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水果人[无限] > 正文 第104章 饥饿小镇15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要疯了。

    “这是什么味道?我要受不了了!”

    “天哪, 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味道,赖歌疯了吗?屏蔽屏蔽!”

    “这会是水果?我不相信!”

    很多人都受不了榴莲的气味,尤其那味道还被赖歌放大和加重。

    这一刻给赖歌砸臭鸡蛋、烂砖头、泼冷水等等的人特别多。

    可惜赖歌已经不是当初的赖歌, 无论是老赖歌的经验,还是段厉的指导,都告诉他, 那些负面打赏并不是不可破解,这些手段就相当于攻击,而他只要把这些负面打赏当做玩家的攻击一一化解就可以。

    另外, 负面打赏可以用双倍游戏星币抵消。

    比如,有人花50星币砸你一块砖头,你可以使用100星币抵消这个副作用。

    一开始赖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给他负面打赏。

    有人砸臭鸡蛋, 挡住。

    有人泼冷水,挡住。

    有人扔砖头, 挡住。

    当然, 想要挡住这些攻击, 并不是毫无代价, 就跟战斗一样,需要消耗能量、体力和精神力。

    所以别看赖歌站在那里跟没事人一样, 实际上他一直在和观众们扔过来的负面打赏搏斗。

    有人讨厌榴莲, 也有人特别喜欢,并勇敢地去试吃榴莲果肉。

    “好吃!浓香甘甜, 口味细腻,口感独特!”有人一吃就喜欢。

    喜欢的人也愿意给赖歌打赏。

    赖歌如果不是屏蔽了打赏的声音,此时就会听到持续不断的金钱撞击声。

    这场游戏, 实时观看的观众人数已经破了五十亿这个大关, 正在向六十亿逼近。

    这么多人观看, 又有那么多人关注赖歌,不管是负面打赏还是正面打赏,赖歌的游戏星币都在疯狂上涨。

    赖歌显然轻视了榴莲气味的威力,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负面打赏都应付累了。

    但他舍不得花双倍游戏星币去抵消副作用,就一直硬扛。

    不过还好,观众的负面攻击只是集中在一时,等榴莲气味散开,负面打赏就基本没了。

    赖歌看了眼自己的消耗数值和收获的游戏星币,那酸爽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描述。他的精神力值竟然降到了47%,其他各项数值也都消耗颇大,就算他大战一场,拿到了大笔奖赏吧。

    赖歌拿出两颗补充精神力的葡萄吃了,又吃了一根香蕉补充体力……吃榴莲更补,但他现在不敢轻易动用这个水果之王了,就算吃,他要躲进空间悄悄吃,决不能让气味泄露出去。

    “赖歌,让我出来。”刀哥在蒲桃空间里面喊。

    赖歌感觉周围没什么杀气,这才把刀哥放出。

    刀哥一出来就给了赖歌一个大白眼,“我很强。”

    赖歌好声好气地说:“是的,你很强,我当时只是太紧张。”

    刀哥嘴唇抿得紧紧的,但眼角眉梢都能看出被人关心疼爱的小得意。

    唉,刀哥叹息,身体变小,似乎心理状态也变小了呢,真没办法。

    赖歌看着这样的刀哥,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刀哥指了指那棵树:“我想收了它。”

    赖歌:“有把握?”

    刀哥眼珠骨碌碌地转:“你多给我几颗异能化榴莲,要加强口味和气味的。”

    赖歌失笑,一口答应,“不过这棵树需要大量能量,你能提供给它?”

    刀哥示意赖歌进蒲桃空间,两人在空间里说悄悄话。

    “你说你的异能是吞噬?”赖歌惊诧。

    “对。”刀哥抱臂,脚丫子点地,自得的不行:“大概是受到那棵树的刺激,它想把我吸干,我当时就想反过来把它吸干,托你的福,我的吞噬异能起步应该比那棵树厉害,它被我咬住,能量大量流失,就被我吓跑了。”

    赖歌担心:“你这个异能是必须接触对方才能吸收对方的能量,还是必须咬住?”

    “只要接触就可以。我之前已经拿那两个人渣试过。”刀哥坦言。

    赖歌皱眉:“必须要实际接触吗?那么你在远程上不就会很吃亏?”

    刀哥耸肩:“现在只是初期,我应该也可以远程,放心,我比你会训练自己。”

    赖歌闻言这才放心,“同样的问题,那棵树也需要大量能量,你也需要,你要怎么喂养它和……控制它?”

    面对刀哥,赖歌说得很直白。

    刀哥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没好气地道:“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反人类,我要是收服了它,自然不会让它再吃人,它要是真馋血肉,我就给它喂活的猪牛羊鸡鸭。而且它也不是每天吃,按照它十九年才搞鬼一次就可以看出它的进食频率。”

    赖歌恍然,“也是啊,每次封锁期的失踪人数都在一百到一百二十之间,去除一些被镇子上的人渣杀死的人,这棵树的食量应该在一百人左右。一个人换算一头猪,十九年喂一百头猪,一年十头,似乎也不算多。但随着它成长,它食量增大怎么办?”

    刀哥鄙视地道:“你没听那家伙说这树是太空兽吗?就那点肉食根本无法补足它的能量,我看它就是嘴馋。它原本就生活在太空中,我可以带着它去别的星球捕猎,或让它捕猎其他星空怪兽。这也应该是太空兽原本的食谱。”

    “最重要的是,这棵树的能力并不是吃人,而是控制时间与空间,想想看,如果我有这样的帮手,以后的游戏,我还怕个鸟!就算碰到上辈子老赖歌的最后一场游戏,我也不怕。”

    赖歌眼中闪出光,一把握住刀哥的手:“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帮你收服这棵树。”

    刀哥哼唧一声,“如果是你来收服,应该更容易。但你性子还是太软,就适合养养鬼爪儿、小蜥和小薯条这样单纯的小朋友,这棵树已经被这个镇子的人养坏了,根子就歪了,需要大力掰正和魔鬼调-教。我的能力是吞噬,你再给我一些它喜欢吃的水果,鞭子和糖一起下,就不信不能让它听话。”

    刀哥其实还有一点没有告诉赖歌,树已经习惯了吃人,如果是赖歌,肯定不会让树随便吃,但他就不一样了,遇到人渣和敌人,就让树随便吃。

    两人商谈好要怎么收服这棵树,从空间里出来。

    小蜥蜴和鬼爪藤都已经回到赖歌身上,它们警惕地观察周围。

    小薯条更是隐形飞到高空,扫描周围。

    路拉里躲得很隐秘,但一样逃不过小薯条的眼睛。

    赖歌收到小薯条的提醒,示意暂时不用管那个偷窥者。

    树已经把附近所有掉落的榴莲都吃完了,意犹未尽地它把鬼爪藤和小蜥蜴不吃的两个玩家尸体也给吸收掉。

    说来也奇怪,一般到它想要进食的时候,很难吃饱。这才吃掉两个人和一个榴莲而已,按理说它应该还是很饥饿才对,可那榴莲里包含了让它吃惊的庞大能量,它吃完竟然都不怎么饿了,就是嘴馋。

    树看到了刀哥。

    树凝固,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

    就是这个小男孩,它记得!

    这是它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能伤害它的生物,它被咬得好疼,最可怕的是对方咬住它的时候,它的能量跟着飞快流失,它本来都已经长到三米多了,被这个小男孩咬了几口,它就又缩回到两米不到,太坑了!

    树正要拔腿跑,就再次闻到了那股浓烈的果香。

    啊,好想吃~

    树痛苦地盯着小男孩抱着的大榴莲,口水哗哗地流。

    成熟的榴莲裂开了口子,里面的果肉微微散发出诱树的香气。

    赖歌给的这颗没敢加大气味浓度,就怕观众反应过度。

    刀哥歪头看着树,伸出手,“想吃吗?”

    树不由自主地点头,树冠沙沙地响。

    刀哥一步步向树靠近。

    树一步步后退。

    赖歌看着这一幕,想笑。

    树突然伸出十来条树根,袭向刀哥。

    刀哥伸手就去抓树根。

    其他树根一起缠向那颗榴莲。

    刀哥冷笑:“真是要吃不要命,宁可费一根树根,也要抢到榴莲是吧?赖歌,你不要过来!”

    赖歌就没动。

    刀哥单手抱着榴莲和那棵树打成一团。

    赖歌听到一道木愣愣的声音:“那个……是你的,给我,我放你走。”

    赖歌失笑,看来这棵树很清楚那榴莲是谁拿出来的。

    赖歌:“你如果愿意跟随刀哥,成为他的契约伙伴,就是正在和你打架的小男孩,以后我就提供水果给你吃,不止这种,还有其他很多。”

    木愣愣的声音没有回答,显然不愿意。

    段厉忽然出现在赖歌身边,“怎么回事?”

    赖歌笑着把树出现后的情况说了。

    段厉竟然道:“我也有收服这棵树的打算,如果刀哥不行,就换我来。”

    赖歌脑中一闪:“是为了那个游戏?”

    段厉点头,黑雾笼罩两人,他才说道:“不止是那个游戏,这棵树可以操控时间和空间,它能做的不仅仅是用能量给他人增加寿命,我需要它成为桥梁。”

    “桥梁?”

    “两个平行空间之间的桥梁,不需要跨越时间,只要在同一时间线上构筑一条通往另一个我和你所在的空间,我们把那个赖歌的灵魂送回去。”

    段厉一顿,“如果那个我真是我,他一定会想办法复活赖歌,可时间不容易倒流,他现在如果已经发现事实真相,十成会跟游戏主脑死磕。如果那个我也有我的能力和实力,游戏主脑一定会很头疼。到时不是游戏主脑和那个我同归于尽,就是游戏主脑后退一步,想办法把另外一个赖歌复活。但复活的赖歌肯定不是之前的那个灵魂,那个我一定不会满意。”

    赖歌按住心脏,他能感觉到有个灵魂在雀跃:“谢谢。”

    段厉:“不用谢,为另一个赖歌,也是为另一个我。”

    赖歌笑,他希望所有人都幸福。

    “其实……”

    “嗯?”

    赖歌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其实这个游戏主脑不一定就是坏角色,我感觉它似乎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它对人类只是没有偏向,而是处在一个对众生都很公平的立场。这个游戏主要针对的是北斗星盟对吧,会不会这是一种警醒和教育手段,想要让北斗星盟的智慧物种更加珍惜和重视环境?”

    段厉散去黑雾,“你说的这点,星盟也有人提到。但无论是惩罚还是教育,都要针对曾经犯错的人,随机选择惩罚的不是主凶,很难让人心服口服。相反游戏中的厮杀、凶险、尔虞我诈,才是人们最乐于看到的。想让人类反思他们的作为,这种鼓励弱肉强食的游戏直播方式并没有多大用处。”

    赖歌细思,无意识地呢喃:“也许它也在学习中,它也想找到一个正确的指引方式,又要吸引人、又要能教育人,这种方式可不容易找到。”

    段厉突然挥了挥手。

    薄薄的看不见的黑雾笼罩住树和刀哥。

    想要逃跑的树哭了,它逃不掉了,为什么它的空间转移能力被封锁了?

    树及时察觉到那股让它恐惧的能量。

    如果说刀哥让它头疼,那这股庞大的能量就让它恐惧。

    那个人出现了!

    他又来了!

    刀哥看树跑不掉了,单手把抱着的榴莲抛给它,一把抱住它的树身,威胁它:“看到没有,那个家伙很可怕,我也很讨厌他,我们俩联手,就有打败他的机会。而且那家伙怕赖歌,赖歌怕我,你跟了我,不但可以吃香喝辣,以后也不用怕那家伙对你动手。你喜欢吃这个榴莲吧,你跟了我,要多少有多少。赖歌是我哥,最疼我了。”

    木愣愣的声音突然冒出:“那我……跟他契约。”

    刀哥阴笑:“你确定?赖歌可是已经有三个契约伙伴,他还有我这个宝贝弟弟,更有那个独占欲爆棚的家伙盯着他,你过去连小四都排不到,还会被所有人欺负死。你真的确定要跟赖歌契约?”

    刀哥口气一转:“但你跟我就不同了,我可以承诺你,我只收你一个伙伴。而且我没有情人,只有对我好的哥哥和家人,我可以把我得到的好处也分给你。你看,你跟我就是独一个宝贝,其他人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你好。我还可以把我吞噬的能量分给你,让你不用辛苦猎食,我还可以带你到处玩耍,如果有谁欺负你,我就和你一起打他,我们打不过,我就叫上我哥和那个混蛋一起出手。你看,你和我在一起,好处多到数不清,和我契约吧,你不会后悔的,相信我!”

    树……动摇了。

    “赖歌!”刀哥回头叫了一声:“再给我几个榴莲。”

    赖歌抛了十个给他。

    刀哥不用自己接,那棵树全部接住了。

    “给我……”

    “给你给你都给你,跟我吧,包你不吃亏!”刀哥的口气就跟骗人的渣男一模一样。

    树:“怎么……契约?”

    刀哥嘴巴咧开,“来来来,我教你。”

    赖歌不解地小声对段厉说:“那棵树不谈条件的吗?”

    段厉:“它傻。”

    傻子树跟了刀哥,这个石林小镇也将永久脱离十九年一次的封锁轮回。

    赖歌想和树谈判交换,让它立刻解开石林小镇的空间封锁。

    段厉一把抓住赖歌:“不行,现在还不能解开封锁。”

    赖歌不解:“为什么?”

    段厉板着脸说:“我的任务就是找出小镇封锁的秘密,并破解。一旦打开小镇封锁,我就会被游戏排斥出去,一秒都不能多留。”

    赖歌乐观地道:“可小镇封锁打开,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啊。”

    段厉:“你先说说你的任务内容是什么。”

    赖歌就把自己的任务内容说了。

    段厉和刀哥一起皱起眉头。

    刀哥:“这任务内容有问题,它让你在六个月内保护小镇居民,却没有说封锁解除会怎样。”

    段厉更直接道:“这是个陷阱题。你以为只要解除小镇封锁,就能完成这个任务,实际上就算小镇封锁解除,你仍旧要在六个月内保证小镇的居民存活率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

    赖歌:“……”他也是想当然了。不过就算他让树把小镇封锁打开,对他的任务也没有多大影响,相反如果能和外界联系上,他的任务说不定更容易完成,只是他要作为保护者被留六个月罢了。

    赖歌忽然眯起眼睛:“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游戏巴不得你赶紧离开?”

    段厉给了他一个“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赖歌沉思,“六个月,为什么要特地让玩家们保护镇民六个月?难道封锁打开,这个镇子的镇民还会遇到其他危险?”

    刀哥冷不丁道:“我昏迷了,没有接到任何主线任务。封锁解除,我也不能离开,我得想法触发任务。”

    赖歌眉头深锁,他总觉得有一条线隐约浮现,可想要抓住它时,却又会抓空。

    段厉:“游戏不会做多余的事,它既然搞出好几个主线任务,必然有它的目的。暂时不要让树打开封锁,封闭的环境有弊也有利,继续封锁,我们只需要考虑小镇里的玩家和居民。打开封锁,我离开,你们面对的就是整整一个星球甚至更多敌人。”

    树仰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有古怪的能量波动。像是……它的同类?

    要不要把这点告诉它的契约者呢?

    树想了一会儿,觉得如果有机会脱离刀哥,再和同伴一起把那个能弄出好吃东西的人类一起弄走也挺好,就啥都没说。

    赖歌看树盯着石林边的那些人,以为它仍旧不想放弃那些扔在石林边沿的“祭品”,就想改用水果和它交换那些人,被刀哥叫停。

    “这事交给我,你别管了。”刀哥瞪赖歌,“你别它胃口喂大了,我以后还怎么笼络它?”

    赖歌举起双手:“行吧,树的事我不管了,全权交给你。但那些人……”

    “知道知道。你去找你的安婷女警,让她过来接人。”刀哥挥手驱赶。

    段厉和刀哥目光相对,刀哥冷哼一声,但也明白段厉的意思。

    树不是还想吃肉食吗?

    那些黑袍人和特别赶来分享寿命的某几个人,不是正好的饲料?还省得走法律程序,让这些人渣有逃脱的可能。

    反正石林每次封锁期都要失踪很多人,这次不过才失踪四十多人,已经算很少的了。

    赖歌去联系安婷女警了,刀哥让树去处理那些人渣,树很高兴这个任务,它现在不饿,但它可以把这些肉食都存储起来,慢慢吸收。

    段厉心脏忽然快速跳动了几下。

    有古怪。段厉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阴沉的天空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冷风更大了一些。

    以赖歌的性格和三观,当游戏主线任务只出现A和B时,他只会选择A线。

    而如果他不和赖歌汇合,也不会知道他的主任务是什么。如他一直没有找到赖歌,他是否会选择先完成任务,然后到他们的训练地等待赖歌出现?

    游戏想让他尽快离开,却要把赖歌留上六个月,真的只是因为任务内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