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被我渣过的男主重生了[快穿] > 正文 第98章 豪门继承人4
    赛西尔被林空鹿盯得有些不自在, 又朝他凶狠地重复一遍:“睡觉!”

    说完,他给自己也揪几片大树叶垫在地上,然后睡在树叶上, 蜷成一团。

    其实他以前睡觉不垫树叶,就跟其他狼一样,找个岩石逢或其他安全的地方, 或蜷着或趴窝,眼睛一闭,一觉就过去了。

    期间要是有任何风吹草动, 他都能机警察觉,立刻就支起耳朵,睁开眼查看。

    垫树叶这种睡法还是前世跟林空鹿学的, 因为对方爱干净,他就也臭屁地跟着学爱干净, 觉得很新鲜。

    至于现在, 他只是前世在那个什么皇宫, 见人类都有床, 不直接睡地上。作为狼王,他当然也要睡在“床”上, 可不是在学谁。

    想是这么想, 但蜷成一团后,赛西尔又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去偷瞄林空鹿。

    林空鹿仍噙着笑在看他,觉得他蜷成一团的样子,竟真像只狼, 看似凶狠, 实则傲娇。

    年少真好, 真性情真好。

    林空鹿忍不住感叹,再联想到爱人在主世界的可能身份,忽然跟0687商量:“能录个像吗?”

    0687:“?”

    林空鹿:“把他这傻里傻气的样子录下来。”

    0687:“??”

    “录完后存在系统空间,等我回主世界后再给我。”林空鹿笑得不怀好意,头顶似乎有小恶魔在挥动翅膀。

    0687:“可是……”

    林空鹿:“哦对,之前传送是不是出故障,导致我晚三天抵达来着?我好像可以投诉一下你们?”

    0687:“在录了,在录了,有事好商量。”

    林空鹿满意点头,再看向赛西尔,眼神意味深长。

    赛西尔正好瞄见,忽然觉得有些冷,忙闭紧眼,心中又开始胡思乱想——

    这骗子总看他干什么?难道指望他像前世一样蠢,因为怕这家伙冷,就傻兮兮地去凿山洞?

    啧,想都别想,骗子不配。

    林空鹿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将几片大树叶铺在巨石上,然后平躺上去,再将最大那片树叶盖在身上。

    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一群狼,他更像是睡在树叶上的精灵。

    赛西尔又睁开眼缝,盯着他碎金般的发丝和精致的面孔看了会儿,也悄悄舒展身体,改成平躺在树叶上,感觉……还不赖。

    林空鹿微微勾起唇,很快又压平,渐渐睡去。

    森林里一片寂静,只偶尔听见一阵虫鸣,或是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

    狼群大多在夜间活动,但它们最近食物充足,又或者是赛西尔懒,不想动弹,总之,今晚它们没去捕猎。

    闲着无事,这些狼干脆也三三两两地挤在一起,或趴窝或闭眼假寐,几只健壮的雄狼正在远处放哨。

    下半夜,森林里的气温开始下降,甚至有些冷。

    林空鹿的太空服早就没电,无法维持恒温,不自觉蜷起身体。

    不知是气温变化所致,还是骨折带来的影响,他脸色渐渐浮现不正常的红,明显有些发烧。

    一条翠绿色小蛇从旁边的树干上游下,吐着蛇信,“嘶嘶”爬到巨石上。

    赛西尔猛地睁开眼,眼疾手快,瞬间掐住那条蛇的要害,指尖稍一用力,就捏碎蛇骨,蛇身很快就变成软趴趴。

    赛西尔紧张看向林空鹿白皙的手腕,见没被咬,莫名松一口气,再看向小蛇,才发现是条无毒蛇。

    看来死得有点冤,但死都死了,还能怎么办?

    赛西尔在狼群中长大,跟狼一起捕猎、吃肉,没有误杀这种概念,只觉得是意外加餐。

    他把蛇身拧巴拧巴,打算直接吃了,但就在这时,一只小白狼颠着四条小短腿跑来,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中的蛇。

    小白狼的父母在一次捕猎中受伤,不久前刚去世。赛西尔一向优待牺牲狼的家属,倒不至于让这小家伙活不下去。

    但小白狼毛色特殊,食量还大,抢食吃时,难免会被其他小狼崽子排挤、欺负,经常吃不饱。

    赛西尔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沉默着把蛇扔过去。

    小白狼立刻叼起软趴趴的蛇,欢快地嗷呜要咬。

    赛西尔怕它吵醒林空鹿,又想起林空鹿不喜欢血,忙低吼提醒:“去一边吃。”

    小白狼兴奋地低呜一声,咬紧小蛇,迈起小短腿就跑远了。

    赛西尔轻嗤一声,想起林空鹿前世就喜欢这小家伙,说萌。

    啧,不就是有一身白毛?连食物都抢不过其他幼崽,还不如他小时候。

    想完,赛西尔又转回头,这才发现林空鹿的脸色红得有些不正常。

    他忙伸手去试,果然,额头发烫。

    前世有这回事吗?

    当然没有,前世小骗子没昏迷三天,而且他当晚就带几只健壮狼一起扒拉出一个山洞,拾掇干净,让小骗子住进去了。

    赛西尔陷入沉默,难道因为他这次没扒拉山洞,这家伙就被冻病了?怎么……这么娇气?

    他默默脱下自己的麻衣,走过去,掀开树叶,把麻衣盖在林空鹿身上。

    想想觉得好像还是不够,他又找来一块干燥的木板,和一根比较直且差不多干燥的木棍,又找来一些柴禾和干草。

    他先用麻绳做一个绳弓,然后刮下细木丝做火绒,接着将木棍一头削圆滑,再将干木板挖一个凹槽,侧面挖一个豁口,方便火星掉落。

    然后,就可以钻木取火了。

    这个办法还是前世跟林空鹿学的,赛西尔先将火绒放在木板下,再将木棍的圆头对准凹槽,有技巧地用绳弓拉木棍。①

    用绳弓拉,比直接用手搓木棍要省力些。

    其实赛西尔力气大,手速快,不怕累,直接用手搓也能搓出火星。

    但他不懂原理,只记得林空鹿前世是这么教的,就有模有样地这么做。

    没一会儿,木板开始冒烟,摩擦产生的火星也掉落在火绒上。

    赛西尔开始边拉边吹,没过多久,竟真吹出一撮小火苗。他赶紧抓起干草凑上去,很快便将火引旺,最后成功在巨石旁烧起一个小火堆。

    周围打盹的狼睁开眼,看见火堆,忙都默默躲远。

    王是一只不幸的秃毛狼,但它们可不一样,它们的皮毛厚实又漂亮,最怕火。

    林空鹿在睡梦中感受到火堆传来的暖意,紧皱的眉果然微微舒展。

    赛西尔正好看见,心也跟着松了些。

    但很快,林空鹿又裹紧他的破布麻衣。

    赛西尔:……好像还是不够。

    他目光逡巡一圈,最后盯上那只小白狼。

    白色的皮毛确实漂亮,加上是幼崽,毛还软,应该很暖和。

    但小骗子爱干净……

    赛西尔盯着小白狼,深沉地思索片刻,当即有了决定,大步朝幼崽走去。

    小白狼刚饱餐一顿,正美滋滋地舔爪子,冷不丁被他捏住后颈皮拎起,整只狼都有些傻。

    赛西尔是狼王,在族群里说一不二,可不屑向一只幼崽解释什么,直接将小白狼拎到溪边涮洗一番。

    尤其是小白狼那张刚咬过蛇的嘴,也被他掰开,摁在水里涮好几遍,害得小白狼“咕嘟咕嘟”连喝好几口水。

    洗涮干净,赛西尔又将小白狼拎到火堆旁,用做衣服剩下的麻布擦干净水,然后就举着狼烤火。

    小白狼吓傻了,以为他要烧自己,嗷呜呜叫唤。

    “闭嘴。”赛西尔怕他吵到林空鹿,忙低吼威胁。

    小白狼摄于王的威势,顿时不敢再呜,心底却一片绝望。

    完了,它只是吃了王一条小蛇,没想到竟要为此送命,它还这么小呜呜……

    其他狼看见这一幕,也都狼脸震惊。

    王竟要烧死那只小幼崽?为什么?

    “我觉得王是想把小白烤着吃,吸溜!”

    “你怎么啥都能想到吃?我们是智慧种,不吃同类和其他智慧种,更不吃幼崽。”

    “我倒觉得王是想把小白的毛烧没,他指定是羡慕小白的皮毛漂亮。而且你们不觉得王最近有些奇怪?前两天让我们搓麻给他编皮毛穿。”

    “他最近还学那些丑猴子用两条腿走路,也不嫌累。”

    “这么说,王终于意识到他秃毛很丑,开始爱美了?”

    “那可不,毕竟要求偶了。”

    正当群狼议论纷纷,犹豫要不要上前解救小白时,赛西尔终于把小白的皮毛烤干,烤暖和,然后……黑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小白狼塞进林空鹿怀里,当暖炉。

    小白狼被烤得暖洋洋,差点睡着,忽然被换地方,顿时一激灵,又醒了。

    它忙瞪大狼眼,支起脑袋,东张西望,一脸不解。

    赛西尔摁住小家伙的头,把它又摁回去,低声威胁:“好好捂着,不准乱跑。”

    想了想,他又允诺:“要是小骗子明天能好,奖励你吃最新鲜的鹿肉。”

    鹿和羊是他们狼最常捕猎的对象,尤其是小鹿肉,鲜嫩可口,是许多狼的最爱,幼崽也不例外。

    小白狼一听,立刻乖乖点头,还往林空鹿怀里又缩了缩。

    林空鹿仍在梦中,没受伤的右手刚好碰到小狼脑袋,下意识rua了rua,似是感觉手感不错,又捏着小白狼的耳朵rua了rua。

    小白狼龇牙咧嘴,想朝他低吼,但见赛西尔还在旁看着,又怏怏放弃。

    殊不知,赛西尔看见这一幕,心里正直冒酸水。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把小白狼送过去的是他,看见小骗子那只修长漂亮的手在小白狼脑袋上rua来rua去时,心里不舒服的也是他。

    小白狼被rua几次脑袋后,忽然觉得还挺舒服,很快就不抵触,反而用脑袋去蹭林空鹿的手。

    赛西尔眼神阴恻恻,立刻低吼威胁:“老实点,不许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