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爱|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白骨大圣 > 正文 第442章
    自从出了停尸房后。

    见跟踪帕沙三人再无新线索。

    晋安和倚云公子便直接回到客房,元神回壳。

    奇伯一直尽忠职守的守在客房里,他似有所觉的看向身边两人,恰在这时,元神回壳的晋安和倚云公子同时睁眼醒来。

    “公子、晋安道长。”奇伯起身向两人各沏一杯茶,递到两人面前。

    晋安道谢接过茶水:“多谢奇伯了。”

    “咦,这差还是温的?”

    晋安目露诧异。

    奇伯笑说道:“公子和晋安道长阴神出窍的这段时间里,老奴闲着也是闲着,索性一直在炉上热茶水等公子和晋安道长回归。”

    晋安又多喝了几口温茶,越喝越耳清目明,头脑精神,他忍不住赞一句:“妙,妙,这茶水里的茶叶恐怕也不是凡品,有安神静心作用。阴神夜游,对精神损耗很大,阴神归壳后来一杯安神茶再合适不过了,跟着奇伯我倒是有口福了。”

    晋安一口喝光安神茶,朝奇伯伸出一个大拇指。

    奇伯哈哈一笑,继续给晋安续茶,一老一少其乐融融,奇伯一边续茶一边偷偷问晋安:“晋安道长,阴神出窍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我家公子阴神回壳后一直冷面寒霜,连老奴亲自泡的最爱喝的茶水都不喝了,能把我家公子气成这样,是谁得罪我家公子了?”

    呃,晋安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那还不被生吞活剥了,于是随口胡诌一句:“可能是见到太多尸体,又闻了焚尸炉的焚尸臭味,到现在还倒胃口中吧。”

    他把今晚所见到的事,大概跟奇伯说了一遍。

    “诅咒?”

    “无法离开沙漠深处?”

    “人耳肉灵傀?”

    “沙漠守护一族?”

    “尸油?”

    奇伯听着这么多线索,目光沉思:“看来还真被晋安道长你一开始就说中了,这些老兵果然都有问题,不是他们不想离开,而是他们祖祖辈辈一直都背负诅咒,无法离开这里。”

    “还有一件事,这笑尸庄里的老兵,对我们所有人都动了杀心,打算不留一个活口,今天的骆驼肉没有诱惑到我们,明天的骆驼肉将会更加凶险,我们今晚就要商量下对策,怎么应付过明天的骆驼肉,然后让那些老兵带我们去找无耳氏遗址。”晋安提醒道。

    吃饭分几种,活人饭,死人饭,断头饭。

    这些骆驼肉就是断头饭。

    一旦吃了这断头饭,都逃不过被诅咒的命运,虽然无耳氏已经亡国千年,可无耳氏的诅咒一直存在。

    三人商议到很晚,对明天的事暂时有了谋划后,准备睡觉。

    男女授受不亲,晋安当然不会故意占倚云公子便宜,他让倚云公子一个人睡大通铺,他打坐一晚就行。

    “晋安道长假如你在不死神国真找到了你徒儿削剑,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倚云公子和衣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看向坐着打坐的晋安。

    晋安睁开眼睛,目光穿过土墙,遥望向沙漠最深处方向,仿佛在那里就有他要寻找的不死神国:“如果真找到了削剑,我要还他一顿烤全羊,在洞天福地里答应过要请他的烤全羊我到现在都还欠着。”

    听到晋安的回答,倚云公子来了兴趣:“晋安道长你们在武州府府城时,也天天吃羊肉、吃烤全羊?”

    仿佛是回忆起了在武州府时三人背着傻羊偷偷啃羊肉的场景,晋安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何止吃烤全羊,涮羊肉火锅、羊杂面,都是我们的最爱。”

    倚云公子大感兴趣的坐直身子:“我现在有些羡慕起五脏道观了,听晋安道长的话,晋安道长、陈道长、削剑的感情肯定很深厚,小日子虽然普通但很幸福知足。我现在也有些能体会到晋安道长为什么不惜千里,也要来西域沙漠寻找徒儿削剑了。”

    “不过你们经常吃羊肉,就不怕那头山羊找你们的麻烦?那头山羊很通人性,说是已经成精都不为过,你们这么当着它面吃羊肉它没撅起羊蹄子?杀红了眼?”

    当说到这时,倚云公子有些打趣的笑问道。

    呃。

    提到那头傻羊,晋安失声笑出声:“怕,当然怕,所以我们每次都是背着傻羊偷偷出去吃羊杂面、涮羊肉火锅,每次吃顿羊肉就跟做贼一样。”

    说到三人在五脏道观偷吃羊肉的风光史,晋安来了兴趣,他说起了三人每次外出偷吃羊肉的经历,在五脏道观的时光,是他们三人最快乐的时光,仿佛所有细节都还历历在目,仿佛他每天都在回忆一遍五脏道观记忆,不敢忘记每一个细节。

    “当然了,也不是每次都能骗过那头傻羊,有一次就没能骗过傻羊……”晋安绘声绘色说起有一次他们吃羊排饭时,被傻羊闻出来身上沾着的羊骚味,三人被傻羊一顿追杀,他和削剑占着身手好躲在房梁上,苦了老道士绕梁柱跑圈被羊角撞得屁股淤青,连着好几天只能趴着睡觉。

    噗。

    倚云公子听着这些趣事,忍不住笑出声,一双眸子异彩连连看着晋安正脸,被五脏道观里发生的一件件有趣事逗得咯咯笑声不停,眸光里是藏不住的羡慕。

    “真羡慕五脏道观里的一花一草一木,每天吵吵闹闹,朝气勃勃,偶尔偷吃羊肉就是一件很容易满足的幸福,能生活在五脏道观里肯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晋安道长你再多讲些发生在五脏道观里的事……”

    在倚云公子的一连催促下,晋安开始说起发生在五脏道观里的事,有趣事,有柴米油盐醋琐碎事,有降魔法事。

    难得有人肯听他讲五脏道观的事,肯当他的听众,晋安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神情。

    ……

    ……

    昼夜温差大的沙漠深夜,再次起了大风。

    门窗外有风沙不停拍打门窗。

    严大人一行人住的客房里,即便夜已很深,这些人依旧没有睡下。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深夜,那个叫晋安的道士,还有那对主仆,现在应该已经睡下,九峰先生,你们九峰一脉最擅长元神出窍,阴神入梦之术,你这次元神出窍,潜入那些人的梦里,给我探探他们的虚实,摸清他们的来路。”

    那位面无喜怒,一身煞气的大汉将领严大人,手指捏着指环不停旋转,眸光冰冷无情说道。

    这次严大人带进沙漠里的奇人异士不少,这些人进沙漠都是给那位身份神秘的京城王爷寻找长生不死药的。

    能召集这么多人替他卖命,看来那位京城王爷的权势很大,不会是个安于享清福的普通王爷。

    被称作九峰的人,是名山羊胡老者。

    元神出窍有很大凶险,稍不留意就是神死道消,魂飞魄散的结局。这懂得元神出窍法门的人,必定是有完善传承的门派或家族,不可能是个籍籍无名的散修。

    这叫九峰先生的老者,实际上是出自一家叫九峰道观的道士,不过因为心术不正,数次借助元神潜入梦里害人,被道教除了名,收走道碟,就连道观都被朝廷查封了。

    后来带着几个徒子徒孙,投奔到严大人手里,打算借着严大人背后的王爷势力,向京城里的玉京金阙走动走动下关系,恢复九峰道观在道门里身份地位。

    所以这位九峰先生绝对是有大本事的人。

    “严大人请放心,这次由我带着几位徒弟亲自出马,我会亲自元神出窍去会一会那些人,绝对不会辱没了严大人的使命。”

    “我九峰道观虽然暂时从道门里除了名,但几百年的师门底蕴也绝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毛头小子就能轻易撼动的。那个叫晋安的道士虽然全身透着许多古怪,但世上唯独修行和元神做不了假,他在擅长元神斗法的我九峰道观面前还是太嫩了。”

    九峰先生自信满满说道。

    严大人无喜无怒道:“好,那我就等九峰先生的好消息了,诸位放心,你们这一路上为王爷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会如实写进册子里递给王爷。只要你们是真心替王爷办事,就算是让王爷替你们在朝中和玉京金阙里走动关系,重新恢复一个九峰道观,对于王爷来说都是一桩小事,我们就在这里等候九峰先生凯旋而归了。”

    接下来,那九峰先生带着几名九峰道观幸存下来的徒弟,就地盘坐,身体一动不动,元神出窍。