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道爷不好惹 > 正文 第705章只是巧合?
    翌日。

    “啊……”

    熟睡中的张猛突然毫无预兆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并随之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

    “咣当。”

    紧接着,张猛被一脚踹飞。

    “卧槽,你特么能不能行了?”王长生拍了拍裤角,转身又坐在了床边。

    自打他二人回到了张猛家的别墅后,这小子就以“害怕”为由,硬把王长生拉到了他的房里。

    一开始,这小子还想和王长生同塌一宿的,是王长生死活不允,他才不甘的睡在了沙发上。

    “嘶……,王哥,你这是干嘛呀。”张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屁股,仅穿了一条裤衩的他又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

    “这特么都第几次了?”王长生轻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被那几个杀手给吓着了,这一宿,已经一惊一乍的起来了数次。

    “啥几次?哥,难道,难道你和你干啥了?”张猛顿时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除了还有昨晚那些遇刺时的记忆外,别的根本就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怎么会和王长生睡在一间房里的,都没有半点的印象。

    “那个啥,王哥,反正都这样了,我会对你负责的。”张猛好像明白了什么,打了个哈气,“我这腰酸腿疼的,再让我睡会行么?”

    “卧槽,你,你特么说啥?”王长生的脸上顿时爬满了黑线。

    “哎呀,好啦,我说王哥,多大点事呀,咱都成年人了,干点啥还能咋的?”张猛确实是困了,说着,直接一头朝床上栽了下来。

    “卧槽,我说张猛,你特么混大了吧?敢特么给老子的脑袋上扣屎盆子?”

    王长生差点没气炸喽。

    紧接着……

    “啪。”

    “我特么让你睡!”

    “啪。”

    “我特么让你腰酸腿疼!”

    “……”

    都说打人不打脸,可王长生的拳头却如疾风骤雨般,拳拳都揍在了张猛的脑袋上,房间里顿时传来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砰。”

    张猛的身体如炮弹般被射出了门外,而一直在门口等着的管家张三在看到飞出来的这个猪头时,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呵呵,早……早啊三叔……”张猛尴尬的爬了起来。

    “你,你是张猛?这,这怎么个情况?”张三一开始都没认出来他们家的这个大少爷,结结巴巴的道。

    “呵呵,没事,没事,我和王哥在晨练呢,可能动静有点大了,是不是吵到你了?”

    “晨练?”张三顿时一愣。。

    哪有晨练把自己练成猪头的?不过他转念一想,看了看张猛的红裤    衩,又看了看床上的王长生,随即了然的一笑,道:“那个,少爷,老爷回来了,吩咐我先过来看看,要是和你王先生醒了,想和你们一起用个早餐。”

    “好,等我穿件衣服。”张猛吃力的抬起了门板,转身走进了房间。

    毕竟现在的他还只穿了一丢丢。

    几分钟后。

    踏着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地面,张猛和王长生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餐厅,而张总在见到他们后则礼节性的微微颔首,并示意他们落座。

    而张猛在见到他父亲的后,马上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气质比平时优雅了不少,就连态度也温和的很多,王长生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同一人会在短短的一瞬间就能有如此大的变化,要不是他认识这个张猛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定会对他有另一种认识。

    “呵呵,没想到当日一别,竟又能与王先生在寒舍相遇,真是幸会,幸会呀。”张总的声音把王长生拉回了现实,他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无足轻重的小事。

    “张总客气了。”王长生淡淡一笑。

    “呵呵,王先生,恕我冒昧,不知道我那位苏侄女现在可好啊?”张总含笑着说道。

    “嗯?张总这是何意?”王长生的声音顿时一冷。

    也许在外人的眼里,苏童早已成为了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但无论怎样,苏童也是他唯一认定的女人,尤其在真相还没查明之前,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出言诋毁。

    “呵呵,王先生可千万别误会了。”一看王长生的脸色变了,张总赶紧摆了摆手,又说道:“其实苏家的事,张某也听说了一些,可张某却终于觉得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王长生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尽管他不知道这个张总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但苏童就是他的逆鳞,如若这个家伙再敢不知深浅,他必让对方付出沉重的代价。

    “呵呵。”可张总却只是轻轻的一笑,随后又说道:“以我对苏侄女的了解,我一直认为她是个好女孩儿,更不可能弄突然的弄出那么档子事儿,我觉得这里一定大有文章。”

    “也许王先生还不知道,就在苏侄女出事的第二天,我在名品楼的那批钻石也突然被人全都买走了,我知道你和犬子的关系不错,原想在知道后,把这事和你说说,可一直也没联系到你。”

    “有这么巧的事?”王长生眉毛一挑,“知道买主是谁么?”

    先不说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单单那批钻石的价值,他这个当事人那可是相当清楚的,就算在京城,也没几个人能有如此大的手笔,能一口气将其全部的拿下。

    “还,没那个人很谨慎,交易时用的是国外的户头。”张总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过,我始终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而且那批钻石在被买走后,就突然失去了踪迹。”

    “爸,你是说那批钻石之后在京城就没在出现过?可这事又和我嫂子有什么关系?”这时,一直在旁边装得跟个孝子闲孙似的张猛突然愣愣的来了一句。

    在这段时间,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去解决自己和余占婷的婚事上了,当然也就没闲心去听什么花边新闻,自然对苏童的事也就全不知晓。

    “哎。”看着张猛一脸懵逼的样子,张总却叹了口气,“你说你呀,啥时候才能长进点啊。”

    “你想想,苏侄女前脚被人从名品楼挤走了,后脚名品楼就卖出了这么一大批东西,难道这就不说明点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