

    他模样生的俊,这会儿说话的时候,脸色简直不要太得意。

    一帮男知青们顿时被刺激的直磨牙。

    青奚坐在车座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互相打闹。

    “太过分了!青奚同志我和你说,周启琛也就看着老实,你可别被他给骗了。”

    “就是,小人得志!”

    “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宰他一顿!”

    “哎哎你们快看,前面那是……是徐茉吧?”

    一群知青们嬉闹着骑车前行,很快便发现了前面的徐茉与何晶。

    何晶就是个窝里横,在家的时候各种嚷嚷,这会儿反倒是蔫了,一声都不敢吭。

    徐茉强忍住心中的酸涩,转身回头。

    一身白衬衣的周启琛仍旧帅气俊俏,应该是最近被爱情滋润了的原因,他看起来神采飞扬,耀眼的很。

    至于车后座的青奚,更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徐茉脸色微白。

    她今天出门急,甚至脸都没来得及洗,此刻精神萎靡蓬头垢面,自卑的不敢和青奚与周启琛对视。

    “徐茉?”

    看到徐茉以后,周启琛犹豫片刻,还是停了车。

    怎么说也是曾经的同学,都遇见了,不打声招呼也不太合适。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客气道:“何家村距离县高中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这里有人是空车,要不要顺路捎带一下你们?”

    “不,不用了!”

    对上周启琛的视线,徐茉只觉得手足无措。

    她慌忙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你们走吧,不碍事的。”

    周启琛闻言也没有强求,载着青奚离开。

    知青们面面相觑,只是大家对于徐茉的遭遇都有些唏嘘,谁也没说什么,一个个沉默着骑车跟上。

    徐茉看着周启琛的背影,红着眼睛默默的哭。

    以前,她也是有资格去追求周启琛的,可现在,对上周启琛的视线,她只觉得自卑又难受。

    几个月前,徐茉对青奚说:“你只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你配不上周启琛。”

    可现在呢?

    青奚坐在周启琛的车后座上,不仅被周启琛捧在手心,还获得了何家村所有人的敬重。

    反倒是她徐茉,看起来像是个笑话。

    徐茉哭的伤心极了,因为身体不舒服,又开始不停地干呕。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人家说带我们去学校,你为啥要拒绝!”

    何晶骂骂咧咧的说道:“何家村到学校要走多久你心里不知道?我跟你说徐茉,你是不是喜欢周启琛?你可死了这条心吧,人家能看得上你?你待会儿就给我好好考试,让我上大学,然后你回家老老实实生孩子,伺候我哥和我妈,听到没有啊!”

    听着何晶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她说的话,徐茉脸色转冷。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别说徐茉本身就不是那种受人欺负的性格。

    “是你们一家子把我坑的这么惨。”

    看着远处在晨光中神采飞扬的周启琛与青奚,徐茉收回目光,冷冷的看着何晶,在心里想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拖着你们一起下地狱吧。”

    到了学校以后,徐茉拿着何晶的资料,去帮她考试。

    等考到最后一门快要结束的时候,徐茉在考场里举起了手:“报告老师,我要自首!我叫徐茉,受人逼迫来给何晶替考……”

    哗!

    此言一出,整个考场哗然。

    负责监考的老师更是一脸吃惊,随即脸色凝重起来:“立刻报警,这种替考行为绝对不能姑息,还有那个叫做何晶的女孩,把她的资料也交上去。”

    高考才刚刚恢复,就出现这样恶劣的替考事件。

    如果不严查,绝对是要出大问题的!

    考场外面,何晶正躲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一脸无聊。

    没多久之后,突然有五六个警察赶来,再接着,徐茉被押解出了考场。

    何晶震惊的瞪大眼,心道不好,转身就要跑。

    “不许动!”

    “赶紧抱头蹲下!”

    然而,何晶这边才刚刚有所动静,就被警察们制服了。

    “徐茉,一定是你干的对不对,我一定要我妈和我哥打死你!”

    何晶很快意识到了问题,她大声的嚷嚷着开始威胁。

    然而徐茉看着她恐慌狼狈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快意的笑容来。

    因为何晶的一辈子被毁了。

    现在是高考恢复的第一年,各种混乱在所难免,国家肯定要抓典型,严惩罚,来整治这种不良风气。

    在这种国家级别的考试中作弊替考,何晶被判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警察同志,我还要继续举报。我实名举报何晶的哥哥,曾经周团长的副官何鸣。他因为作风问题,已经被组织开除,但我还知道他有受贿行为。”

    面对何晶的威胁,徐茉不为所动,冷静的说道:“组织上调查了何鸣两次,一直没有查出问题。他在做张团长副官的时候,曾经收过别人价值上千块的自行车、收音机等贵重礼品,还利用职务便利,给人走关系人情。对了,他在城里还有一套房子,这个是有个倒爷送他的……”

    听到徐茉的话,警察们脸色凝重起来。

    何晶更是满脸惊恐:“徐茉你疯了啊!”

    “我是疯了,住进你们何家,我才是真的疯了。”

    徐茉冷笑道:“我得拉着你们何家一起下地狱。”

    看着徐茉狰狞的模样,何晶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这次何家算是彻底完了……

    徐茉的举报,很快就起到了作用。

    何晶被直接带去了拘留所,至于举报人徐茉,因为也参与了替考,所以暂时也被控制住。

    而组织上也有人收到消息,赶去了何鸣家里。

    “领导们好啊!”

    赵美兰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来何家的领导,顿时喜笑颜开:“你们是来给我们何鸣翻案的吗?我都说了,何鸣人老实,没有坏心思。”

    何鸣晕乎乎的从屋子里走出来,也一脸的期待。

    然而很快,这母子俩彻底绝望了。

    “何鸣,徐茉举报你贪污受贿,你名下那套房产,同样来路不正。所以你要跟我们走一趟,等我们查清楚以后,会依法对你判刑。”

    听到这话,何鸣脸色一白,只觉得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

    “这不可能!徐茉纯粹就是胡说的,领导们,你们可不能让她骗了啊!”

    何鸣捂住脑袋,一脸的痛苦。

    但这一次,没人管他痛苦不痛苦,后面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人,直接把何鸣缉拿。

    赵美华见状尖声哭道:“领导!领导有话好好说,你们不能抓人啊,我儿子他真的没犯错,都是徐茉那个贱人瞎说的。你看何鸣身子都成这样了,他不能情绪激动的,要不然他就完了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儿子!”

    因为截了肢,赵美华行动不便。

    此刻她哭的歇斯底里,从床上滚落下来,努力去拉扯何鸣。

    可这种原则问题,她再怎么撒泼也是没用的。

    在何家村的村民们唏嘘的注视下,何鸣被带走了。

    “徐茉你这个天杀的贱种,等你回来老子娘一定要打死你!”

    赵美兰从屋子里爬出来,一边哭一边哀嚎:“何晶呢,我闺女在哪里,她哥都被抓走了,怎么这死丫头还不回家!”

    有村民看她实在可怜,没忍住说道:“你家何晶丫头也被抓了,她因为找徐茉替考,被关进了拘留所。现在学籍被吊销,估计记下来也要判刑。”

    赵美华闻言脸色一阵扭曲,最后竟然就这么直接气的晕倒过去。

    女儿儿子接连被判刑,她还被截了肢,行动不便。

    这惨痛的遭遇,让赵美华心态彻底崩溃。

    再后来,何晶因为找人替考,被抓作典型,吊销学籍判了两年。

    至于何鸣,还没等给他判刑呢,他自己在看守所里发疯,说自己头疼,把脑袋使劲往墙上撞,最后愣是把自己撞死了。

    赵美华托着残躯去给儿子收尸,在看到儿子尸体以后没忍住,精神彻底崩溃,疯了。

    至于徐茉,在看守所里拘留了三个月受教育以后被放了出来。

    然而因为未婚生子,家里人和她断绝了关系。

    她丢了城里户口,在农村又没有地,只能靠捡垃圾为生,过得十分凄惨。

    再说青奚。

    华清的通知书发过来那天,她正在稻田里,和一群村民们捕鱼。

    “鱼栅栏赶紧收起来!”

    “哎呦,这条鱼可真肥啊,赶紧抓了!”

    “今晚先解解馋。”

    “多亏了青奚同志,咱们这次大丰收啊!”

    稻田里的鱼儿活蹦乱跳。

    青奚穿着胶鞋,将裤腿、袖子挽起来,笑着和大家一起抓鱼。

    就在这时候。

    “青奚!考上了考上了!华清大学!”

    周启琛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来,白皙俊俏的脸蛋因为激动带着点绯红:“你可以上大学了!”

    “厉害!”

    “竟然是华清大学!”

    “青奚同志,恭喜恭喜啊。”

    青奚用手背蹭掉额头上的汗,看着远处向自己奔赴而来的周启琛,顿时就笑了。

    脑海中,系统说道:【宿主,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先停下来吧,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一段时间。】

    看着稻田里肥美的鱼儿,以及拿着录取通知书喜滋滋跑来的周启琛,青奚在心里笑道:【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错,不是吗?】

    【确实,那祝福宿主生活的开心愉快。】

    系统说完以后,就此沉默。

    周启琛拿着通知书,气喘吁吁的来到青奚身前,正准备说话。

    青奚抓着一条鱼笑着朝他丢了过去:“接住了。”

    周启琛脸色一变,紧张道:“我手里还拿着通知书呢,不能弄脏了!”

    可鱼已经飞了过来。

    小周老师干脆把通知书夹在腋下,然后手忙脚乱的去接鱼。

    那条大鱼不停甩尾巴,溅的他满脸都是水。

    等好不容易把鱼抱住了,青奚凑过来笑眯眯的说道:“这条奖励你了,晚上给你炖鱼汤,好好补一补。”

    周启琛顿时瞪大了眼,脸跟着也红了,生怕被人听到。

    看着他紧张的模样,青奚顿时爽朗的笑出声。

    水田里的女人模样精致妍丽,那绚丽的笑容,比天上的太阳都要耀眼。

    周启琛推了推眼镜,也跟着笑了。

    他想,自己要一辈子对她好。

    ——俏寡妇她杀疯了篇、完结——

    期待下一次相聚,爱你们的临西洲。

    202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