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小心魔(穿书) > 正文 第75章 第 75 章
    研究院破釜沉舟选择公开黑豹和狼孩的关系, 自然是为了借由公众的力量,反抗来自异能团的压力,从而留下辛馍。

    只有保证辛馍和科昔谟都留在研究院, 他们的实验才有成功的可能。

    可专家们万万没有想到, 辛馍和科昔谟会主动离开研究院,前往异能团基地。

    当巨大的变异豹驮着貌美的少年,陡然出现在异能团基地时, 在场的异能者几乎齐齐瞪大了眼,哑口无声。

    此时正是异能团晚修的时候,异能者们都集结在训练场地参加日修, 没人缺席, 因而,当变异黑豹与生俱来的威亚一外放, 在场众人竟都动弹不得了。

    异能团中不乏战力出众的高阶异能者,此刻对着两人高、姿态悠闲的超级豹王, 却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只纷纷张开了手, 护着年幼的异能者往后退。

    “全体成员往后退!”

    “不要动异能,不要惹它也别靠近!”

    大型猫科动物走路时步子都很轻, 科昔谟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只沉默地往里走。

    这一举动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尖叫声和吼叫声此起彼伏。

    有些胆小的异能者当场被吓得绊倒在地, 哪怕坐着也不断往后退, 试图离这头可怖的变异兽远一点。

    “不好……快……拦住它……它想进基地中心……”

    “天呐为什么科昔谟和狼孩会出现在基地?他们不是刚刚还在研究院?”

    “快点打电话通知团长和研究所!”

    ……

    高阶异能者根本控制不住现场的局势,不管是尖叫奔逃的人还是看热闹拿着手机直播的人, 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何况, 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是看过之前直播的, 哪怕不认识辛馍,也认识科昔谟,这会儿见了豹子,就算不害怕,那也是兴奋过头导致的。

    在同为异能者的情况下,实在是很难让他人听命。

    唯一不受影响的,恐怕只有坐在沈青衡背上的辛馍了。

    少年这会儿抱着的冰淇淋已经吃了一半了,整个人看着懒洋洋的。

    他乖乖□□夹紧了黑豹的腰腹,见人群如同摩西分海一般空出一条道,让沈青衡走过去,还好奇地歪了下头,似乎根本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惧怕变异兽。

    少年懵懂无辜的神色和艳丽绝伦的容颜,成功让在场的人呼吸一滞。

    下一瞬,这个无意识的“歪头”,直接萌得现场众人再次尖叫起来。

    不同的是,之前有人尖叫是害怕想要逃跑,而这次,他们是兴奋地直往豹子那里冲。

    “馍馍!看我!”

    “宝贝看这!看妈妈的镜头!”

    “滚开!害怕的都给老子滚,别挡着我看狼孩!”

    “前面的能不能走开?”

    ……

    有些人见状甚至直接开了现场直播,标题就是《科昔谟和辛馍惊现异能团!》

    网上消息传播速度实在太快了,不过几秒,直播间内便涌入了大批人。

    “我日!史上最离谱cp?”

    “我好羞耻我竟然有点兴奋,只有我觉得科昔谟驮着辛馍走路很se吗?”

    “你不是一个人,宝贝大长腿夹豹子腰,给我夹不要停!”

    “他好纯情我好爱”

    “笑死,这俩跑到别人异能团基地,我居然不觉得离谱,还希望科昔谟多走几步……眼泪不争气从嘴角流了下来……”

    “听说磨久了就会那个,夜市小黄文都是这么写的。”

    “预感明天夜市有他们的同人文……”

    ……

    相比起现场尖叫语无伦次的异能者,直播间的观众明显更热衷于磕cp。

    末世娱乐活动太少,这样的盛况可以说是第一次出现。

    辛馍听不清周围的喊叫声,茫然地转头望了一会儿,便收回视线。

    他微微蹙了下眉,趴下来揪着黑豹的耳朵,道:“豹豹,他们一直叫。”

    沈青衡闻言停了下来,抬眸一扫,沉沉的神识威压放了出去,隔绝了过于嘈杂的声音。

    可如此一来,不同于黑豹威压的修士神识,要想不被高阶异能者发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不,本来还不如何焦急的异能团长当即加快了速度,从内场冲出来。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辛馍懵懂的目光就对上了从人群后面赶过来的异能团长。

    他是第一次见到秦宽,此时都没听说过,所以也没有什么感触,只转过头跟沈青衡说话。

    “豹豹,我们要跟人类住吗?”

    沈青衡回头看他,摇了下头,又将少年调皮伸过来揪自己胡须的手一口咬住,不让他走。

    辛馍被逗得笑起来,忙用另一只手拍拍豹子,撒娇道:“我不是故意的。”

    话音刚落,手心就被舔了一下。

    辛馍痒得缩了缩肩膀,面上都是笑意,手上也跟着左扭右扭。

    沈青衡也没多逗他,轻轻磨了下指尖就松开了。

    辛馍气哼哼地将手塞到黑豹厚实的皮毛里,又微红着脸转过头。

    这段互动持续时间很短,不注意甚至会忽略掉,可直播间观众和现场的人年轻的时候都是什么火眼金睛的磕cp选手,当下不仅看得清清楚楚,还很有经验地录了下来。

    “谁会,边入.侵别人基地,边谈情说爱啊!(半恼)”

    “烦了毁灭吧,就几步路,扔了一吨的糖!你们俩快给我进去!光天化日之下!”

    “请给他们分配个无人机,二十四小时直播,谢谢。这对单身狗很重要,求求了。”

    ……

    辛馍有了结界的庇护,根本不会被外界的尖叫声吓到。

    他胡乱挠了挠黑豹的脖子,又低头挖冰淇淋,只安分地等着沈青衡带他走。

    辛馍自己是无动于衷了,可秦宽想要见辛馍的渴望却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甫一对上少年的目光,这年轻的异能团长就僵住了身形,脚步也瞬间停住。

    随后,在发现遍布整个基地的陌生能量之后,秦宽又立刻回过了神。

    青年张开手紧紧一握,四周的空气便瞬间一空。

    顷刻间,本是尖叫推搡的人们顿时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呼吸困难,立刻弯下腰喘气,安静下来。

    秦宽威名远扬,这一手震慑早已不知道用过多少次,当下,竟是没人敢再闹,仿佛纷纷捂着胸口开始挪动,排起了整齐的队列。

    沈青衡率先发现了这一点,停下步子,转过头审视不远处的特级异能者。

    他看着极为平静,显然并不受影响,也未曾感到意外。

    秦宽见状,又有些紧张地看向辛馍,手一松就把异能撤了。

    在他们眼里,狼孩是非常脆弱的。

    可辛馍这会儿也一点事没有,甚至还疑惑地看了秦宽一眼。

    这下,秦宽就知道,他的异能对沈青衡和辛馍无效了。

    巨大的豹子很快驮着少年走了过去,停在秦宽面前,又转过头,看向内场,意思不言而喻。

    秦宽神色有些阴郁,显然还记得黑豹和辛馍的特殊关系。

    但这会儿他并没有别的选择,除了妥协。

    青年阴沉着脸,拉低了兜帽,片刻后点头,转身领着黑豹离开。

    这一出和默剧也没什么差别,手下的异能者见状都有些不解。

    “团长为什么带走科昔谟?”

    “安顿它们倆吧。”

    “科昔谟有智慧?它能和秦宽交流啊。”

    “看起来是。”

    “有点恐怖,变异兽太聪明了不是好事。”

    “好烦团长动手太快了,我直播都断了。”

    “哎我也……刚刚没挤出去。”

    “挤出去也没用吧?他们身上有一股能量,靠近不了。”

    “真的假的?科昔谟有精神系异能?那岂不是能变人?”

    “别了,我爱黑豹,变人没那味了,馍馍肯定不喜欢。”

    “确实。现在这样猛兽配美人,更和谐,有种神秘感。”

    ……

    众人的交谈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再也听不到了,他们已然来到了基地中心。

    沈青衡目标明确,并不四处乱走,只精准地停在了休息室门口。

    秦宽皱起眉,沉默片刻,拉下兜帽,看向辛馍,有些艰涩地哑声问:“黑豹想做什么?”

    其实秦宽更想问辛馍来干什么,是不是愿意跟着他了,但他没那个勇气。

    毕竟,辛馍明摆着更喜欢科昔谟。

    异能团虽然看着强横,好像能随时强取豪夺一样,但在发现没办法控制豹王之后,任何一个足够理智的异能者都不会铤而走险。

    “豹豹他……”辛馍下意识嘟囔了一句,又停下来,茫然地转了转眼珠。

    似乎是发现自己不懂,他忙趴下去问沈青衡:“我们来做什么呢?”

    沈青衡喉间低吼一声。

    这一次,他用的是龙语。

    辛馍听懂了,乖巧地点头,笑着对秦宽道:“我们来帮助你们。就是那个……叫什么问题来着?”

    沈青衡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噢!就是,繁衍。”辛馍认真道,“只要给我们一个地方住,要在你们很近的地方住,就好了。”

    说白了,龙族气运中包含的生机乃当世之最,想要激活人类坏死的细胞,在科技医疗技术已经完全无法做到的情况下,就只有依靠辛馍了。

    以辛馍的气运来帮助这些人,从而将他们身上的气运作为回报,更多地收集回来,延长辛馍的寿命,就是他们此行的任务,和前两个世界可以说截然不同。

    不过,沈青衡没有详细解释,辛馍也似懂非懂。

    秦宽听了却神色怔愣,定定地看着辛馍。

    然而,片刻后,青年的眼神又灼热了起来,道:“你能做到?”

    “嗯。”辛馍娇矜地点头,“豹豹说能,那就一定能。”

    秦宽满心喜悦瞬间被浇灭,看了一眼变异黑豹,转身打开大门。

    “你们住在中心楼,能最大程度影响到附近的异能者。”

    辛馍探头看了看,里面是完全没见过的独栋别墅,但别墅与别墅之间又有走廊,大概是后期加的,整体条件看起来比研究院还要好的样子。

    他有些好奇地从沈青衡背上滑下来,牵着黑豹的尾巴往里挪……

    之所以不是走,是因为走路不熟练,总给人步子软绵绵会摔倒的感觉,看着高挑又单薄。

    从秦宽的角度看过去,少年几乎完全倚靠着黑豹,连那条豹尾,也是紧紧捏在手心里,捂在肚子上,明显是怕生的反应。

    如银的长发倾泻而下,走动间随着微风轻轻扬起,与身边漆黑的身影形成鲜明对照。

    圣洁得仿佛一场梦……不像是凡间应有的。

    可也是这样的体型差和与众不同的依赖,刺伤了秦宽的眼。

    说不上是妒意还是仅仅是对美人的独占欲,秦宽只觉得心脏焦灼不堪,有种全然把握不住的躁郁。

    许是秦宽的目光太过于灼热,辛馍直觉有些不适,狐疑地往后看了一眼。

    他的桃花眼眼尾天生有些微微上挑,一回首就像在勾人,可真的细看,又分明没有一丝一毫的引.诱之意,只有懵然和胆怯。

    之前他一直不看秦宽还好,这一看,已然把秦宽的理智烧穿。

    辛馍只觉一对上眼,对方便突然大步朝他走了过来,紧接着动作迅猛地伸出手,似乎是要拉他。

    陡然迫近的陌生气息让辛馍不高兴地蹙起了眉,下意识转头往沈青衡那边退,整个人扑到了黑豹背上躲避。

    而沈青衡的反应明显比他还要快。

    只听见一声低沉的嘶吼,伴随着血肉被划破的裂帛声,浓郁的血腥气就从后方传来,同时还有成年男人吃痛的闷哼声。

    辛馍被这个声音唬得微微颤了一下,惊疑地扭过头去看。

    却见秦宽的一只手臂已然被划开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此刻血流如注,明显是被猛兽的利爪硬生生撕裂的。

    辛馍愣愣地看着,还未及反应,就被厚厚的豹爪直接搂了回去,按到怀里,不让他继续看了。

    沈青衡安抚地舔他的侧脸,想让他平静下来。

    但辛馍还是有些慌张,他扒拉着黑豹的爪子,探出头,小声道:“豹豹抓他会不会有事呀?”

    沈青衡眸色沉静地摇头,没杀人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也就辛馍被溺爱久了,才忘记了沈青衡原本就是修杀戮道的,修真界强者为尊。

    秦宽这会儿同样清醒了过来,转过头,定定看向了少年,眸色是辛馍不懂的深沉。

    他道:“变异兽伤人,以基地的法律,应该依法论处,直接击毙,你知道吗?”

    辛馍闻言顿时小脸一白,呼吸急促起来。

    他几乎是立刻就站直了身子,转过身,张开手,把巨大的黑豹挡在身后。

    这一刻,仿佛之前的胆怯和慌乱都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少年明亮的桃花眼如同燃起了两朵小火苗,熠熠生辉。

    他极为坚定地对上了秦宽的目光,一字一句冷静道:“那又怎么样呢?人族的法律,不是我们的。”

    “你难道不是人类?”秦宽皱眉反问。

    辛馍想了想,轻轻点了下头。

    “我现在不是人类。”

    虽然以前好像是当过人,但他现在是龙没错。

    秦宽闻言,却以为辛馍是说自己是狼孩,一时无言以对。

    狼孩在狼群中长大,确实很有可能把自己误认成狼崽。

    他看着辛馍单薄的身形,又看了一眼健硕的黑豹。

    少年实在太过柔弱,根本就没有保护黑豹的能力,却还是站了出来。

    秦宽微微眯了眼,哑声问:“你想袒护它?”

    辛馍摇了摇头,认真道:“我没有袒护。豹豹养我,最爱我,对我最好,我是在保护他。”

    就像沈青衡随时随地都会守护他一样。

    “所以你也不在意别人因为黑豹而受伤?”秦宽问。

    辛馍闻言蹙着眉,摇了下头,道:“是你要拉我,没拉到,你打不过豹豹,就还要怪我。你好奇怪。”

    秦宽一噎。

    辛馍又老实道:“豹豹对我最好了,我不关心他,难道关心你?”

    少年脸上是真诚的疑惑,看着没有一点冒犯之意。

    可他说的每一句话,又分明是往爱慕者心里插刀。

    秦宽久久没有开口。

    辛馍见状,便不再理人,只转头依赖地抱着黑豹的脖子不撒手,整个人也几乎挂到豹子身上。

    任谁看了他这副模样,都知道他在意的只有科昔谟,这可比刚刚科昔谟的下马威要伤人得多了。

    秦宽一时拳头攥紧,气息狠戾。

    沈青衡不以为然,反倒心情愉悦,怜惜地舔了舔辛馍的额头,将他卷到背上,转身径直走了。

    那矫健的步伐,可看不出一点怯意,反倒冷静的很。

    这一幕看在闻讯赶来的专家眼里,实在是尴尬至极。

    目睹全程的艾莉博士笑了一声,道:“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围观秦先生挖墙角失败现场的。虽然,单方面的碾压确实让人觉得没意思,不过插足者没被咬死也是万幸了吧?”

    “……”陈琅被这话吓了个半死,连忙打和场,“不是不是,艾莉她糊涂了,秦先生的伤要不要让我们帮你包扎一下?”

    秦宽闻言,冷冷看了一眼艾莉,道:“不用。”

    说着,青年便掏出了一瓶外疗喷雾,随意往手上喷了好几下,伤口转瞬间就重新长出了肉,变成了一道疤。

    随后,他便丢下众人,追着辛馍走了。

    艾莉看着他的背影冷笑,道:“还不死心。只有这些自以为强者实则对着科昔谟什么都不是的异能者,才有脸介入变异兽的感情。真以为强取豪夺就能得偿所愿?”

    “看他这样子,大概率是打不过科昔谟,要不然早就下手了。”另一名专家道。

    “当然了。”艾莉笑了,“如果黑豹只是普通的豹子,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科昔谟的尸体,真庆幸科昔谟是无敌的。”

    陈琅赞同地点头,又道:“先跟上去看看。别给异能团反应和联合的时间。”

    ……

    陈琅的担忧自然不是毫无缘由的。

    他们很快赶了过去,一过拐角,就见独栋别墅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三位异能团长,个个虎视眈眈。

    艾莉随身带着的针孔摄像头当即把这一幕录了进去,传到直播间。

    他们都有些担心异能团会对科昔谟下手,然而,没等专家们开口,辛馍就开了门,站在门里脆生生道:“我要和豹豹睡觉了,不要敲门。”

    话音刚落,只听见砰的一声,房门直接被后面伸过来的一只爪子甩上了。

    直播间观众——

    “他好帅我好爱。”

    “为什么我会被豹子迷了眼?”

    “能在异能者基地装摄像头吗?”

    “这届情敌怎么连豹豹都打不过?不是说基地前三的高手?就干瞪眼?”

    “可能他们真的破不了科昔谟的能量圈吧,虽然说是不想伤害动物,但秦某人刚刚不还威胁人家要击毙?”

    “笑死,宝贝保护科昔谟,可把情敌气死了。”

    ……

    沈青衡虽然能知道外界的动向,但关于网上直播的讨论,他是不清楚的。

    毕竟修士没有上网的习惯,对直播就算了解,也不会专门去留意,这就导致网友们磕cp磕得飞起,当事人还一个都不知道。

    辛馍正在席梦思上乖乖躺着,掀开了衣摆,让沈青衡看他的小肚皮。

    白腻的指节戳着肚皮上的软肉,一戳一个坑。

    “豹豹,看我肚子。”

    沈青衡正站在窗边观察外面的布局,闻声转过身,爪下一用力,巨大的黑影便瞬间窜到了辛馍身边。

    他拨开少年的手指,凑近观察了一会儿,才微眯起眸,抬头去看辛馍。

    “怎么了?”沈青衡依旧用的龙语。

    辛馍拍拍肚子,道:“今天吃很多,也没有鼓起来。”

    “嗯,许是适才活动了一下,消化了。饿了?”

    “没有呀。不想吃了。”辛馍伸出手,勾住了沈青衡的脖颈。

    黑豹垂首看着他,沉吟片刻,道:“不想刷牙?”

    辛馍被说中事实,忙收回手一把捂住黑豹的脸,急道:“不准说!我才不是懒……”

    沈青衡明显不信,淡定地看着他。

    辛馍心虚了,松开手,小声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变成豹豹,不能给我刷牙了……我就不想刷两次。”

    说着,辛馍又狐疑地问:“为什么豹子不能刷牙,老虎可以呢?”

    “因为黑豹不是我的身体。不能带回去。”沈青衡道。

    “噢,这个有什么关系?”辛馍好奇。

    “……”沈青衡沉默。

    辛馍见豹子不吭声,又抱着脖子摇晃。

    “说嘛!”

    沈青衡油盐不进,就是不说。

    辛馍撒娇不成,转了转眼珠,问:“那我问另一个,你怎么之前不说龙语?”

    沈青衡沉默片刻,道:“配合你。哪头豹子会说话?”

    “胡说……你都是吼的,龙语都是吼,只有我嗷嗷叽叽,你跟我不一样。”辛馍抓着豹子耳朵挠。

    沈青衡无法,索性舔了下少年的脖子。

    辛馍痒得蜷缩起来,又腼腆地笑,起身一翻,爬到了黑豹背上。

    他倒坐着,手上就是黑豹的尾巴,仿佛抓着玩具一样摸来摸去,把毛都揉得乱糟糟的,又贴到脸上蹭。

    沈青衡由着他闹了一会儿,才趁他不备,直接将人卷住扯了下来,压到床.上。

    辛馍扑腾着要起来,脸上又迎面飘过来一张纸。

    “咦?”他好奇地抓过来,摊开一看,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呀?”

    “你的日记。”沈青衡脸不红心不跳。

    “什么是日记?每天写东西?”辛馍问。

    “嗯。”

    “那你给我一支笔,我要写你!”辛馍伸出手。

    沈青衡便起身给了他一支笔。

    少年立刻坐了起来,将纸铺平,抓着那支圆珠笔研究了一下,确定是没见过的笔,也不在意,只兴冲冲地准备往纸上写。

    可当他写了《辛馍的日记》五个字后,临到头,要写正文,又停住了。

    沈青衡盯着他,问:“如何?”

    “唔……写什么呀?”辛馍歪头问。

    “一切你想写的,仅限于今日。”

    “那……写了有什么用吗?”辛馍期待地问。

    沈青衡沉思片刻,道:“没有。”

    “那不要了,你一定是骗我写作业。”辛馍把笔丢回去。

    沈青衡又将笔塞给他,哄道:“写了什么心愿,本座便实现你的愿望。亦或是,有什么问题,本座也都会答复你。”

    “就是有求必应吗!”辛馍双眸亮晶晶的。

    “嗯。”沈青衡应了。

    “那好,我来写,你转过去吧。”辛馍娇娇地支使人。

    “……”沈青衡突觉失策,迟疑道,“本座不看,如何实现你的心愿?”

    “那当然是我来念。”辛馍眼巴巴地瞅着黑豹。

    “……”沈青衡心中叹息,道,“罢了。本座毕竟是要将纸收进芥子空间的,就许你当日不看,如何?”

    “就一天啊?”辛馍犹豫。

    “若本座同样写,你也一样隔了一日就能看到,这是一样的。”沈青衡哄他。

    “也是噢,要公平。”辛馍不疑有他,很快点头答应。

    等沈青衡走开了,他便动笔开始写。

    “豹豹今天有点坏。他说黑豹不是他自己,就不会给我刷牙不会舔我了……

    明明很舒服……

    臭豹豹,他一定是懒了,不想舔,才找借口。

    我要想个办法让他跟我玩才好。

    我今天怀疑,豹豹没以前厉害了,他以前跟我玩都玩好久。他可能不行了。”

    辛馍写完,看了一遍,觉得自己写的完全是客观事实,至少不会被揍。

    然后,他又想了想,做贼似的转头瞄了一眼沈青衡的位置。

    见黑豹不在卧室里,辛馍又悄摸摸把纸撕了一小片下来,铺好开始写。

    “电视机说,亲亲就是接吻。接吻是豹豹很喜欢我。可是豹豹不是这样说的。

    他都说,会一直守着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两个也不是一个句子啊。是不是哄我。

    人类跟太傅一样,总是喜欢说话变来变去,我最讨厌太傅了。他连我、吾、俺,都要我分出来,真是个没事做的坏老头,还不如多吃一碗饭。

    但是,我知道人类能活很久很久很久,所以他也要我活很久,才带我来做任务,他对我好。”

    写完,辛馍便把纸条揉成一团,放进口袋里,使劲拍了拍,直接拍扁,确认不会被沈青衡发现。

    他下了床,抓着白纸出门,去别墅客厅找黑豹,边走还边远远地就开始唤人。

    “人类!我写好了!快来实现愿望!”

    ——《心魔娇养日记七十四》

    【《辛馍的日记六》

    (当日起初没有日记,不知为何,只画了一头脸上带两团红晕的小龙,看着倒像是某种没见过的颜料,也不知何处得来的,随后,一直到第二天,纸上才有了记录)

    坏人类,欺负我!

    不过……这个画笔挺好玩的,我就原谅你了。可惜豹豹太黑了,不能用颜料染色,我想染个绿色的豹豹,这样我们去草原,谁都找不到他了。

    (一月后,沈青衡补记)

    本座不行?

    是谁总撒娇想要,一被碰了又哼哼唧唧受不住用脚蹬本座?

    (两日后临时补记)

    本座并非故意等到一月后方记录,实在是豹子无法动笔,并未哄你,莫要生气了。作为补偿,将此前的十页给你看,如何?

    (下面是翻页,一个小手印和一个大手印,再往后翻,就是新的字迹)

    哼!黑纸白字!(后被沈青衡改正为“白纸黑字”)你画押了,就不能不算数。都盖手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