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恶毒男配不争了[重生] > 正文 第136章 晏暠昏迷
    空间黑洞消失, 再没有新的虫族出现,而其他星系的援军也陆续赶了过来,渐渐的太空中的虫族被清扫一空, Z星球再次回到了原本安宁的状态。那些已经乘坐飞船逃离的民众在确定Z星安全之后也开始返航, 港口依旧拥挤,但心情已经截然不同。

    他们的内心是欣喜的,但同时也隐藏着一抹担忧,他们在担忧那个用自己精神力代替电子原件启动空间炮的少年,此时怎样了。

    晏暠的病情Z星ZF并没有对外公布,但是晏暠修复战舰的过程是全程直播的,所以总有一些明白人能看出其中的蹊跷。几乎是在晏暠昏迷后的几分钟内,在民众不断的询问下,机甲制造领域和药剂领域的大佬们就陆续出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是一位八级机甲制造师,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 八个小时是不可能完成脈磁芯片的制作的, 更何况晏暠同学还是现场学习制作。我看了全程直播,晏暠同学是把脈磁芯片拆成了两部分,为了缩短时间, 他只制作了他需要的那部分。但是一枚芯片一分为二, 其中的电子元件是很难连接上的。外行人可能不知道缘由, 我这里简单说一下吧, 一枚芯片里有几亿个电子元件,一旦拆分开,这些接口都必须重新连接,想想这个工作量你们就能明白了。而晏暠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是用自己的精神力代替了那些电子元件的工作。】

    星际时代, 虽然不是人人都有精神力, 但是精神力的常识人人都有。看到这位八级机甲制造师的留言,很快人们就明白了过来。用自己的精神力代替几亿电子元件,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精神力。

    【所以晏暠大师晕倒,是因为精神力耗尽了?】有人直接问了出来。

    【不只是精神力耗尽的问题,空间足足蓄能了一分钟,那可是星级武器,能源的强度可想而知。只怕不是精神力耗尽,而是严重透支了。】

    众人想到最后一刻,晏暠那声嘶力竭的嘶吼,心忍不住的都纠了起来。

    【有没有药剂大师,Z星的药剂大师呢,快去救晏暠大师啊。】

    【Z星的药剂师最厉害的也只是七级而已,这种程度的药剂师怎么可能会治疗精神力严重透支的情况。】

    【我听说有十级药剂宗师联系Z星的药师协会了,稳定识海的药方已经发送给了药师协会,药剂宗师也在往Z星赶,但是就算是最快的飞船非常也需要两天时间。虽然我不想说,但精神力严重透支的话撑不了多久识海就会废掉。】

    一时间,整个星网都是在为晏暠祈福的声音,更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晏暠目前所在的医院,周围的民众全都赶了过去,点着蜡烛在外面祈祷着,仿佛这么做就能感动上苍,让他出手救一救这位年轻而伟大的英雄。

    Z星联邦第三医院内,执政官温士顿,中校从夷,上校苍炎全都坐在医院的会议室里,目光炯炯的看着里面一位微胖的中年人。

    中年人名叫荣学海,是这家医院的第一药剂师。荣学海苦笑着叹息道:“诸位,我知道你们很想救晏暠,我也想,我的命也是他救回来的。但我只是一名七级药剂师。”

    “你不是说你已经在准备晋升八级了吗?”温士顿问道。

    “这不是还没有晋升吗?而且就算我晋升了。”荣学海有些惭愧的道,“闻大师给的药方太过复杂了,我没有信心能制作的出来。”

    “就算没有信心,也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从夷急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他真是恨不能时光倒流三十年,让他回道中学重新选修药剂学,此时也不用求人了。

    【从夷,你小师弟要是有个好歹,你也不要给我回来了。】这是五分钟之前,钟老打电话过来询问了晏暠身体状况后说的话。其实不用钟老说,就是他自己,如果晏暠真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估计也好不了了。

    “我会试着做的,但是……”后面的话荣学海没说,但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这是没把握。

    可当下除了这些,他们什么也做不了,晏暠此时就躺在里面的病房里,岌岌可危,他的识海已经濒临破碎。

    “嘀嘀。”忽然间苍炎上校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苍炎上校接通通讯,里面一个急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上校,有一驾六级机甲冲进医院了,我们挡不住。”

    “你们干什么吃的,六台六级机甲挡不住一台六级机甲?”苍炎大怒。

    “上校,对方虽然是六级机甲,但战力远超过六级机甲的水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苍炎皱眉,立即调大了视频投影,看向战斗中的画面。

    这机甲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是黑魂!”从夷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自家小师弟亲手改装过的拟态机甲,他们老师可是骄傲的紧,很早之前就给他们这些徒弟发过影像资料。

    “你认识?”苍炎中校和温士顿阁下一起看向从夷。

    “快让外面的人住手,这人是小师弟的男朋友。”从夷急道。

    苍炎一怔,连忙透过通讯器发布命令:“停手,让他进来。”

    片刻后,一脸急切的盛恒在士兵的带领下快步来到了病房门口,他跨步进去,看到躺在床上脸白的几乎要透明的少年,心疼的仿佛有千万把刀在心头划拉着。

    明明上次通话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盛恒慢慢的走到晏暠身边,仿佛怕吵醒他似 的,缓慢的蹲下,握住晏暠的手,久久不语,只有颤抖的身体和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能够反映出他此时不平静的心情。

    他是驾驶着机甲自己飞过来的,他乘坐的飞船在飞到距离Z星还有半天航程的地方时接到了Z星危急的消息,当场就改变航线。盛恒没有办法让飞船继续飞去Z星,只能和船长交涉,自己半路下船操纵黑魂往Z星飞。

    机甲的速度自然是不能和飞船比的,所以盛恒比预定的晚到了半天,更是直到抵达Z星他才收到了大哥发给他的消息,知道了晏暠在这段时间里的作为。他顿时心急如焚,也顾不得报备,直接操纵着黑魂飞来了第三军事医院。正好此时Z星外围的援军很多,晏暠的进入也没有被阻止,这才让他顺利抵达了医院。可是刚到门口的时候,他再次被拦住了,无奈之下他只能使用暴力打了进来。

    “盛恒是吧。”从夷出声喊道。

    盛恒抬头看向从夷。

    “我是从夷,晏暠的大师兄。”从夷自我接受啊。

    “师兄好。”盛恒礼貌的喊了一声,然后便焦急的询问道,“师兄,小暠他怎么样了?”

    “小暠因为精神力透支严重,识海有些不大妙。不过你放心,药剂总是闻风闻老已经发了一份药剂方子过来,让我们先按照这个方子稳住小暠的情况,他本身也正在往这里赶来。”从夷不等盛恒问,便一股脑的都说了。

    盛恒闻言,果然脸色好了许多,闻大师是庞老的好友,他这次过来肯定是庞老拜托的。

    “那方子呢?药剂炼制好了吗?小暠服用过药剂了吗?”

    从夷神情一顿,尴尬的移开目光。更随着他一起进来的温士顿和苍炎二人也是一脸的尴尬。

    “怎么回事?”盛恒敏锐的问道。

    “药方是有了,可是Z星没有会配置药剂的药剂师。”从夷道。

    “什么?!”盛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救治小暠的药方已经有了,但因为Z星的药剂师水平不够所以无法配置药剂,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

    “Z星只是一个三级小行星,最顶级的药剂师也只有七级。”从夷道。

    一旁的执政官温士顿听了不禁老脸一红,很是惭愧。

    盛恒看了看从夷,又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晏暠,一股深深的无力涌上了心头。有的,Z星怎么会没有顶级药剂师,小暠就是顶级药剂师啊,可偏偏受伤的正是他。可小暠已经救了这么多人了,难道就没有人能来救一救他吗?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盛恒的呼唤,苍炎的通讯器再次响了起来:“上校,有自称可以配置闻大师药方的药剂师过来了。”

    “快请。”苍炎大喊道。

    众人从病房出去,去了之前的会议室,接待了这位据说可以配置药剂的药剂师。可是当盛恒看到会议室里的人时,他眼底的热情瞬间被错愕取代。

    晏飞?!

    “你就是可以配置药剂的药剂师,你是几级药剂师?”温士顿看到会议室里的少年不信任的道。

    “五级。”晏飞回道。

    “七级药剂师都配置不出来的药剂,你能配置出来?”

    “我的老师是药剂宗师乐泰鸿,我虽然只是一名五级药剂师,但跟随者老师配置过不少高级药方。我的精神力等级是A ,制作出来的精神缓和药剂可以缓解S级精神力的精神躁动。另外,我叫晏飞,晏暠是我哥哥。”晏飞一口气说道。

    晏飞前面的介绍听起来虽然十分的优秀,但众人依旧担心,知道他说出和晏暠的关心,众人便一下放心下来。

    “你是晏暠的弟弟?”温士顿更是失声喊了出来,名字这么像,肯定是亲弟弟,是弟弟就不会害哥哥。

    从夷去接晏暠的时候应该是见过晏飞的,但是那时候他只想带着晏暠去空中要塞修战舰,便没有怎么注意晏飞。不过他也十分认同温士顿的判断,是一家人,总不会害晏暠。

    “不行。”就在众人想要答应的时候,盛恒出声了。

    众人愕然的看向唯一反对的盛恒,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盛恒没有回答他们,而是直接走到晏飞的面前,说道:“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再靠近小暠。”

    说话间,盛恒的精神力澎湃而出,压的晏飞当场就白了脸。

    “盛学长,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哥,我也关心我哥。我爸妈就在外面,他们还等着我哥好起来呢,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全力救我哥的。”晏飞急切道。

    “我不信任你。”

    “可是现在除了我,没有人能配置出药剂,再耗下去,我哥会死的。”晏飞喊道。

    顷刻间,盛恒的精神威压消失不见。

    晏飞松了口气,默默的看向盛恒,眼底闪过一抹笃定之色。

    会议室里其他人对视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一个是晏暠的男朋友,一个是晏暠的亲弟弟,到底该相信谁呢?

    最后还是从夷出声道:“盛恒,虽然我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晏飞制作药剂,但如今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晏飞刚才的眼神变化虽然短暂,但盛恒并没有错过,让他去治疗晏暠他怎么也不相信。

    “小师弟此时是Z星的英雄,每一个Z星人都在关注着他的健康,所以没有人敢在小师弟的治疗上疏忽半分的。”从夷道。

    盛恒知道,晏飞当然不敢直接对小暠下死手,但若是在其他方面下手呢,比如精神力?小暠的识海本就损伤严重,治不好也是情理之中。可是如果放任不管,小暠不但精神力保不住,命也有可能保不住。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盛恒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士兵带着一个穿着休闲,长相艳丽的青年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上校,阁下,这位先生也是来自荐为晏暠大师配置药剂的。”刚才去门口接晏飞的时候,苍炎上校直接吩咐了他们,如果还有自荐而来的药剂师,查验过身份后可以直接带进来,所以士兵这才直接把人带了进来。

    士兵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亮了起来,除了晏飞。

    “你是几级药剂师?”盛恒急声问道。

    艳丽青年睨了盛恒一眼,眼底闪过一阵奇异的光:“两年前测试的,八级药剂师,这是我的药剂师徽章。”

    说着青年出示了一枚徽章,温士顿一步上前,对着徽章就是一扫,随即光脑里面显示出一份身份信息。

    叶辰,男,36岁,八级药剂师……

    “好,就你了!”有八级药剂师在,谁还要用五级药剂师。</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