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穿回来的鲛人小O[星际] > 正文 第87章 第87章 发表
    第87章 发表

    再给云非一个机会。

    再给他一个机会, 他想早在蓝希询问他,是否介意他拨通讯时,他就会说他介意了。

    现在蓝希问他, 可不可以将通讯改为开放式通讯。

    他……

    可以说不行吗?

    面对洛斯帝国的陛下, 他可以说不吗?

    云非硬着头皮道:“当然可以。”

    蓝希将通讯改成了开放式通讯。

    通讯投影放大, 亚尔维斯说道:“云非, 过来。”

    云非眼皮跳了跳, 他从通讯投影拍不到的死角站起身,走到了蓝希身旁不远的位置站着。

    云非看向投影视频中的亚尔维斯, 恭敬说道:“陛下。”

    “海妖学院的训练让你的个人终端损坏了?”亚尔维斯询问。

    假的。

    云非下意识用警告的目光看了蓝希一眼。

    成功接收到云非目光的蓝希唇角弯了弯。

    亚尔维斯又道:“蓝希少将会修复, 你可以先让蓝希少将为你修复。”

    云非眼皮跳了跳。

    蓝希说道:“陛下,已经修复完成了。”

    云非松了一口气,蓝希没拆穿他。

    亚尔维斯顿了下,说道:“看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蓝希:“是,几乎看不出什么问题。”

    云非:“……”

    云非心惊胆战, 唯恐自己继续翻车。

    例如, 亚尔维斯又或者蓝希再次询问云非, “你之前为什么说, 蓝希不大方便被看到”的这种社死问题。

    幸好,暂时还没有。

    但是……

    他又隐隐感觉哪里不对。

    云非看了看亚尔维斯,又看了看蓝希。

    他发现, 亚尔维斯目光专注地看着蓝希, 蓝希目光专注地回看亚尔维斯。

    两人最开始说的是简单的客套话,然后说起了天龙座之战遇到的部分问题。

    天龙座的战斗结束了, 却还有更多的战斗在盯着洛斯帝国, 直到他们彻底击溃阿亚文明。

    这注定将是一场长期战斗。

    亚尔维斯和蓝希毫不避讳云非谈论着公事。

    当他们谈论公事时, 云非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听久了,就激发了他的创作欲。

    他想为帝国做些什么。

    想为亚尔维斯,想为蓝上将、蓝希……以及那些在边界浴血奋斗的战士们做些什么。

    而他能够对帝国做出的最大的贡献,也就是制造魂器。

    他打开个人终端,耳边听着两道熟悉的声音,开始设计八级魂器图纸。

    他总会心存念想。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战争就会结束。

    如果,他想的是如果,他能够更早地制造出九级、十级,甚至是超十级的魂器,那么,战争是否会更早地结束。

    不会再有战士们死于战争,不会有更多的老人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会减少许多的悲伤。

    云非脑海中有数之不尽的思路,他捕捉一闪而逝的灵感,完善着终端面板上纷乱的图纸。

    忽地,他听到蓝希说道:“陛下,您看起来很疲惫。”

    云非双瞳瞠大,什么情况?

    一直以来都是亚尔维斯关心蓝希,为什么蓝希今天忽然关心起了亚尔维斯?

    云非莫名感觉到了危机意识,他现在设计图纸,眼睛偷偷地朝着蓝希瞥了眼,又朝着亚尔维斯看了眼。

    这一刻,他忽然能明白之前苏丹雪强行站在他和蓝希之间的想法了。

    如果不是过于违和,现在云非也想站在亚尔维斯和蓝希之间,让他们两人无法看向对方。

    亚尔维斯轻声叹息,他道:“最近总会思考许多事情。”

    蓝希道:“我知道许多安眠的药草熏香,或许对您有帮助。”他都用过,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没有用处,但是对于别人效果应该还不错。

    亚尔维斯道:“谢谢,我很需要。”

    蓝希道:“我发给您。”

    亚尔维斯点头。

    云非:“……”

    云非眼角跳了跳,原本亚尔维斯就喜欢蓝希,现在蓝希对亚尔维斯表示关心,亚尔维斯怕是更加无法自拔。

    不行。

    亚尔维斯说道:“蓝希,等你回到帝星,我们……”

    云非忽然加大声音,“陛下!”

    亚尔维斯和蓝希同时看向云非。

    亚尔维斯询问:“云非,怎么了?”

    “……”云非沉默。

    没事。

    两双眼睛直直看向云非。

    云非脸颊通红,现在这种情况下,没事都要找出事来。

    他在片刻的沉默后,说道:“我,我希望陛下和蓝希大人能够给我意见。”

    亚尔维斯询问:“什么意见?”

    云非沉默了下,说道:“……是关于九级魂器的设想。”

    亚尔维斯惊讶:“云非,你已经在设计九级魂器了?”

    云非想,他现在还不行,等他能够制造九级魂器,不出意外的话至少还需要半年到两年。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随便找个理由妨碍亚尔维斯陛下和蓝希之间你侬我侬。

    为了破坏两人之间和谐的相处,云非甚至询问两个魂器制造方面门外汉的意见。

    也是……

    卑微。

    云非说道:“是这样的,和七八级魂器不一样,达到九级的魂器就能进入全拟态化,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全拟态魂器,是全兽化好,还是元素化好?”

    亚尔维斯和蓝希齐齐看向云非,片刻没有说话。

    云非眨了下眼,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问:“……我说错了什么吗?”

    蓝希:“不。”

    云非看向蓝希。

    蓝希说道:“只是有些意外。”

    云非:“……啊?”他不懂蓝希这句话的意思。

    亚尔维斯说道:“过去,云非,你并不会问我们这些问题,今天忽然询问这些问题,有些意外。”

    云非本就通红的脸更红了。

    他想,如果不是亚尔维斯和蓝希之前的气氛过于美好,他有必要插足吗?

    无论怎么样,亚尔维斯是他暗恋的人,而蓝希……

    理论上,三年前还没分手,他还是他的男朋友。

    忽然,蓝希靠近云非。

    云非双瞳瞠大,因为蓝希忽然的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咫尺之隔。

    蓝希伸出手,摸了摸云非的额头。

    云非眨了下眼。

    蓝希说道:“你的脸,今天一直都在发红,我还以为你病了。”

    云非:“……”

    蓝希:“不过,额头不热。”他说着将贴在云非额头上的手收了回去。

    云非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失序,砰砰砰不绝于耳。

    这么近的距离,蓝希听到了吗?

    云非打算身体向后仰,稍微与蓝希拉开距离,但是……

    下一刻,蓝希双手握住了云非的肩膀,他的额头抵在了云非的额头上。

    云非瞳孔地震,蓝希在做什么……?

    亚尔维斯陛下在看着。

    在看着。

    看着了!

    这一刻,云非能感觉得到蓝希的体温,他的气息,包括他……

    信息素的味道。

    在云非不知所措时,亚尔维斯忽然轻咳了几声。

    云非从震惊茫然灵魂出窍中回过神,看着近在咫尺额头贴着他额头的蓝希,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蓝希或许要吻他。

    才有这个想法,他就见蓝希松开他的双肩,向后退,轻声说道:“看来你没有发热。”

    云非想,他现在除了额头不热外哪里都热。

    蓝

    第87章 发表

    希说道:“你的心跳声很快。”

    云非眨了下眼,说道:“可能是我今天运动过量吧。”自从放假后就和咸鱼一样没有运动过的云非很认真地找了借口。

    蓝希轻笑出声,放开云非,与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蓝希看向亚尔维斯。

    云非表面上镇定,心里很忐忑,他担心亚尔维斯会询问关于刚才他和蓝希之间的亲密互动,但是……

    并没有。

    无论是亚尔维斯,还是蓝希,自然而然地略过了这个话题。

    直到皇宫侍女提示亚尔维斯,已经到了饭点。

    云非彻底松了一口气。

    高兴。

    他们终于要挂断通讯了。

    临挂断通讯时,亚尔维斯忽然看向云非,叫了云非的名字,“云非。”

    云非看向亚尔维斯,“陛下?”

    亚尔维斯轻声说道:“刚才看你设计图纸,个人终端似乎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云非感到很尴尬,但他镇定道:“这要感谢蓝希大人的帮助。”

    亚尔维斯轻轻点头,他道:“云非,希望下次你不会因个人通讯故障为由,而不接我的通讯。”

    云非真诚地说道:“当然不会。”

    终于,亚尔维斯和蓝希挂断了通讯。

    云非没有忍住身体最真实的反应,深深吐出了一口气。

    蓝希看着云非,说道:“不过,说起来,你为什么对陛下说谎。”

    云非看向蓝希。

    蓝希说道:“你为什么对陛下说,我不方便见他。”

    云非与蓝希双瞳对视,沉默了片刻,说道:“蓝希大人,您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他顿了下,补充,“我给您做。”他蹩脚地转移话题。

    蓝希感觉,他仿佛听到云非对他说,别说话,多吃饭。

    蓝希没再为难云非,点单。

    云非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已经好几年没有私底下开火了,不过作为炊事班的学生,上课时必备课程,“如何更快速地处理食材”、“怎样才能做出更美味的海量饭菜”是基础。

    云非动作迅速地处理好食材。

    晚上两人一同吃过饭。

    蓝希说道:“听说你曾带领亚尔维斯陛下走过海妖学院的十大美景。”

    云非看着蓝希,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与其说是他带着亚尔维斯,不如说是亚尔维斯带着他走。

    蓝希说道:“带我走走吧。”

    云非犹豫了下,应了一声好。

    两人一同走出宿舍。

    身后数百位战士跟随,蓝希直接点名让十位强大的战士暗地里跟随,剩余人全部留在宿舍区。

    云非和亚尔维斯并肩走在一起。

    他想,这是近几年的第一次。

    每次,无论他去任何地方都有许多人跟随,这是第一次,只有蓝希一个人,和十位战士在暗地里跟随。

    云非带着蓝希在学院内乱走,走到哪里算哪里。

    忽然,蓝希说道:“云非,听闻海妖学院有鲛人泊。”

    “……听说?”

    “嗯,听说。”

    云非:“……”

    蓝希说道:“过去我对鲛人泊不感兴趣,不过,三年前开始,我对鲛人泊非常感兴趣。”

    云非知道这个时间线代表了什么。

    那是……

    蓝希知道他能够化为鲛人的那一天开始。

    云非说道:“蓝希大人,我带您去。”

    两人并肩,朝着海妖学院后山的方向走去。

    他们踩着山雪向上,云非感觉重新回到了过去。

    他不喜欢鲛人泊,所以在与亚尔维斯来到鲛人泊后,他再也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

    一月天地冰冷。

    皑皑白雪铺满山林,月光皎洁明亮,美丽纯真。

    凛冽寒风刮过,蓝希握住了云非的手腕。

    云非停下了脚步,他微微偏头,月光下明亮的碧蓝双瞳荧光闪烁,他眼瞳微动,看向蓝希。

    蓝希脱下外套,披在云非身上,一颗又一颗,他为云非扣上衣扣。

    云非忽然想到曾经与蓝希通讯时,他对他说过的话。

    ——喜欢见你一颗颗解开衣扣的模样,同样地,我也喜欢见你一颗颗系上衣扣的模样。

    ——等下次见面时,我想为你解下所有的衣扣。

    当蓝希给云非扣上最后一个衣扣,他说道:“走吧。”

    云非看向蓝希握住自己手腕的手。

    蓝希没有松开。

    云非停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蓝希松手,但蓝希始终没有松开,也没有继续催促云非。

    云非在原地静静站了一分钟,他继续迈开脚步。

    蓝希始终握着云非的手跟随。

    不久后,两人抵达了鲛人泊。

    明明是死水坡,这片传闻中曾经埋葬了童话中鲛人的湖泊却极为干净。

    距离湖泊三米时,云非停下了脚步。

    鲛人本爱水,不过云非并不喜欢鲛人泊,它的存在对他而言就是一种不祥。

    云非看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泊,询问:“您为什么想来这里?”

    风雪吹过,星星点点的雪落于湖面,掀起阵阵涟漪。

    蓝希说道:“我看了蓝海星的童话。”

    云非将放到鲛人泊的目光收回,看向蓝希。

    蓝希说道:“……最后,他死在了这里。”

    云非说道:“许多童话都是悲剧。”就像海的女儿。

    蓝希道:“所以,我想看看这座湖泊,于我而言是警醒。”

    “警醒?”云非不解。

    蓝希沉默了下,轻声说道:“不强求、不偏执、信任、爱……”

    云非双瞳明亮,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蓝希。

    蓝希放开了云非的手腕。

    云非感觉自己心跳如擂鼓。

    蓝希说道:“所以,我不会重蹈历史的悲剧。”

    云非微仰头看着蓝希,不说话。

    蓝希双手握住云非的肩膀。

    他的力道并不重,云非稍稍拥力,就能推开蓝希。

    蓝希说道:“云非,我爱你。”

    这不是蓝希第一次告白,但是,却是云非第一次迟疑,没有立刻给予回应。

    过去,每当蓝希告白,云非都会直接回应“我不爱你”,“也不会爱上你”,而这一次,在云非并不喜欢的鲛人泊,云非第一次犹豫了。

    蓝希靠近云非。

    云非能够感觉得到蓝希的呼吸声,他感觉……

    他还听到了蓝希的心跳声。

    蓝希的心跳声和他一样,失序跳动。

    云非眼睫微微颤动,他犹豫,是否要推开蓝希。

    蓝希唇瓣贴在云非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吻。

    云非脸颊通红。

    风声飒飒。

    云非忽然推开蓝希,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不喜欢你”,然后转身就走。

    蓝希愣了下,看着云非加快的步伐,唇角弯起温和的弧度。

    他察觉到了云非的用词,不是“我不爱你”,也不再是“我不可能爱上你”,而是“我不喜欢你”。

    他在改变。

    蓝希盯着云非的背影看了半晌,直到云非的背影消失,他目光一转,看向了鲛人泊。

    他不知道云非和蓝海星的鲛人有什么关系,他知道的是……

    古老传闻中,死水牢笼不会再次出现。

    他转身,打算将这座死湖改为生命之泉。

    按照蓝海星过去的历史残留,他的这一决定必然会被反对,但是,他却一定要办到。

    他能明显感觉到,云非排斥鲛人泊。

    他迈出脚步,朝着宿舍方向行去。

    第87章 发表

    云非回到了宿舍。

    他感觉全身都在发烫,他喜欢冰冷的温度。

    他进入浴室,打开凉水,用冰凉的水冲刷身体,却也没能阻挡热气。

    他换上浴袍,走出浴室。

    叩叩叩,规律的敲门声响起。

    云非朝着门的方向看去,他已经预感到门外的人是谁了。

    他眨了下眼,朝着门的方向跨出一步。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

    云非走到门边,拉开一小道门缝,看到了蓝希。

    云非说道:“已经很晚了。”他委婉地拒绝蓝希现在来打扰,也说明他不想和蓝希共处一室的拒绝。

    蓝希仿若没听懂,他看着云非的双瞳,“一起睡。”

    云非:“……不。”

    蓝希目光定定地看着云非。

    云非双唇微微开启,想说“那么下次再见”时,就听蓝希说道:“今夜,亚尔维斯陛下应该会联系我。”

    云非眼皮跳了跳。

    他想,如果亚尔维斯陛下真的联系蓝希,他更不可能让蓝希来他的房间。

    难道说,还想像之前一样社死吗?

    想想云非的脚趾头就蜷缩成一团,想抠出一座皇宫了。

    蓝希说道:“夜晚,祝你有好眠。”

    云非:“……”

    蓝希:“我走了。”

    当蓝希微微偏转身体时,云非握住了蓝希的衣角。

    蓝希看向云非,眼中疑惑。

    云非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一方面是有可能是社死,另一方面是蓝希和亚尔维斯陛下你侬我侬含情脉脉……

    云非一番艰难抉择后,选择留下蓝希。

    毕竟,是有可能社死,不一定是真的死。

    而他可以肯定的是,蓝希前脚离开,不需要亚尔维斯联系他,他大概率就会反向联系亚尔维斯陛下。

    蓝希说道:“已经很晚了。”

    云非想,这是他刚对蓝希说过的话,“如果您不介意,希望您能在此留宿一夜。”

    蓝希唇角的笑容加深,“当然不介意。”

    云非深吸一口气,他向后退了一步,让出一条通路,“蓝希大人,请进。”

    蓝希顺着云非让开的路走进去,并且带上了门。

    “咔嚓”一声,是门被锁上的声音。

    云非:“……”

    云非目光直直地看着被锁上了的门。

    蓝希询问:“怎么了?”

    云非收回目光,说道:“蓝希大人,我睡床,您睡地板。”他的意思是分床睡。

    蓝希默默看向了宿舍内另外几张床。

    云非顿了下,改口,“您睡另一张床。”

    蓝希背靠在锁上的门板上,姿态慵懒,目光直直地看着云非:“我想和你一起睡。”

    云非目光直直地看着蓝希。

    蓝希说道:“我想抱你。”

    云非眼皮跳了跳,他背对蓝希,开始铺床。

    云非特意将蓝希的床位铺得远离自己,他说道:“您可以去浴室梳洗。”

    蓝希定定看着云非的背影小片刻,不再逼迫他,进入浴室沐浴。

    洗漱用品、换穿衣服都是魂器战士送过来的。

    云非打开被蓝希锁住的宿舍门,接过战士送过来的蓝希的私人用品。

    云非关上门,瞬间的迟疑后,他反反复复确认门没有锁。

    他心里安全感十足。

    云非走向浴室敲了敲门,要将洗漱用品转交给蓝希。

    蓝希只拿了牙刷,别的都没拿,让云非一会儿再拿给他。

    云非一脸茫然。

    不久后,他就见到蓝希光裸着身体,从浴室走出来。

    云非一脸震惊地看着毫无羞耻心,甚至没有用毛巾、浴巾遮掩重点部位,非常坦荡的蓝希。

    云非:“……”

    羞耻心呢?

    为什么蓝希可以一脸平淡地裸奔?

    云非表面上镇定,他头皮麻了。

    蓝希忽然询问:“好看吗?”

    云非慢一拍地“啊”了一声。

    蓝希道:“要摸摸吗?”

    云非瞳孔地震,山崩海啸。

    蓝希:“当然,我更希望你舔。”

    云非脸颊、脖颈、耳垂瞬间通红,整个人都僵了。

    过度震惊与僵硬,导致他的目光始终不变,一直都在朝着蓝希不知羞耻不应该坦坦荡荡的和谐部位看去。

    蓝希朝着门的方向走去。

    云非睁大双瞳,心里缓缓打出了一排排问号。

    蓝希走向门,熟悉的“咔嚓”声响了起来。

    云非:“……”

    蓝希将云非反复确认过没锁的门重新锁上了。

    他转过身,水滴顺着他光裸的身躯低落,目光与云非双瞳对视。

    云非眼皮跳了跳,为什么蓝希会去锁门。

    他为什么要特意把门锁上?

    蓝希靠近云非。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当他们之间的距离达到了两米时,云非拿着浴巾丢向了蓝希,并且从床上跳起来,打开窗户散热。

    从敞开的窗户,云非清晰地看到了另一栋宿舍楼同层明亮的灯光。

    以云非的视力,他还能看到另一栋宿舍楼的几个学生在床上蹦迪。

    云非眼皮跳了跳,蓝希握住浴巾,不知羞耻是真的不知羞耻。

    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被人看光,明明看到他开窗,竟也没有穿上浴袍。

    云非又动作迅速地关上了窗户。

    蓝希动作缓慢地穿上浴袍,眼睫微垂,水滴顺着他的脸颊落下,他问:“怎么不开窗了?”

    浴袍松松垮垮,没遮住重点部位。

    云非想,无论如何这个问题都不应该是□□的蓝希应该问出来的问题。

    云非麻着脸说了一声“晚安”,他走到床边躺下。

    他用被子遮住自己半个脸,偷偷打量蓝希。

    蓝希终于穿好了浴巾,随意擦了擦头发。

    悉悉索索的声音下,云非看到蓝希将床褥移到云非旁边的床位躺了上去。

    声控灯关灯,室内一片黑暗,只有透过窗帘照射入内的微弱的光芒。

    黑夜中,云非看向蓝希,与他闪烁着光芒的双瞳对视。

    在这一片暗夜中,他的双瞳尤为明亮,像是黑夜散发璀璨光彩的宝石。

    云非想到了蓝希眼下的黑眼圈,他问:“不睡吗?”

    蓝希:“不困。”

    云非没再说话,只是时不时悄悄朝着蓝希看一眼。

    无论隔开多久他看向蓝希,他发现蓝希双瞳始终是睁着的,他一直都在看着他。

    忽然,蓝希说道:“你该睡了。”

    云非:“……”

    蓝希:“爱你。”

    蓝希:“喜欢你。”

    云非:“……”

    不知过了多久,云非闭上了眼睛,声音逐渐平缓。

    蓝希站起身,他的脚步声几不可闻,悄悄坐在了云非的床畔。

    他俯下身,唇瓣与云非的唇瓣仅仅近在咫尺。

    像是睡梦中的梦呓,云非声音含含糊糊地说道:“所以啊。”

    蓝希:“什么?”他的声音非常轻。

    非常近的距离,蓝希能够感觉到云非的呼吸,他的呼吸同样喷洒在了云非白皙的肌肤上。

    云非道:“所以,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联系亚尔维斯陛下啊?”模模糊糊、软软糯糯的声音,大概也是他真心实感的大实话。

    蓝希想,云非清醒时绝不会用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语气说话。

    蓝希轻声问:“为什么?”

    他没有听到云非的回答。

    因为,他垂下头,在云非的唇瓣上落下了蜻蜓点水的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